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術學園的某個下午,六年級生們打排球打得正激烈,突然發現有人在偷窺學園內部。

偷窺的人知道自己被發現,立即轉身逃跑,文次郎跟食滿馬上追了上去,其他四個人跟在後頭。

 

在樹上穿越的時候,那個外來者的身手高超,在逃跑的同時往後射手裏劍,食滿閃開了,可是後頭的文次郎因為先前被食滿的身影擋住,並不知道有手裏劍飛來,一時慌張的閃開,便從樹上掉了下來。

更狠的是後來追上的仙藏還踩他的頭當踏板前進。

 

雖然沒有摔(或是被踩)得很嚴重,可是文次郎的腳確實扭到了,伊作便先帶他回學園裡的醫護室去。

 

「呃啊...你也包得太緊了吧?」文次郎看著被伊作用繃帶綁到他感覺幾乎要血液不通的腳踝,不禁懷疑等一下究竟還能不能走路。

「要包得夠緊才有效啊!」伊作笑著把繃帶收起來,「坐著吧,先暫時不要走路。」

 

唰!

 

醫護室的門被打開,仙藏走了進來,身後跟著長次跟小平太,他們兩人扛著食滿回來。

「在追的時候,那個偷窺的人往後丟了一個東西,在空中爆炸之後冒出顏色很奇怪的煙...」仙藏解釋著,轉身指向被長次跟小平太放到醫護室地上的食滿,「我們本來還以為是煙霧彈,可是食滿被那個煙嗆到之後就變得怪怪的...

 

他們都往食滿的方向看去,只見那少年一臉笑嘻嘻的在地上滾來滾去,然後起身拍拍一旁的空地。

「哇啊!這個地方好好玩喔!地板拍下去之後還會像水面一樣浮動耶!」食滿大聲的說著,然後躺下來繼續滾,「嘻嘻~好舒服~

 

「這傢伙是病了嘛?」文次郎在一旁看著,頭上冒著無數個冷汗。

「好大一隻狗喔!」食滿突然坐起身來,伸手拍拍長次的頭,眾人看到板著臉的少年嘴角開始往上揚,仙藏趕緊把長次跟小平太推出去。

 

伊作上前抓起食滿的頭,看了看他的眼睛跟口鼻,然後點點頭,「嗯...他吸進的煙裡似乎有混雜草藥,食滿現在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幻覺...

 

「有解藥嘛?還是過一陣子藥性就會退掉?」仙藏一邊問、一邊走到文次郎的旁邊用腳尖戳戳他的腳踝。

「唉!別這樣弄啦!」文次郎嘴上喊著,但是身體沒有動作,周圍的人也完全無視他的話。

 

伊作想要繼續看看食滿的其他症狀,可是食滿一直動來動去的,手還不經意的打到伊作的臉,不運的醫護委員長手摀在被打到流血的鼻子上,無奈的起身,「迷幻藥很難在短時間內退效,恐怕得去圖書室查察解藥的秘方了。」

「我跟你一起去吧。」仙藏點點頭,在伊作打開門之後跟了上去。

「慢著!你們就這樣把他丟下嘛?!」文次郎緊張的大喊,他想要起來,可是伊作叫他不要亂動。

仙藏轉過頭對他笑了笑,「他就交給你囉!」隨後關門。

 

「甚麼嘛...」文次郎小聲的抱怨,抿了抿唇之後轉頭看像食滿,「真是的,居然這樣給人添麻煩...

食滿雖然中了幻藥,周圍有聲音的話他還是聽得到,不過內容就不一定是正確的了。

原本在地上翻滾的少年突然爬起身來,往文次郎的方向看了看,然後走到他面前。

看著食滿面無表情的由上往下看著自己,文次郎不禁有點緊張。

 

這傢伙還在幻覺中嘛?還是藥效已經退了?

 

「欸...你看甚麼啊?」文次郎假裝正經的說著。

食滿低頭看著做在地上的文次郎,然後突然彎下腰,對他露出燦爛的笑容,「哇!小弟弟你好啊!你叫甚麼名字?」

文次郎錯愕的眨了眨眼,然後無奈的扶額,「還在幻覺中啊...

 

「嗯?你說甚麼?」食滿乾脆蹲了下來,讓自己的視線跟文次郎平行,「不用害羞喔!告訴大葛格吧!」

文次郎知道食滿在幻覺之中,可是還是無法無視食滿所講的每一句話,不自禁的回答,「甚麼大葛格啊...我是文次郎啦!」

「原來你叫小文啊,真可愛!」食滿笑著點頭,然後伸手摸摸文次郎的頭,「我叫食滿留三郎,你可以叫我留三郎葛格喔!」

「誰是小文啊?!」

「嘻嘻,你真可愛~~」食滿說著,對文次郎展開雙手,「給葛格抱抱好不好?」

...你這個戀童變態...

 

食滿根本不知道眼前的文次郎在罵他,只是笑著抱了上去,雙手環住文次郎的上半身、身體緊緊的貼在他身上。

文次郎不知道自己該不該推開食滿,畢竟對方會這樣做是因為有幻覺,而且老實說他並不討厭這種被抱著的感覺。

 

突然發覺食滿抱得也太久了,文次郎低頭一看,發現這傢伙根本就趴在他身上睡著了。

...別把口水滴到我身上啊...」文次郎這麼說著,嘴角卻勾起微微的笑容。

 

仙藏跟伊作回來看到他們這個樣子,當伊作在替食滿調配解藥時,文次郎被仙藏扭傷另一隻腳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