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次郎放下毛筆、闔上記帳本,在會計委員會的櫃子裡翻找,不過很快就雙手空空的把櫃子門關上。

「田村,跟我到用具委員會那邊一趟。」文次郎說著,從三木身後走過。

「是。」三木立即起身,剛好他也坐得屁股酸了,跟在文次郎身後,「潮江學長,我們是要去拿甚麼嗎?」

「記帳簿都用完了,得去拿新的空白本子,順便帶一些墨。」他們邊走邊說著,很快的就到達了用具委員會那邊。

 

還沒敲門進去,他們就在外面聽到食滿跟兩個孩子的聲音。

「食滿學長,我們剛剛把倉庫整理得很乾淨喔!」

「耶?我沒有叫你們弄啊...

「我們知道啊,可是看倉庫堆很多東西、很擠的樣子,所以我們就整理了一下,看起來比較整齊。」

「啊...哈哈,那真是謝謝你們啊,喜三太、新兵衛,你們幫了大忙呢!」

 

文次郎敲了敲門,聽到「請進」之後便打開了門,果然看到食滿跟喜三太還有新兵衛在一起,「留三郎,我們需要一些空白本跟墨。」

「喔,可以啊,我們去倉庫拿...

 

食滿起身要帶文次郎去倉庫那邊,發現新兵衛跟喜三太要跟上來,便對他們微笑,「你們今天已經做夠多了,去休息吧。」

「好的,學長再見!」新兵衛跟喜三太點頭後一起離開。

 

文次郎看著兩個孩子平安無事的離開,不禁想要開食滿的玩笑,「你的戀童症狀好像有緩和的樣子。」

「早啊,三木衛門,你今天看起來真可愛,我這邊有飯糰喔要不要吃?」

「嗯,我錯了。」

 

前往倉庫的路上,文次郎走在前面,三木緊緊的黏在他身邊走,因為食滿一直拼命在學弟周圍打轉,煩也就算了,還露出心懷不軌的變態表情。

有個三木死抓著他的袖子已經讓文次郎夠難走路了,那個食滿還吵得要死,最後會計委員長實在是受不了,轉身將手掌壓在食滿的臉上把他推開,同時把三木拉到自己身後。

 

「不要對我們的人出手啦你這戀童變態!」文次郎大聲說著。

食滿對文次郎的舉動很不滿,用力打掉臉上的手,「甚麼嘛!說得好像三木是你的一樣!他是你的學弟、也是我的學弟啊!」

站在後面的三木聽到食滿的話,不禁臉紅的一下,往上看著他最喜歡的潮江學長,不過後者依然在吵架模式中。

 

「三木是會計委員會的重要成員,我才不會讓他慘遭你的戀童毒手!」文次郎說著,他伸手捏住食滿的臉頰往旁邊拉。

「我明明甚麼都沒做,還被你們這些人比喻成戀童變態!」食滿不甘示弱的捏住文次郎的鼻子,「你每次都把學弟們留那麼晚,人家都不想當會計委員啦!」

「你說甚麼?!想打架嗎?!」

「要打就來啊!!」

 

眼看兩個學長快要大打出手,三木趕緊上前拉住文次郎,「我們還是趕快拿要拿的東西吧!」

「啊,說的也是。」文次郎難得很乾脆的放手,剛剛跟食滿吵起來的火氣馬上消掉。

食滿皺了皺眉頭,他很少看到文次郎賄因為學弟說甚麼而停下來,以前都至少會互相歐對方個幾拳再說。

不過田村說的沒錯,食滿拿出倉庫的鑰匙,打開大鎖之後打開倉庫門。

 

看建倉庫裡的景象,三個人的下巴都垮下來了。

倉庫裡的每一樣東西都很整齊的歸類沒錯,可是比起通常平放在櫃子架上,每個東西都被堆得高高的,一柱一柱比人高的物品山排在一起,卻沒有達到該有的平衡,彷彿輕輕推一下就會全部倒塌。

