隔著那副墨鏡,對外人來說,龍哥的表情變化總是難以猜測,但是荷帝博士好歹也跟他一起工作好幾年了,看著綠西裝男人走進來時的表情,她便知道今天的任務有不好的事情發生,十之八九是小雷又做了甚麼蠢事。

 

「小雷呢?」左看右看,就是沒有那紅色的影子。

「療傷。」龍哥用一貫的語氣回答。

「發生了甚麼事?」即使龍哥是怎樣的隱瞞,荷帝博士依然能從他說話的語氣中聽得出來他在不高興。

平常小雷轟掉8棟建築物、不聽從命令、甚至是鼓起膽子跟龍哥互罵,龍哥都還不至於會這樣。

 

男人欲言又止,看著眼前的女博士,他沉默了一下,然後才吐出事情的關鍵,「...護目鏡。」

「護目鏡?」荷帝眨了眨眼。

「他頭上的那個護目鏡掉了。」龍哥皺起眉頭,「就為了去撿那個東西,他差點把命給搞丟了。」

 

荷帝眨了眨眼,然後苦笑,「啊...哈哈,這難免嘛,畢竟那是你送他的東西啊!」

...甚麼?」

「嗯?你忘了嗎?」女性博士露出驚奇的表情,「那副護目鏡是你送他的,他一直很寶貝的戴著...

 

看著眼前那個男人的表情,荷帝博士很肯定已經他忘了。

 

 

 

在兩個大人講話的同時,他的話題中的少年正坐在自己的房間床上嘆氣。

 

落在地上的是他剛才出去時穿的長褲,褲子上那位於膝蓋前方的布料都破了,現在小雷身上穿的是休閒短褲。

少年低頭看著自己的腳,從膝蓋到腳踝那邊都有大大小小的擦傷,尤其是膝蓋已經被磨到破皮了,上頭佈滿了紅紅紫紫的瘀青跟無數個細小傷口,一條條血絲緩緩流下。

 

他一回來就是把褲子換掉,然後隨手抓一塊布把傷口上的髒灰塵擦一擦,龍哥有叫他去醫護室處理傷口,可是反正也不是很大的傷,於是便放任那些小血絲繼續流,直到傷口自己結疤。

 

「又害他生氣了...」小雷捏捏自己的鼻樑,然後轉頭看向腿邊的護目鏡。

他伸手將護目鏡拿起來仔細看,上頭充滿著大大小小的擦痕,鏡片的部分有個大裂痕,戴上去的話根本就看不清楚前方是甚麼,已經壞了、不能用了。

 

他還記得那個時候作亂的EVO已經被打昏了,問題是他們打鬥時所在的建築物也即將倒塌。

因為所有鋼筋骨架都被打壞了,根本就無法補救,所以小雷只好用飛行器以最快的速度把那裡頭的人帶出來,快速的巡邏完整棟建築物之後,他本來還以為自己可以輕鬆的出來,放任那棟無人的大樓自己倒塌。

可是那個原本昏倒在裡頭的EVO居然突然醒來,往他的方向攻擊,應該說幸好小雷當時帶著護目鏡,不然他現在大概已經瞎了,而那副保護他的護目鏡就這樣被打了下來。

 

他知道他不應該下去撿的,他應該趕緊離開那裡,放任鋼筋水泥全塌下來壓扁那隻EVO

 

可是他的反射動作,就是要去奪回他最寶貝的禮物。

 

『哇!好酷喔!護目鏡耶!』

『飛行的時候帶著它,保護你的眼睛。』

『謝謝你,龍哥!』

 

即使那只是一副普通的護目鏡、即使那只是隨手可得的便宜貨,但是那是最重要的人送給他的東西,是他最寶貝的東西。

 

旁邊傳來房門被打開的聲音,小雷轉過頭去,看到的是穿著綠色西裝的男人,「啊、龍哥...

龍哥進來之後便直接走到小雷面前蹲下,沒有任何多於的動作,看著少年腳上的傷口,他早料到這小子不會乖乖去療傷了。

少年低頭一看,他這才發現龍哥進來時手中拿個一個醫護箱,只見那男人打開醫護箱之後便很熟練的替自己清理傷口。

 

小雷抿了抿嘴,覺得自己好丟臉,居然還要讓龍哥特地過來替他包紮,可是他也不好意思現在拒絕然後匆匆忙忙的到醫護室去了。

當龍哥替他上藥的時候,明明很小的傷口卻令小雷忍不住皺起眉頭、咬著牙發出「嘶」的聲音。

...會痛嗎?」

「嗯...

「很好。」

 

小雷撇了撇嘴,因為不高興所以故意要他痛嗎?!

 

兩人之間再度陷入了沉默,直到要替小雷包上繃帶時,龍哥突然打破了房間內的寂靜。

...那種東西,不值得你受這種傷。」

 

黑髮少年眨了眨眼,驚訝的看著眼前的男人,對方的視線不是對著他,可是確實是在跟他講話。

 

「我送你那副護目鏡,是為了要你保護好自己。」龍哥將繃帶剪斷,然後打結,「不是要你為了它而傷了自己。」

「龍哥...

 

膝蓋上的傷處理好之後,龍哥大概的看了一下小雷的全身,確認他沒有其他外傷,才關上醫護箱起身。

接著,他的視線落在一旁的護目鏡,鏡片上頭的裂痕很明顯,彷彿隨時都會變成碎片,「壞了?」

小雷看了看那個護目鏡,然後有些膽確的點點頭。

「下次再拿新的給你。」

 

說完,龍哥轉身作勢要離去,可是西裝外套的邊緣突然被小雷給伸手拉住,他轉過頭來看著少年,挑眉露出疑惑的表情。

「呃、我...」小雷也不知道自己為甚麼會突然抓住龍哥,那只是反射動作而已,他並沒有甚麼話想說的,只能放開自己的手,「...謝謝...

龍哥沒有說甚麼,只是伸手摸摸小雷的頭,然後離開房間,順手將房門關上。

 

小雷滿臉通紅的用手撫著自己的髮,龍哥的掌心蓋在他頭上時感覺好溫暖...

 

低頭看了看那雙被細心包紮過的膝蓋,小雷閉上雙眼深呼吸,然後倒在床上。

 

龍哥只在乎他的安危...是嗎?

 

剛剛抓住龍哥那一瞬間,其實小雷想要撒嬌,可是他說不出口。

 

有被發現嗎?一定有的...不然怎麼會突然那麼溫柔的摸他的頭?

 

外表很冷漠,可是其實比誰都還溫柔...不,比誰都還要對他溫柔。

 

對,只有對他才會有這些舉動。

 

這就是他最喜歡的龍哥。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