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為我個人的自創故事,人物以及故事版權歸我所有,請勿隨意轉載。

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1:佘邵生(阿蛇)的舌頭跟ㄐㄐ()是十二生肖當中最長的。

2:蛇喜歡吃雞蛋

3:蛇跟雞是鄰居

4:內含放尿play,請慎入。

 

---------------------------

 

姬羽昌走到自家的茅廁,關上門之後解開褲頭。

 

「小便嗎?」低沉卻沙啞的嗓音從耳邊響起,把羽昌給嚇得跌倒,不過身後伸來一隻手把他給抓住。

「阿、阿蛇?!」羽昌趕緊站好然後蓋住下體,「門甚麼時候打開的...你幹嘛跑到我家的茅廁來?!」

「當然是來跟我可愛的小公雞打聲招呼啊~」邵生笑著,露出那恐怖的毒牙。

「唔、可是我要上廁所,你可不可以先離開一下...?」羽昌的雙腳呈現內八,一副快要憋不住似的。

 

邵生笑著雙首盤胸,「那正好,排泄狀況對人體來說可是很重要的,如果你小便給我看,我可以診斷你的身體好不好。」

「耶?這就...不用麻煩你了...」羽昌乾笑,「再說,小便給別人看...很令人害羞耶...

「說甚麼話?我是醫生喔...」邵生一手環住羽昌的腰,然後在他的耳邊低語,「我都玩過你的菊花了,還不能看你小便?」

 

...坑爹啊!!你是醫生我就得讓你看我尿尿嘛?!我被你插過菊花就得讓你玩小ㄐㄐ嘛?!話說回來你那根本就是強姦吧?!

這些話,羽昌當然不敢講。

 

「有人看...我尿不出來...」羽昌搖搖頭,堅持要邵生離開。

「怎麼會?憋著可對身體不好喔,我來幫你吧!」邵生一手緊緊環住白髮青年的腰,另一手拉開羽昌蓋住下面的雙手,然後一把就直接抓住羽昌的下體。

「咿咿──!」羽昌被他的舉動嚇到,卻又不敢亂動,只能含淚的看著邵生對自己擺佈。

 

邵生的手掌握住羽昌的陰莖,緩緩卻用力的前後摩擦,不時故意握一下,然後用食指去撥弄前端的鈴口。

在這同時,邵生將自己的下巴靠在羽昌肩上,吐出自己又長又細的舌頭,用溼滑的舌頭滑過羽昌的下巴跟臉頰,然後舔拭他的耳朵。

 

羽昌被邵生的每一個舉動嚇到發抖,最後終於撐不住,分身的前端噴出溫熱的淡黃色液體,膀胱終於解放的那一瞬間,羽昌用雙手摀住自己羞紅的臉,巴不得挖一個洞鑽進去。

邵生將自己的舌頭收回嘴裡,滿意的看著羽昌的尿液,「啊哈~淡到幾乎看不見的黃色,你的身體很健康喔~」說完便在羽昌的額頭上親吻。

茅廁的事情辦完之後,他們兩人洗好手,然後在餐廳那邊坐下來。

 

「嗚...阿蛇好過份...」羽昌的表情活像是被強姦了一樣(其實也跟被強姦差不多)

「甚麼話?外面天天有人拿著一大筆金子過來要我診斷他們的身體,對你,我可是免費的。」邵生翹起二郎腿,一副不以為然。

「唔...可是...!」

 

可是我又沒有叫你診斷我!

這句話,羽昌也不敢講。

 

 

「乖啦,你的身體很健康。」

 

『咕嚕咕嚕~~

邵生說完話,他們兩人突然聽到一個沉悶的聲音,聽起來像是...肚子餓的聲音?

 

羽昌知道不是自己,他看向邵生,發現對方撇了撇嘴,然後手伸進衣服的口袋裡摸索東西。

 

「別看了,我今天一整天沒吃飯。」邵生說著。

「耶?怎麼會?」       

「這陣子流行感冒,一大早就有病患過來,直到剛剛宣佈看診時間結束之前我忙到不可開交,根本沒時間吃飯。」

邵生說著,從衣囊裡拿出一個白色的蛋體,也就是大家所熟悉的雞蛋。

 

羽昌疑惑的看著邵生拿出雞蛋,在看到邵生作勢要把雞蛋往桌上敲的時候,突然出生阻止,「等一下!」

被羽昌這麼一叫,差點嚇到邵生把雞蛋掉到地上,「幹嘛啦?」 

「我才想問你要幹嘛哩!」羽昌說著,把邵生手上的雞蛋搶過去,「你想砸破這個蛋嘛?!」

 

邵生看著他,一臉無奈,「不然怎麼吃?我雖然可以像蛇一樣把下顎給脫開,但是我畢竟不是蛇,不可能吞蛋啊...

