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Eridan中心,全員性轉,不喜勿入

 

半夢半醒之間,Feferi很清楚的能夠感覺到有人壓在他的身上,他緩緩的將眼睛睜開,對上了那副一紅一藍的鏡片,然後微笑,「Sollux。」

 

黃血少女發現他醒來了,急著想要後退,手卻被Feferi拉住,然後被摟進對方的懷裡。

「不用這麼緊張,我不會怎樣的。」少年輕拍她的背,低沉的聲音聽起來格外的溫柔,「妳有甚麼想說的,盡量告訴我,不需要憋在心裡,好嗎?」

這是他待在這邊的第二個禮拜了,自從上次Sollux傳訊息給他之後,Feferi為了平撫少女破碎的心靈,便在她家住了下來,隨時Sollux需要他的時候他都會在。

 

他知道Sollux的個性比較內向,自尊心也挺強的,一開始都不肯表達情緒,但是Feferi知道她總有一天會受不了的,現在果然...

 

Sollux雙手輕輕抓著他的衣服,將額頭靠在他的胸膛上,「我...我只是...

見她遲遲沒有下文,想必是說不出口、在自己心裡掙扎,Feferi伸手輕撫她的頭,然後將她的小臉抬起,小心的摘下那副眼鏡,看透她那雙帶著寂寞跟恐懼的異色眸。

 

「說不出來也沒關係。」Feferi捧起她的臉,然後在她的額上親吻,「我知道...

少年將雙手環在少女的腰邊,一點一點的輕吻著她的小臉,額頭、眼角、臉頰和唇,巧妙的敲開了她的門牙,吸吮著她那充滿蜂蜜味的甜美小嘴,同時將她抱緊,並且悄悄的將她的衣角往上掀起。

 

「唔......」少年的手指輕觸她的背,Sollux的身子不禁抖了一下,她慢慢的退開Feferi的吻,然後往上看著她,灰色的皮膚上浮現著一層淡淡的黃色,「我...

那個表情Feferi看不下百次,就跟每個被他勾起慾望、渴望躺在他身下呻吟的少女一樣,他們都一個個被他的魅力給吸引,最後成為他的玩物之一。

Sollux一直是讓Feferi攻不破的一個,但是現在已經改變了。

 

他替Sollux脫去她的上衣跟褲子,然後看著她那纖細的身軀。

Sollux是個節儉的女孩,她總是吃不多,衣服也不怎麼會買新的,Feferi一看就知道她身上那件內衣早就已經不符合她的尺寸了。

 

少年伸手到她的後面,替她解開扣子,黃色的胸罩隨之掉落,Sollux緊張的將雙手擋在胸前遮住自己的上半身。

Feferi低頭吻住她的唇,並且輕輕拉開她的手,讓她自己放鬆,完全的把自己交給他。

 

他的唇放開,然後往下輕啃少女的脖子,尖牙在Sollux的皮膚表面上摩蹭,然後來到她的胸前,用舌頭舔拭她的鎖骨,並且漸漸的往下延伸。

「唔...FF...Sollux的身子被他放躺,感覺到對方脫去了自己的內褲,現在的她已經一絲不掛了,在少年面前不禁覺得害羞,「不、不要看啦...

「為什麼不要看?我覺得妳很美啊!」Feferi笑著壓下身子,親吻Sollux的耳殼,並且在她耳邊低語,「妳很美喔,Sollux。」

少女伸手蓋住自己的臉,「不要再說了啦...

 

Feferi的手撫在Sollux的腰邊,然後緩緩的往下摸,沿著臀部來到了雙腿之間,摩擦著她的大腿內側,手指不斷的輕輕劃過她的私處。

桃紅血少年親吻著她的胸部,Sollux的尺寸比Eridan大一點,並且更加的柔軟,Feferi的舌頭舔過她的乳首,看少女全身顫抖的樣子,看來那似乎是她的敏感點,於是他更加使勁的吸吮。

 

沒過多久,Feferi可以感覺到一股溼熱從手指傳來,低頭看了看手上的黃色液體,他知道Sollux已經開始有感覺了,於是直接將手指抵在她的私處,摩擦了幾下之後直接伸進去。

「呀啊!FF...!」Sollux緊張的伸手抓住他的肩膀,她試著把腳給闔上,可是Feferi的身體擋在中間,少女只能無助的呻吟,「不要那樣...嗯唔...!」

他沒有照Sollux要求的停下來,反而將手指更加的伸入摸索,當他的觸碰到一層像是膜的東西擋在其中,Sollux馬上驚慌的扭動身子。

 

雖然也不是沒遇過,畢竟Feferi也得到了不少女孩的第一次,只是他沒有想過原來Sollux也是個處女,看來Aradia並沒有在他之前領先,少年不禁覺得有些得意。

「不用怕,交給我就好。」Feferi牽起Sollux的手,在她的手背上親吻,「妳相信我,對吧?Sollux...

黃血少女猶豫了一下,不過最後還是點點頭,伸手環住Feferi的脖子,「那...溫柔一點...

