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內含自創人物,不喜勿入

 

 

「哈......」棕髮青年單獨一個人在家,他在自己的臥房裡,一手拿著愛人的照片、一手摩擦著自己的下體。

 

照片中的藍髮青年全身光裸,滿臉羞紅的看著前方,這是上回他們做愛的時候他拍下來的,雖然他為了這個舉動而挨了一拳,不過他覺得值得。

他不在的時候自己都是看著這張照片自慰的,平時給自己抒發,免得當真的見到對方時會忍不住把人家做到昏過去。

 

「唔...!」唐加快了手中的速度,同樣的動作已經弄很久了,可是他手中的巨昂只有不斷的變硬變熱,完全沒有要射出的跡象,手都快酸了,此時他對自己的持久力感到無奈。

 

摩帝凱跟瑞比去露營,雖然他們很久以前就有跟他講了,可是一想到這個周末他又見不到心愛的藍鳥,就不禁有點寂寞。

其實剛下班回來的他已經很累了,不過他就是無法停止想念對方,而當他回過神來的時候,自己已經在對著照片打手槍了。

 

「嗯......」唐的動作停了下來,他的分身還是沒有解放,可是他的手已經不想動了,放任褲頭還開著、分身還立挺著,他彎下身把額頭靠在桌面上,大大的嘆氣。

他把臉抬起來、下巴靠在桌上,同時將拿著照片的手抬起來,看著上面的人兒,棕髮青年感覺自己的視線有點模糊,「嗚...摩帝凱...

 

要是被他看到自己現在這個樣子,像個怕孤單的大狗一樣...唉唉好丟臉...

 

「射不出來齁?」

一個低沉的聲音從旁響起,唐差點從椅子上跳起來,他轉過頭,發現一顆紅色的頭在自己的窗戶旁。

唐認得那頭紅髮跟那張彷彿在憎恨著全世界的臉,這是他最不想看到的人,尤其是在這種情形之下,「約翰...

 

名叫約翰的男子是唐的高中同學,當全校的人都喜歡唐的時候,他是唯一一個對唐沒有好感的傢伙,不僅如此,還處處給他找麻煩,就連表面上脾氣很好的唐也在高中的四年之間對他產生反感,兩人簡直就是對方的眼中釘。

約翰是個甚麼樣的人,其實唐自己也不清楚,只知道這傢伙甚麼都討厭,從來都沒有說過好話。

 

約翰從窗戶外面跨了進來,他往唐的方向走去,「被我發現了有趣的事情呢...

棕髮青年用手蓋住自己的下體,狠狠的瞪著約翰,「出去!再靠近的話我就報警,然後以入侵私人領土告你!」

「用這個模樣嗎?」約翰雙手盤胸,雙眼一直盯著唐的胯下。

 

糟糕...從來都沒有這種糟糕的情形過...

 

唐瞪著約翰,想用自己的眼神把對方嚇走,可是完全沒有效,心裡開始驚慌了起來。

自慰的時候沒事,卻剛剛好被這個傢伙給看到,唐幾乎無法想像這傢伙會用這種事情當把柄對自己怎樣,可是如果他沒有拍照或錄影存證的話應該都還沒關係。

彷彿看穿了唐的想法,約翰把手機拿出來,將他先前拍好唐在摩擦下體的圖片轉過來給他看,「我沒那麼笨。」

 

此時棕髮青年覺得沒有關上窗戶的自己真是個蠢蛋,還不都是因為這裡是二樓所以他才這麼大意的,他完全忘了眼前這傢伙曾經拿過攀岩冠軍。

約翰也許成績跟人緣沒有比唐好,可是因為從以前就有在從事運動,他的體力絕對是在唐之上。

 

看到唐沒有反應,紅髮青年便從容不迫的走到他前方,然後在他的面前彎下身,讓自己的視線跟唐平行,「別動。」

約翰簡單的命令,令唐完全不敢隨意亂動,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眼前的男人把他的手拉開,然後觸摸他的下體...他的下體!

 

這傢伙...該不會是變態吧?

 

不同的觸感包覆著唐的分身,約翰輕輕的上下移動他的手,摩擦著那根巨昂。

棕髮青年咬住下唇,他絕對不會承認被這傢伙摸感覺很舒服,他忍不住想要起身,可是約翰的另一隻手壓住他的肩膀,讓他緊緊的靠在椅背上。

「唔......」唐不敢相信他居然讓自己最討厭的傢伙對自己做這種事,更討厭的是他居然還有反應,感覺再過不久就要解放了

 

不行...他絕對不要在這傢伙面前...

 

再次的,約翰好像完全之到他在想甚麼似的,把頭靠近唐的耳邊低語,「射出來。」

唐不想聽他的命令,他硬是忍住,可是才撐不過幾秒,白色的精液就這樣從鈴口噴了出來,灑在他的褲子跟約翰的手心上。

「哈...哈啊...」唐無力的往後躺,無論是精神還是肉體都很疲勞了,只要閉上雙眼便會立即進入夢鄉一般。

 

紅髮青年放開了唐,他看著手中的白色液體,伸出舌頭輕舔,然後看向唐,對他露出笑容。

 

約翰笑了...從來沒有人看過他笑,可是他笑了...

 

到底是在宣稱自己的勝利嘛?還是...

 

唐無法思考,他的雙眼已經閉上了。

 

當唐再次醒來的時候,外頭已經晚了,他是被從窗外吹進來的冷風給弄醒的。

他依然是在自己的房間裡、依然是坐在自己舒適的大椅子上,可是不一樣的是,原本在床上的被單此時蓋在自己身上。

 

他轉頭,看到桌上有一支陌生的手機,拿起來一看,發現那是約翰的手機,之前發生的事情不是夢。

棕髮青年揉揉自己的頭髮,在丟臉、挫敗跟自責等負面情緒參雜的同時,懷疑這手機怎麼會在這裡,約翰不是那種會笨到把這麼重要的東西留在勁敵家裡的。

 

不知道...約翰那傢伙的行動總是很令人猜不透...

 

被外頭的冷風吹到有點頭疼,唐把褲頭拉好後起身去把窗戶關起來,看著窗戶的邊框,開始考慮要不要乾脆在外面加一層鐵欄杆。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