「那不是重點!」羽昌大喊,「你想吃掉這可憐的孩子嘛?!」

......你是白癡嘛?」

 

「嗚嗚嗚~~這個世界怎麼這麼殘酷!你不可以吃了他啦!」羽昌激動的說著,眼角含淚。

「笨雞,那是水煮蛋,早就熟了。」

「耶耶耶?!已經死了嗎?!」

「那是無精卵,唉...

邵生揉揉自己的太陽穴,他知道羽昌不吃雞跟蛋等食品,但是沒想到他的反應會這麼大又這麼智障,不知道自己該哭還是笑。

 

「阿蛇,小雞們很可憐的...」羽昌拉了拉邵生的袖子,「你以後肚子餓,我可以煮飯給你吃,不要吃雞蛋了,好不好?」   

邵生眨了眨眼,沒有想到羽昌會說這些話,「...真的嘛?」

「嗯!一定的!」羽昌堅定的點頭,「如果你不嫌棄我做的菜的話。」

「當然不會。」邵生靠過去輕吻羽昌的臉頰,「就這麼說定了。」

「嗯!」羽昌燦爛的笑著,完全忘了這番話根本就是在勾引眼前的變態天天過來看自己上茅廁。

 

 

 

 

 

看著羽昌在廚房裡忙來忙去的樣子,邵生坐在餐廳裡,覺得羽昌的背影像極了新婚的妻子。

 

自己呢?新婚的丈夫嘛?那應該不錯...

邵生想像著自己走到羽昌的後頭,抱住他的腰,然後將羽昌的臉轉過來...

想到這裡,邵生忍不住抹臉。

 

每次...不管是做愛的時候、擁抱的時候,他都只能用唇去輕吻羽昌的表面,他的額、他的臉、他的唇、他全身上下的每塊肌膚,甚至是用舔的...卻從來無法像真正的伴侶一樣和羽昌接吻。

 

邵生的手從臉上移到下巴處,稍微張開嘴巴,用食指去觸摸嘴裡的毒牙表面。

好幾次,邵生巴不得把這兩顆討厭的毒牙給拔掉,他之所以不能夠跟人接吻、小時候甚至連吃東西也很困難,都是這雙毒牙害的!   

但是同樣是毒蛇人的前輩說過,他們的毒牙就如同蜜蜂的針,如果拔掉了就會死。

 

雖然邵生有用自己的血做了血清,但是這並不代表他願意冒這個風險,他不想害羽昌中毒,一丁點也不可以。

 

...好煩啊...

 

邵生無奈的扶額,此時旁邊傳來一個響亮的聲音,「阿蛇怎麼了?不舒服嗎?」

毒蛇抬起頭來,看到羽昌手中端著菜盤,於是便從桌上起身,「我沒事...

羽昌眨眨眼,沒有說甚麼,便回去廚房拿別的菜過來,不用幾分鐘,餐廳的桌上便擺著簡單的菜色,雖然羽昌說那只是粗茶淡飯,但是跟邵生平常吃的東西比起來已經相當豐富了。

 

「你是跟母親學做菜的嘛?」阿蛇看著眼前的菜色,不像是他在外面餐館吃的,也不像家常菜,但是看起來不錯。

「沒有,自己創的。」羽昌拿起碗筷,苦笑,「我們家的小孩很多,媽媽要照顧小的,所以我跟哥哥要幫忙家務事,我是負責煮菜的。」

「你家有幾個小孩?」邵生對這話題好奇了起來,他好像沒聽過羽昌講老家的事情。

「包括我在內,6個,我是老二。」羽昌吃著自己煮的飯,「以前我都是把東西全部丟進鍋子裡煮,炒菜甚麼的是後來才會的,哈哈~

「聽起來真熱鬧啊。」邵生笑了笑,然後開動,夾起一點菜起來吃。

 

飯菜的美味在嘴裡漫開,邵生突然想到,自己多久沒有吃到家裡煮的飯菜了?好像自從離開家之後就一直在外面的館子吃飯?

