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有一頭黑色長髮的男人從浴室裡走出,全身濕透,髮上的水珠由於地心引力往下拉,在髮尾形成一條細細的水流,滑過他的皮膚,落到房間的地毯上。

不同於平時穿著浴袍出來,他這回身上除了一條圍在腰上的白色浴巾之外甚麼都沒有。

 

生化狼拿著另一條浴巾,上前替他批上。

Master...」低沉沙啞的聲音中帶著關心與擔心。

Thank you, Biowulf。」梵克萊拉了拉肩上的浴巾,「放心吧,我沒事。」

 

梵克萊用生化狼給的毛巾將上半身以及頭髮擦乾,然後走到房間裡的椅子坐下,手指放在下巴處,不語,似乎在思考著甚麼。

生化狼用指尖拿起一旁矮桌上的梳子,走到梵克萊後頭,細細的梳開他的黑髮。

 

又在想甚麼呢,主人?

另一個征服世界的計畫?讓Rex加入梵獸群的計畫?擊潰Providence的計畫?還是...

 

生化狼突然想起來,前幾天突然從天而降落至Abysus土地上的那艘...應該是飛船的東西...

Cesar...』梵克萊嘴裡唸著那奇怪機械的主人的名字。

當時主人說話的口吻,有點不滿、像是想把對方給撕成碎片一樣。

是那個人的回來,令主人如此不悅嗎?

 

生化狼往下看。

今天的主人沒有穿浴袍,上半身大膽的露出,生化狼以往看到的浴袍布料不見,而是梵克萊赤裸裸的肩膀。

 

主人的皮膚...好白皙...

 

加上才剛洗過熱水澡,蒼白的皮膚上有一點粉紅。

生化狼想像著自己還是人類時的樣子,低下頭來親吻主人的肩膀,然後把下巴靠在上頭,跟主人撒嬌。

或者,自己是一條狗,走到主人的腳邊趴著,用臉去摩擦主人的小腿,然後低頭舔主人的腳趾。

 

把思想拉回現實,生化狼故作正經的用左手從下面捧起梵克萊的髮絲,然後輕輕梳開尾部。

 

「這樣就好了,Biowulf。」

生化狼還來不及把左手放下,梵克萊便自己站了起來,嘴上帶著笑容。

 

『你要跟隨我嗎?』這句話在生化狼的回憶裡響起。

 

當年,在一個近乎廢區的城市裡、在一片瓦礫跟磚塊堆裡,正當生化狼看著變成怪物的自己,即將絕望的時候,這個男人突然出現在他面前。

 

他是出自於親切嗎?還是有甚麼企圖?

 

『你要跟隨我嗎?』

一般人怎麼可能會對從未見過的陌生人說好?但是當時的生化狼知道自己已經一無所有了,唯有眼前的這個男人願意接納他。

 

啊啊...他現在的笑容,就跟當時一樣,多麼的有自信、多麼的令人難以抗拒...

 

主人、主人、我的主人...

 

Biowulf會一直跟隨著你,不論你到哪裡、做了甚麼事,Biowulf會一直在你的身邊。

 

謝謝你,當時撿到了沒有人要的我。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