「那是當然的。」少年親吻她的耳朵,手在下面解開褲頭,掏出自己的巨昂,並且將其抵在Sollux的私處,稍微頂進去了一點點,可是只有在很前面的地方。

他抱起少女的大腿,在她耳邊低語,「第一次可能會有點痛,要忍一下喔。」

 

說完,他用力的頂入,果然聽見了少女的呻吟,不過聽起來有點不太對勁,伴隨著那個聲音,少年眼前突然變成一片黑暗,全身光裸的Sollux已經從他的視線中消失。

 

Feferi再次睜開雙眼,他發現自己仍然位在剛剛所在的地方,可是Sollux已經不在他的旁邊了,少年看了一下周圍,發現黃血少女正坐在平常的位子上伸懶腰。

「唔──嗯──...呃啊,肩膀好痠...Sollux揉了揉肩膀,看起來好像已經在電腦前面寫程式寫很久了,剛剛躺在少年身下嬌喘的模樣根本就不存在。

 

桃紅血少年深呼吸了一下,然後伸手撥了撥頭髮,不得不接受剛剛那一切都只是個夢的事實,在現實中的Sollux才不像他剛剛夢中的那樣小鳥依人,更不會讓他跟自己發生關係。

 

真正的Sollux是個堅強的女人,也許是有點內向、不愛對人坦白,不過她很有自己的主見,不想要的東西絕對不會勉強自己去做。

這是他待在這邊的第二個禮拜了,Sollux仍然連腰都不讓Feferi碰。

 

她不是完全沒有失落過,剛跟Aradia分手的那幾天,她確實有點情緒低落,沒有食慾也不想睡覺,即使坐在電腦前面也沒有做甚麼。

不過,隔了幾天之後,她又回到了原本的Sollux,整天弄電腦、寫程式、偶爾跟Karkat或是Terezi聊天,她完全在做自己的事情,不是很在乎Feferi的存在。

 

她有幾次曾經問Feferi幹嘛還繼續待在她家,雖然沒有明確的表示,但是Feferi感覺她似乎挺想趕自己走的,本來以為Sollux只是硬把傷痛壓在心裡、不想讓別人看到自己難過的樣子,但是在這邊待了這麼久,少年這才發現原來她真的已經不難過了。

 

她真的是一個宅女,整天待在家裡都不喜歡出去,了不起就只是上樓去餵她的守護獸,其餘的時間都在這個房間裡,不外乎都是在弄電腦。

少年抹了抹臉,突然覺得這兩個禮拜之間的自己都在浪費時間,居然在這邊陪一個宅女這麼久並且期待她哪天會投入自己的懷抱,人稱Alternia貴公子的他這豈不就是在倒貼嗎?

 

Sollux少女從位子上站起來,然後轉過頭來看他,一手插著腰撇嘴,「我要去弄蜂蜜吐司來吃,你要不要一個?」

看著她的紅藍鏡片,Feferi的胃開始痛了起來。

 

當初看她總是吃穿很簡便、聽說還喜歡整天待在家裡,Feferi本來還猜想她是個對家事很拿手而且又節儉的女人,跟她生活了一段時間之後,少年才發覺她根本就只是懶,而且還是個生活白癡。

就單單拿那個蜂蜜吐司來講好了,來到這邊的第一天開始Feferi還沒看過這女人吃蜂蜜吐司以外的東西,問她怎麼不吃其他食物,得到的回答是不會煮飯也懶得學。

基本的衛生是會保持的,可是她可以連續好幾天都穿同一套衣服,就因為她不太想洗衣服,家裡也是亂七八糟的都沒在整理。

 

「欸,你到底要不要啊?」扁扁的大舌頭腔調把Feferi從思緒裡面拉回來,少年抬起頭,看到Sollux一臉不耐煩的樣子。

他輕嘆,然後站起來,「不用了,謝謝,我想我該回去了。」

聽到他這麼一講,Sollux的雙眼稍微睜大了一下,不過並沒有特別驚奇的樣子,「你終於要回去了?」

Sollux的話像支箭一樣刺穿了Feferi的身體,「終於」那兩個字彷彿在嫌他待太久,不過好像確實是那樣沒錯。

 

為了不毀掉自己的形象,少年依然勉強保持著笑容,「是啊,畢竟妳看起來已經沒事了...

只見黃血少女聳了聳肩,「好吧,那你慢走。」

「嗯,我會的,妳自己也保重。」

在離開之前,少年張開雙手,想要給對方一個告別的擁抱,但是Sollux連看都不看他一眼,自顧自的往廚房的方向過去,完全不理會對方的存在。

 

Sollux將蜂蜜淋到吐司上的樣子,Feferi的胃又痛了起來,他開始想念起以前Eridan替他做的便當了。

 

那個紫血少女確實有時候話多了一些,可是她都會把自己跟他身邊的所有東西都打理得乾乾淨淨,不只是煮飯跟做家事,只要是他的要求都一定會努力達成,而且不像Sollux那樣吝嗇到連個擁抱都不給。

Sollux Captor真的是一個讓人攻陷不下的女人,連Feferi都想舉雙手投降了。

 

王子駝著背走出黃血少女的公寓,然後抬頭挺胸的深呼吸。

他不管了,即使要道歉也無所謂,他得去找Eridan並且要她回來自己身邊,就這麼決定了。

 

此時空虛的胃傳來咕嚕咕嚕的聲音,少年撫著自己的腹部,決定先回家吃點東西再想要怎麼把Eridan要回來。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