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一個忍者,偽裝成不同職業的人來掩人耳目是常有的事情,但是為了自己的偽裝不被破功,對於各種職業的知識都多多少少需要有。

這就是為甚麼忍術學園的六年級生會到外面去學一點其他職業的皮毛,像是仙藏學陶藝一樣(雖然最後失敗了)

 

「你開始學伊作在刻佛像了啊?」文次郎路過食滿跟伊作的房間時偶然瞄到裡頭的食滿在刻東西,不禁停下來看。

「啊,文次郎。」食滿轉過頭看到文次郎,然後又轉回去繼續雕刻,「我在做偽裝職業的訓練,以後可以裝成雕刻師。」

「喔?」文次郎突然感到有一點興趣,走進他們的房間,在食滿旁邊蹲了下來,看著他手中的雕刻。

 

食滿似乎也不是很在意有人觀看,帶著黑眼圈的雙眼打量他手中的木塊許久,然後終於開口。

「所以說,這是甚麼東西啊?」

「當然是佛像啊!不是很明顯嗎?」

...我不管怎麼看都覺得像顆鳥頭。」

「唔...!」

 

聽到文次郎的評語後,食滿不高興的撇嘴,其實他知道自己的技術很爛,不過就是不想被這傢伙批評,「你這個沒有藝術眼光的傢伙是不會理解的!」

他說著,一手捧著木塊、另一手拿起直線雕刻刀,沒有仔細看就直接劃下去,「啊痛...!」

 

兩個少年低頭一看,發現食滿的手指被自己割傷了,鮮紅的血液就這樣流出來。

如果這時候伊作在的話,應該就會馬上衝過來包紮了,不過他現在應該在外面的某個地洞裡吧。

 

「你流血了。」文次郎看食滿動也不動的樣子,出聲提醒他,「要帶你去保健室嗎?」

「才、才不要!」食滿握著自己的手,心裡一直想著在雕刻的時候劃傷自己多麼丟臉啊,即使很多新手雕刻家本來就會這樣,「這點小傷,把血弄掉就會自己好的啦!」

 

文次郎瞇眼看了看食滿,然後把他的手拉過來,張口含住食滿的手指。

「咿...?!」食滿驚訝的看著文次郎的舉動,他能感覺到對方正吸著自己的手指,替他把流出來的血給弄掉。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溫柔舉動,食滿的臉突然羞紅,「我用擦的就好了嘛...

文次郎睜開眼看了看他,然後才把嘴巴放開,不過還是抓著食滿的手,「我想伊作這邊應該有藥可以給你擦。」

「不用啦,只是小傷口而已...」食滿把自己的手給抽回來,有點不自在的握著手腕,然後低頭看著自己刻出來的雕像。

 

「我...好像不太適合做雕刻家呢...」食滿嘟著嘴說。

「嗯,你真的很不適合。」

「喂!你不想安慰我也不要這樣講啊!」

 

「與其當個雕刻家,你倒不如做個記帳的,像是會計。」文次郎無視食滿的吼叫,如此說著,「我可以教你。」

...真的嘛?」

「那當然。」文次郎自信的笑,「我可是會計委員會會長喔!」

「哈,謝謝!」

 

文次郎花了三天的時間教食滿如何有效的使用算盤跟會計的訣竅,事實證明,食滿不只不適合當雕刻家,他的數學也很爛。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