 

吃到一半,黑髮男子突然感覺到一股視線在看著自己,「怎麼了?」

「看你好像突然呆掉的樣子...很難吃嘛?」羽昌皺起眉頭,有點難過的樣子。

「沒那回事,很好吃...」邵生回答,「我只是突然想到家鄉罷了。」

「阿蛇的老家嘛?說來聽聽~~」邵生從未對外講到自己的事,所以羽昌也頗有興趣。

...沒甚麼好講的。」邵生的笑臉突然消失,繼續吃著飯菜。

「怎麼這樣~我都告訴你我家的事了耶~~」羽昌嘟嘴,「至少告訴我你是不是獨生子之類的嘛~

 

邵生的動作停頓了一陣子,然後繼續,「...家裡有4個孩子,都是男生,我是老么。」  

「耶?!原來你的前面還有三個哥哥啊?!」羽昌驚訝的睜大雙眼,想到眼前這個變態原來有兄弟,平時看他很跩的樣子,還以為是獨生子。

邵生手中的動作突然停了下來,轉頭看向羽昌,「你家的半獸血情況是怎樣?」

 

半獸血,其實就是半獸人的基因。

像羽昌跟邵生以及天全,這種身上擁有野獸特徵的人就叫做半獸人。

半獸基因其實相當普遍,可以說是全世界每個人都有,但是半獸基因是隱性的基因,所以孩子是不是半獸人,一切看在機率。

同一個家的半獸孩子,雖然不一定會是同樣的動物,但是一定會是同類,例如老虎跟獅子都是貓科。

 

「我家喔?我是雞、我大哥是隻鵰,就這樣。」羽昌想了想,如此回答,「不過其他親戚跟以前的祖先也有不少半獸人,所以還挺普遍的。」

「這樣啊,果然...」邵生似笑非笑的,令羽昌感到奇怪。

「阿蛇你呢?」

 

邵生想了想,還放下碗筷用手數了一下,最後閉上雙眼、雙手盤胸,「直到我出生之前,佘家連續20代,一個半獸人也沒有。」

...耶?」

「聽說20代以前的祖先是隻無毒王蛇,但是後來就一直沒有新的半蛇人出現,我是家裡唯一的半獸人。」邵生說著,「而且我還是隻毒蛇,所以大家都挺怕我的。」

 

「對、對不起,阿蛇,我不知道...」羽昌沒有想到自己一直想要知道的邵生的過去,居然是個敏感的話題,連忙道歉。

「因為大家都很不喜歡我,加上我是老么,所以母親很照顧我...」邵生如此說著,臉上的表情卻低沉了下來。

「耶?那不是很好嗎...?」

 

羽昌看著邵生,雖然他不覺得邵生像個受到母親寵溺的孩子,但是這是好事,只是他不了解,為甚麼邵生的表情如此沉重。

 

她死了...不小心被我的毒牙給刺到...

邵生如此的心想,但是他沒有說出來。

 

他揉揉自己的太陽穴,然後勉強的對羽昌微笑,「我是四個兄弟當中最會讀書的,成了大夫之後就離家來到這裡。」

「然後...」說著,他伸手握住羽昌的手,然後低頭,將額頭靠在羽昌的肩上,「認識了你...

 

不會再發生了...邵生暗暗的想。

 

他不想再看到心愛的人死於自己的毒牙之下了。

 

羽昌感覺邵生似乎沒有把話講明白,但是他也沒有再追問下去,伸出另一隻手,放到邵生的髮上。

 

佘邵生,那個總愛欺負他的人、總是突然轉過來幫助他、保護他的人,沒想到他也有這麼複雜的情緒跟往事...

 

「阿蛇,再不吃的話飯菜就要涼掉了喔...    

他們沉默了許久,這是羽昌好不容易吐出的話。

...也是。」邵生起身,深呼吸,然後擺出平時的樣子,「我想吃雞。」

聽到邵生的回答,羽昌突然很想扁他,「我不煮雞肉,你只有眼前的菜可以選。」

「我眼前就有一隻雞可以給我吃啊~」邵生說完,伸出舌頭舔唇。

羽昌愣了一下,看著眼前的半蛇人眼裡似乎充滿著性慾,臉突然紅了起來,卻一句話也講不出來。

 

今晚...會聽得到雞叫聲喔!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