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fael看著手中的資料表,然後聽到外頭傳來了孩子的吵鬧聲。

 

PapiPapi!你看!」兩個黑髮的孩子從外頭跑了進來,其中年紀較小的孩子手中抱著一個灰色物體。

科學家推了推眼鏡,轉過身,「CesarRex,我說過很多次了,不要用跑的進來實驗室。」

兩個孩子發現自己又犯了,趕緊走出實驗室,Rafael脫下身上的實驗袍也走了出去。

 

「所以說,要給我看甚麼?」雖然他很想回去看他的資料,可是身為父親,給予孩子適當的關切是需要的。

Rex將手中抱著的東西抓起來,擺到父親面前。

Rafael眨了眨眼,看著眼前吐著舌頭、不斷搖尾巴的生物,看那嘴臉跟模樣,無庸置疑的,是一隻小狗。

 

「這隻狗狗在學校附近繞了好久,老師說狗媽媽可能不在了...Rex嘟了嘟嘴巴,露出誠懇的表情,「吶吶,Papi,我們養牠好不好?他好可憐喔...

男人抓了抓頭,露出無奈的表情,「不是我不給你們養,可是你們母親對動物的皮毛過敏,不能養啊...

CesarRex聽到之後都很沮喪的低下頭來,聽不懂人話的小狗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短短的尾巴繼續搖,露出很單純的表情。

兩個孩子都很懂事,知道不跟爸爸繼續爭下去,只是他們不知道該怎麼處理那隻狗,總不能把牠丟回去街上吧?

 

「不然,我們找個人領養這小狗吧?」Cesar說著,他伸手摸了摸小狗的頭,「牠還小,而且很可愛,一定會有人願意領養的。」

「好主意,兒子。」Rafael露出笑容,「不過牠現在全身都很髒,你們帶牠去洗澡吧,用後院的水管。」

「好!」Rex笑了笑,然後跟Cesar往後院的方向跑去。

Rafael看了兩個孩子跑出房子的背影,正想回去實驗室的時候,門鈴響了。

男人去應門,看到門外站著一名黑髮青年,露出笑容,「你終於來啦!」

 

另一方面,RexCesar各拿著一個肥皂,很努力的替小狗清洗表面,把上面的汙垢給刷出來。

最後用水管往全身都是泡沫的小狗身上沖洗,毛皮上的泡沫都被沖掉後,兩兄弟睜大閃亮亮的大眼。

 

「哇喔...!」Rex興奮的看著全身潔白的小狗。

因為先前小狗全身都髒兮兮的關系,他們兩個還以為是小灰狗,沒想到原來是一隻白狗,毛皮被他們洗得那麼乾淨,潔白的毛跟水珠在太陽光的照射之下閃閃發亮。

 

Cesar拿起一塊布把小狗身上大部分的水給擦乾,然後用布把小狗給包起來,交給Rex

小狗被洗乾淨之後好像也很開心的樣子,被Rex抱在懷裡,牠抬頭往黑髮孩子的臉上舔了舔,似乎在表達謝意。

「嘻嘻...好癢喔~

 

從房子連接到後院的落地窗被打了開來,兩個孩子都往那麼方向望去,看到從屋子裡走出來的是皮膚蒼白、留有一頭黑色短髮的青年。

「下午安,CesarRex,你們在做甚麼?」即使是面對年紀比自己小的晚輩,青年依然很有禮貌的打了招呼。

Van!」首先是Cesar很興奮的衝過去,整個人撲到那個人身上。

「噗喔!」被稱做Van的青年差點被他撞倒,不過勉強的站住了,「別這樣撲我啊!」

「嘿嘿~Cesar沒有說甚麼,只是笑著貼在Van的身上磨蹭。

 

年紀較小了孩子跑了過去,把手中的小白狗舉起來,「Van!你看你看!」

青年眨了眨眼,然後接過Rex手中的小狗,「啊啊,你們的父親有跟我說了,要找願意領養的人是吧?」

「對啊!」Rex用力的點頭,給予青年一個期待的表情,「Van知道誰可以養小狗狗嗎?」

Van伸手摸了摸小狗的頭,小白狗好奇的搖搖尾巴,吐出舌頭舔拭他的手,對青年一點警戒都沒有。

「如果,你不介意的話...Van把小狗抱好,低頭對著兩個孩子說,「我可以養牠。」

 

CesarRex張大愣了愣,然後興奮的碰碰跳跳,「真的嗎?!」

「嗯,」黑髮青年點點頭,「你們想要的話,隨時都可以來我家跟牠玩。」

「耶!」Rex開心的抱住Van的大腿,「小狗狗就拜託你囉!」

青年點點頭,隨後想到一件事,「既然是你們發現的,那你們給牠取個名字吧!」

 

「名字...?」年紀較小的孩子眨了眨眼,他完全不知道該給小狗取名叫甚麼,於是看向自己的哥哥,「Cesar...

「嗯...Cesar把手放在下巴位置,故作很努力的在想,然後抬起頭來,「不如這樣吧,我們就叫牠──」

 

 

 

 

 

 

 

 

Biowulf。」

 

男人的聲音在城堡裡形成回音,距離不遠的忠實手下一聽到主人在呼喚牠,便快步的過去。

「是,主人。」BiowulfVan Kleiss的前面蹲了下來,隨時聽從命令。

 

黑髮男人從大衣的口袋裡拿出一個條狀物的東西,作勢要拿給Biowulf,後者伸出雙手,接下了那東西。

是一條藍色的項圈,扣環的地方還扣著,可是皮製的帶子從中間被扯斷,整體來說還挺破爛的,看來是很舊的東西。

 

Biowulf疑惑的眨了眨眼,牠不明白為什麼Van Kleiss要拿這個給牠。

「別忘了你是誰。」Van Kleiss留下這句話,便轉身走人。

 

白色的狼型變魔目送主人離開後,再次的低下頭來看了看手中的項圈,發現連著那個項圈的圓型名牌上有刻字。

牠用爪子的前端把名牌翻正,瞇起雙眼仔細的看著那排字。

 

『不如這樣吧,我們就叫牠──』

 

一個男孩的聲音從牠的腦海中出現,彷彿喚醒了牠很久很久以前的記憶。

 

怎麼會忘了呢?

 

牠的本名是──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