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雷覺得今天真是糟透了。

 

首先一大早被哈哈的惡作劇給弄醒,然後突然來了緊急任務,害他連早餐都沒吃就得出動,接著中午的墨西哥捲沒拿好,噴得他滿身都是醬汁,之後的披薩還沒買到就出現了大EVO,而且還超難纏,到最後得靠龍哥幫他收爛攤子,下午的時候給何蒂博士做了一堆煩人的檢驗,更別說後來還被老白叫去唸。

 

一肚子火的小雷打電話想找阿洛出來打球放鬆、消消氣,沒想到那個小子居然說他不想打球,還叫小雷到他家去。

 

阿洛一直以來都是隨叫隨到,就算阿洛有時候會拒絕,只要小雷多講幾次,到最後還是會乖乖陪著小雷做各種事情。

雖然感覺有點納悶,可是眼看接下來可能還會有一連串的麻煩任務要做,小雷還是摸摸鼻子趕快往阿洛家的方向飛去。

 

站在阿洛家門口,小雷摸摸帶拿出阿洛家門的鑰匙,那是阿洛去打給他的,讓小雷可以方便在他家進出。小雷想像著自己把阿洛壓在牆上,然後用低沉的聲音說「特地把我的叫來做甚麼啊?」,光是想到阿洛對自己的氣勢感到緊張的樣子,小雷就忍不住露出得意的笑容。

 

打開門,小雷第一個有反應的感官是嗅覺,一陣濃濃的甜蜜氣息從屋子的內處傳來

 

「阿洛?」沒有看到金髮的人兒,小雷往裡面一喊 

 

「小雷,我在廚房!」阿洛的聲音從裡面傳來,小雷疑惑的往廚房的方向走,他的人越往裡面、甜甜的味道就越來越濃。

 

小雷到了廚房,眼角的餘光稍微掃過桌上的物品:麵粉、雞蛋、糖、被敲成碎片的巧克力,各種大小的碗、湯匙以及量杯,另外還有一本教人做蛋糕的書。

 

小雷的視線往前,果然看到了他的愛人,不過感覺跟以往不同。

阿洛最喜歡的外套被放在一旁,他自己身上穿的是一件天藍色的圍裙,上面還有小雞的圖案,另外阿洛還用髮圈把自己稍微過長的金髮給綁了起來,在頸後呈現一個小小的馬尾。

 

「我這個學期在學校拿了烹飪課,期末的時候要考做蛋糕喔!」阿洛站在爐子前面慢慢的攪拌鍋子裡融化的巧克力,避免燒焦。

「所以說你叫我來看你做蛋糕啊?」小雷從旁邊拿起一個板凳坐了下來,享受眼前這難得一見的景象。

「我現在在做第2個,你的已經完成了。」阿洛說著,一手指向小雷身後的客廳,拉丁裔男孩轉頭一看,發現桌上擺著一個小小的巧克力蛋糕,他上前打量了一下,巧克力蛋糕雖然沒有比外面賣的漂亮,但是就外行人來說已經很棒了。

 

「吃吃看吧!」阿洛轉頭笑著說。

小雷默默的自己從廚房抽屜裡面拿出一隻叉子,走到客廳的沙發上坐下,用叉子的邊緣往蛋糕上切了下去。

 

「喔喔!切得下去耶!阿洛你比何蒂博士厲害!」小雷大聲的驚呼。

「拜託不要把我跟她相比...」阿洛無奈的翻了翻白眼,究竟是怎麼做的可以讓蛋糕硬到連上面的糖霜也要用鋸子切開啊?!何蒂博士做的根本就不是蛋糕,而是兇器!

 

身為當時的第一個試吃者(祭品),阿洛覺得自己的牙齒跟胃都還在痛。

 

小雷切出一口大小的蛋糕,然後叉起來含進嘴裡,可可亞的香味立即在他的嘴裡擴散,軟綿綿的口感像是躺在雲上面輕飄飄的,巧克力的甜味濃郁卻又不會太膩,另外上頭的鮮奶油冰冰涼的,增添了一種輕爽的感覺。

小雷當然有吃過襪面賣的蛋糕,是不是專家做的他並不知道,但是他很肯定阿洛做的比他當時吃的還要美味。

 

好吃嗎?」阿洛的聲音從廚房的方向傳來,小雷轉過去看到他一臉擔憂的樣子,誰叫小雷吃下蛋糕後一句話也不說,只是坐在那裏呆呆的,阿洛不禁懷疑自己的廚藝是不是跟何蒂博士一樣爛,「很難吃的話,直接說出來沒關係喔

阿洛,如果你是女生的話,我一定要娶你當老婆!」小雷又插起一塊蛋糕吃下去,「這樣你就可以每天煮飯給我吃了!」

聽到小雷的話,阿洛不禁臉紅,「什、什麼嘛!我只是問你好不好吃,幹嘛扯到要娶我啊?」

「好吃、好吃,當然好吃~」小雷開心的嘻笑著,「就算難吃,我也會很高興的吃下去,因為是你做的啊~

「唔」阿洛的臉紅得跟蘋果一樣,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只能默默的把烤好的蛋糕從烤箱裡拿出來,淋上煮好的巧克力。