不過這樣垂直疊法確實空出來了很多位子。

 

「新兵衛跟喜三太在搞甚麼鬼啊?!」食滿雙手抓著頭大叫,「這樣我豈不就得全部重新整理了?!」

「我比較好奇他們那小小的身材是怎麼把東西疊那麼高的。」三木看了看倉庫內部,他感覺自己好像在看大型骨牌展一樣。

 

文次郎走到堆著空白書的地方,可能是因為書本較厚重,新兵衛跟喜三太堆不上去,所以比起弄得高高的,他們把書分成了幾堆。

「你們的墨放在哪裡?」文次郎轉頭問。

「都是新兵衛跟喜三太擺的,我怎麼知道他們放到哪去啦...」食滿墊著腳尖把放著易碎品的盒子一個一個拿下來,免得那堆東西他下來時很麻煩的,「你也幫幫我嘛!」

文次郎翻了翻白眼,大步走過去,幫食滿把那些盒子整齊的放上架子,在擺放的同時不忘轉頭就叫三木四處尋找墨。

 

「唔?」食滿的手突然抖了一下,轉頭看向旁邊的文次郎,「剛剛...好像有地震的樣子...?」

「有一點...」文次郎看看周圍,「不過東西都沒有塌,只是小小的震動而已。」

他話才剛說完,突然又出現一個地震,雖然威力沒有很強,可是比先前那一個大多了,足以把倉庫裡的物品堆震倒。

 

「哇啊啊啊啊啊──!!」

眼看周圍的東西都往中間的方向塌了下來,當食滿正替自己擋住從上方掉下來的箱子時,只見文次郎突然往一旁衝過去,隨後食滿的視線便被其他掉下來的東西擋住了。

 

碰──!

 

伴隨著巨響,整個倉庫裡成了一團亂,東西散得到處都是。

「咳咳...!唔......」食滿身上都是大大小小的箱子,幸好他及時蓋住自己的頭部所以沒事,他起身看到周圍一遍狼藉,第一個念頭是找人,「文次郎!」

 

食滿沒有聽到回應,心裡開始緊張了起來,不過就在他站起來的時候,前方不遠處的卷軸跟書本堆就突然往上突起。

「噗啊...!」文次郎使勁的提起身子,把背上的書本給甩下來,然後低頭看著下面,「你沒事吧?」

食滿疑惑的靠過去,發現三木躺在文次郎的身下,雙手抱著頭、整個身體縮了起來,看起來很怕的樣子,可是他一聽到文次郎的聲音便馬上睜開雙眼,「潮江學長...?」

 

食滿張大雙眼,原來剛剛文次郎突然往旁邊衝,是為了替田村擋住上面掉下來的東西嗎?

 

文次郎站起身,然後把三木從地上拉起來,「沒受傷吧?」

三木的臉上浮現一層淡淡的紅色,他呆呆的看著文次郎,遲疑了一下,然後點點頭,「我沒事...謝謝學長。」

「留三郎,有受傷嘛?」

「啊?喔...我沒事...」食滿看著他們兩個,不知道為什麼心裡覺得怪怪的。

 

「哇...一團亂...啊!」三木看著周圍,突然發現腳邊的黑色盒子很眼熟,拿起來打開一看,裡面放的正是他們要找的墨,「潮江學長,我找到了!」

「做的好,田村。」文次郎對他比了個拇指,「你先帶著這些墨跟幾本空白書回去吧。」

「耶?那學長你呢?」

文次郎笑了笑,他撿起腳邊的箱子,「我在這邊幫留三郎整理倉庫。」

 

 

......」從三木離開之後,食滿跟文次郎把地上的東西撿起來擺上架。

因為架子上頭都也貼著標籤,所以文次郎也不用問說甚麼東西該放哪裡,兩人從頭到尾都沒有說話,感覺有點怪。

食滿悄悄的往旁邊看過去,文次郎正在把鬆開的卷軸捲起來。

其實他還以為文次郎會叫他自己處理,順便講他幾句,沒想到居然會主動留下來。

 

正要把裝滿鐵器的箱子抬上架的時候,食滿突然感覺到手腕隱隱作痛,沒辦法把手轉過來,便把箱子放下。

他拉開袖子,看著自己的手腕,沒有甚麼外傷,可是有點陣痛。

 

一定是剛剛被壓到的時候弄傷的...

 

食滿不禁想起剛剛文次郎替三木擋下重物的景象。

不是說他希望田村學弟受傷,只是不禁納悶,他明明就站在文次郎旁邊,為什麼文次郎注意到的是田村,而不是...

 

「你怎麼了?」文次郎的聲音突然從旁邊傳來,「都不說話...

「耶?」食滿錯愕的眨了眨眼,「我才想說你怎麼都不說話勒!」

「這樣啊。」文次郎說完,又繼續弄卷軸。

 

看到他一臉毫不在乎的樣子,食滿嘟著嘴,再次試著把箱子擺上去。

「唔...」手又開始痛了,可是只要再用力一點,就可以推上架子了,用力...

 

突然之間,箱子的重量變的特別輕,一下子就推上架子了。

食滿往下看,發現有一隻手在下面替他撐著箱子的重量,「文次郎?」

「你的手受傷了,對吧?」文次郎皺著眉頭,把箱子推上去後拉過食滿的手,看著他的手腕,「為甚麼不講?」

食滿沒有回答他的問題,把手給抽回去,「我才沒有受傷。」

文次郎瞇起雙眼,又把他的手給拉過去,同時轉動他的手腕。

「嗄啊啊啊啊痛死啦!!!」

「痛成這樣了你還說沒受傷!」

「要你管啊?!」

「你在逞甚麼強啊!」

「我哪有逞強?!」

 

食滿甩開了文次郎的手,「嗚...不要管我啦!」

文次郎沒有說甚麼,他直直的看著食滿,後者也是看著他,兩人之間再次陷入沉默。

 

...要看到甚麼時候?

 

兩人盯著對方許久,最後是食滿先心虛的轉開視線,故作沒事的繼續整理東西。

可是有一隻手突然搭上他的肩,「我說你啊...

 

「該不會是在吃醋吧?」

 

食滿的腦袋當掉了。

 

吃醋?他,用具委員會會長,六年葉組,食滿留三郎,居然會吃醋?

 

「抱歉,我當時先去保護田村而不是你。」

 

他、他才不是為了自己文次郎沒有把自己擺在第一位而生氣呢!

 

「可是田村的年紀跟個子都比我們小,受傷的可能性比我們大,所以我才不希望他被重物壓到。」

「甚麼啊!所以我被壓到就沒關係嗎?!...啊!」食滿忍不住脫口而出,隨後馬上把自己的嘴給摀住。

 

「留三郎...」文次郎把食滿的身體轉過來面對自己,「我知道你的實力,我當時之所以沒有掩護你,是因為我相信你不會有事的,因為你很強。」

聽到那難得的稱讚從文次郎嘴裡出來,食滿的臉突然紅了起來,「你覺得我...很強?」

「那當然!」文次郎瞇起眼笑著,「你可是食滿留三郎喔!」

 

食滿終於笑了,他想說謝謝,可是卻不知道該怎麼說,隨後他感覺到一股力量拉著他的肩膀,「整理甚麼的,晚點再弄,在你手腕上的扭傷變嚴重之前我得先帶你去伊作那邊看看。」

「喔...好。」食滿呆呆的被文次郎拉著走。

其實他的扭傷也沒有很重,大概等一下就好了,可是文次郎的舉動讓他不想拒絕。

 

相信他的實力、放任他去做,然後在必要的時候給予幫助跟關心...這是潮江文次郎對他表達愛的方式。

 

後來他們兩個回去整理東西到半夜,搬東西搬到累了便不知不覺的在倉庫裡睡在一起,而那些會計委員會的學弟們,沒看到文次郎回來,沒有一個敢睡覺。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