 

「所以說,那個是你的期末作品囉?」小雷指著阿洛新弄好的蛋糕,大小比小雷正在吃的那個還要大上3倍。

「這個?不是,我想請你帶這個去剋魔會給大家吃,算是...當我在剋魔會裡時對我很好的謝禮吧~」阿洛笑著。

「如果我真的帶你做的蛋糕回去,何蒂博士搞不好會覺得你在跟她宣戰」小雷瞇起雙眼,想像著何蒂博士受到打擊的模樣

「我才沒有那個意思哩!你不要亂講!」阿洛用個大盒子把蛋糕裝進去然後放在廚房桌上的一角,接著開始整理桌上的廚具跟食材。

 

小雷吃著蛋糕,眼神卻一直往廚房飄。

 

阿洛穿圍裙的樣子,感覺好像人妻

 

雖然小雷很喜歡阿洛放下髮的樣子,但是小馬尾也別有一番風味,他可以從後面清清楚楚的看到阿洛的後頸。

視線回到阿洛身上穿的圍裙,兩側的帶子圍繞在一洛的腰上,在後面綁著一個蝴蝶結,突顯出他的細腰。

 

要不是阿洛平穿著那件大外套,其實他的身材就一般同齡男孩來說算挺瘦的。

小雷還記得他一手圍住阿洛腰部的手感,從他的背部開始,滑過他的細腰,然後一路摸到他的臀部,阿洛緊張的顫抖跟害羞喘息聲,嘴裡斷斷續續的叫著自己的名字,全部都深深的留在小雷的腦海裡。

 

小雷沒有繼續吃蛋糕,他把叉子用嘴唇抿住,然後放開,用舌頭舔了舔自己的嘴角,除了巧克力的味道之外他還想要嚐嚐別的東西

 

他想要

 

 

 

阿洛花了一點時間洗碗跟廚具,不過他還是盡快的把所有東西都物歸原位、把廚房打掃乾淨,正當他將雙手伸到後頭要把圍裙脫下來的時候,有人從他的身後抓住他的手腕,並且把他的身體轉過來。

 

「小雷?」阿洛疑惑的呼喚著黑髮男孩的名字,當他抬起頭看到小雷的雙眼時,心裡打了個冷顫

 

那個眼神

 

只見小雷一手扣住阿洛的手腕,另一隻手環繞阿洛的腰,把他們兩人之間的距離扣緊,然後低頭往金髮男孩的唇吻下去。

阿洛從小雷的唇裡嚐到了巧克力的甜味,要不是因為知道小雷現在在想甚麼,阿洛搞不好還會靜靜的享受這個吻。

 

察覺到阿洛死要著牙不放開,小雷放在他腰上的手便狡猾的伸進衣服裡,延著敏感的背部由下往上摸,故意用手套去摩擦阿洛的皮膚。

小雷的舉動令阿洛不禁驚呼,也在這個時候讓小雷趁虛而入,滿滿的巧克力香味在阿洛的味蕾上擴散的同時,小雷的舌頭正不安分的在阿洛嘴裡摩擦、玩弄、挑逗

 

阿洛無力的閉上眼睛,將自己的身體往正後方的牆壁靠,讓小雷可以進一步的用體型的利勢壓住自己。

好不容易等到小雷玩夠,依依不捨的放開阿洛的唇跟手腕,阿洛才能夠好好的喘一口氣、恢復呼吸的頻率。

 

「小雷你真是...衣服都弄到麵粉了啦!」阿洛擦了擦嘴角殘留的唾液,指著小雷的衣服,拉丁裔男孩低頭一看,發現自己的外套跟T恤上沾著白白的東西,看來似乎是壓住阿洛的時候不小心從圍裙上沾到的。

「沒關係啦,反正回去洗一洗就跟新的一樣!」小雷開朗的笑著,其實那是他那天的第二套衣服,第一套早在被墨西哥捲的醬汁噴到時就換掉了。

 

阿洛在小雷又想把自己抱住之前趕快轉身把圍裙脫掉放到一旁,手才剛放開圍裙的一角,就有一雙強而有力的手從後面把阿洛抱住。

「阿洛」小雷把頭靠在金髮男孩的肩上,低聲的在他耳邊呢喃,那個音調、那個舉動,如果阿洛說他不知道小雷想幹嘛的話他就是在說謊。

「不可在廚房」經過剛剛的親吻,現在阿洛連掙扎都懶,只是淡淡的立下條件,反正不用想也知道自己爭不過,只能怪他太疼自家老公了吧?

「為甚麼~?」小雷像是小朋友一樣用撒嬌的口氣問,他本來的企圖就是要在廚房做啊!(北見小(台語))

「因為我才剛打掃完!」阿洛咬牙的說著。

 

要是他們等一下弄得一團亂,是誰要打掃?絕對不可能是小雷!就算是,那傢伙也一定會弄得更糟!

 

小雷沉默了一下,接著親了一下阿洛的脖子,然後把懷裡的人整個橫抱了起來,往樓上的房間跑。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