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Eridan中心,全員性轉,不喜勿入

 

藍血少女放下手中的螺絲起子跟維修中的機械手臂,因為她感覺到了一股陰暗空虛的念能力,雖然帶有一絲的熟悉感,可是她不敢確定,只能親自去確認。

本來還以為是敵人,或者是Vriska帶回家餵蜘蛛的飼料,但是在她打開窗戶往外看的時候,幾乎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我看到你的訊息了。」Aradia Megido,已經成為亡靈的紅血少年此時飄浮在她家的窗外。

Equius站開窗戶,讓少年自己飄進來,在墨鏡下的雙眼眨了眨,當時聽Vriska說的時候還有點不敢置信,但是事實擺在眼前,Aradia真的已經死了。

 

「我本來以為你會選擇無視我的訊息。」Equius很自然的說出,她稍微上下打量了一下Aradia,不禁覺得對方跟自己印像中的樣子有點不大相同。

「為什麼?」少年面對著她,空白的雙眼讓Equius看不出來他是在跟自己四目相對還是斜眼瞄著其他地方。

「真要說的話,也許是因為我們之間的交情並不深,我直覺性的不認為你會願意主動靠近我,因為...Equius頓了頓,然後帶著些微試探性的口氣繼續,「我是個藍血,而你是紅血...如果你知道我的意思...

也許他根本沒察覺Equius的微妙說話方式,或者是根本就不在乎,Aradia只是聳了聳肩,「也許,但是反正我也沒甚麼事情可以做,所以就來了。」

 

Equius不知道自己該高興還是失望,但是至少對方已經特地來了,所以她想她應該有點慶幸。

倒是她也發覺Aradia不太平常的部分了,少年以往那充滿活力的聲音已經不見了,取代而之的是那如同來自地獄般的回音,沒有感情、沒有高低起伏,是亡靈的聲音,就如同他現在這樣。

 

好吧,也許她應該失望。

 

由於藍血的驕傲關係,Equius遲遲不敢承認,但是其實她是喜歡Aradia的,不是一般的喜歡,而是紅色的感覺,是愛慕、是暗戀,她多麼的希望自己能夠跟這位少年一同分享各種喜怒哀樂,但是始終說不出來,只是因為對方是個低賤的紅血族。

 

她從不覺得自己的血色觀念很愚蠢,但是她不得不承認自己也曾經為其感到不便,不管是她給予其他人還是給予自己的壓力,並沒有為自己的人際關係帶來任何好處。

 

「所以,妳說要給我的東西?」

Aradia的聲音把Equius從思考中拉回來,少女頓了一下,然後點頭,轉身往後走,「是的,已經完成了,在這邊。」

 

他們走到藍血少女的房間後方,在滿滿的機械人肢體中,來到了一個上面蓋著一塊布的物體前。

Equius伸手拉開上面的布,呈現在他們面前的是另一台機械人,不過更加新型、更加精細,而且幾乎長得跟Aradia一模一樣。

 

「點子是Vriska給的。」在Aradia提出任何問題之前,Equius搶在前面先說了,「這是他對於謀殺了你的...歉意。」

「一個實際的身體...Aradia簡單的說,他打量了一下那台跟自己擁有相同臉孔的機械人,「看起來很精細。」

「是的,在每個小細節都相當完美。」Equius指著機械人胸前的標誌,雖然跟Aradia的牡羊記號相同,不過是藍色的,跟Equius的血色一樣,「由你可見,我用跟我一樣的藍血做為材料之一。」

「話說回來,為什麼他道歉的東西是妳在做?」Aradia的問題有點奇怪,不過確實直接切入了Equius的思想,那是她最不想要對方問的問題。

 

在剛聽到Vriska坦承自己把Aradia給殺了的時候,Equius是有點不高興,但是接下來蜘蛛少年跟她都有到達一個共識,就是血色。

藉由給予Aradia這個機械人,Equius終於能夠理所當然的將Aradia升格為跟自己相同等級的藍血族,即使名義上還是有所不一樣,但是實際上確實能夠改變。

只要Aradia跟自己一樣都是藍血族,Equius便能夠坦然的讓自己跟對方接觸,甚至能夠到達自己的期望,也就是跟這位少年在一起。

先撇開其他因素不講,就單單這個原因,她同意了Vriska的要求。

 

到頭來,這一切都只是為了她個人的利益,Equius自己也知道。

 

「我只是習慣替他收爛攤子而已。」藍血少女避開真正原因的回答,不過那句也是事實,隨後她試著轉移話題,「你不試試看嗎?」

紅血少年聳了聳肩,然後往機械人的方向飛過去,靈魂整個鑽入那鋼鐵外皮裡,一道閃光隨之散發,幾秒之後Equius看見那個機械人自己動了起來。

「感覺...Aradia的聲音從機械人裡傳出,少年轉了轉自己的手臂,「很不一樣...

「稍微動一動,看看有甚麼不太能夠轉動的地方,然後告訴我。」Equius表面上一副理所當然的說著,其實她現在腦中正猶豫著。

 

她沒有講,但是她確實做了,她在那具機械人的體內放個一個晶片,一個能夠讓對方愛上她的晶片。

又是一個為了自我利益的舉動,她並不覺得用這個手段是作弊,畢竟Alternia的世界本來就是弱肉強食,想要的東西就得盡全力去爭取,但是她不禁懷疑自己是否侮辱了身為藍血的榮耀。

看著那個機械人不斷的轉動身體、測試著全身上下的每一個關節跟機能,她開始想像對方發現那個晶片的瞬間。

 

不管對方願不願意,Aradia終究會愛上她,因為晶片的功能是絕對的,但是──

 

機械人的動作突然停下來了,橘紅色的雙眼緩緩瞪大,Aradia開始感覺到自己胸前的左側傳來一股奇怪的感覺,彷彿所有的精神上的感官都攪拌在一起,甜蜜卻又噁心,讓他想要狠狠的抱住某個人親吻,然後大吐一番。

 

Aradia要做出任何反應之前,一隻手快速的伸過來將他拉過去,轉眼之間,紅血少年能夠看到的只有Equius用手狠狠的打進他的左胸腔,機械體內的藍色血液噴了出來,灑在他們兩人身上。

「對不起、對不起...」藍血少女皺著眉頭道歉,她的手指在那滿滿的藍色液體跟毀損的金屬之間摸索,最後從裡面拿出了一個晶片,在那一瞬間,Aradia剛剛擁有的噁心感覺突然消失了。

 

Equius退開之後,機械人緩緩的站好,一手撫著胸腔的部分,用疑惑的眼神看著藍血少女,「Equius...?」

少女摘下了自己的墨鏡,她看了看手中的晶片,最後抿著嘴搖頭,一手將那個晶片給捏破,「真的很對不起,Aradia...

 

 

幾分鐘之後,他們倆人都坐了下來,Equius綁起馬尾,手中拿著工具替Aradia修補那個胸腔上的破洞,地板已經清理乾淨了,原本不斷噴出藍色液體的部分也停止了。

 

「剛剛那個,究竟是...?」還是忍不住問了,雖然心裡似乎有個底,但是Aradia不想直接下定論。

藍血少女頓了一下,然後繼續手中的動作,「...一個會讓你對我有感情的晶片。」

 

回答就跟少年想的一樣,所以他並沒有很驚訝,讓他比較驚奇的是Equius想要讓他愛上她的念頭、她後來把晶片拿出來的舉動,以及現在的坦白。

 

「為什麼?」他現在有很多問題,但是不打算一個一個問,於是便乾脆的如此問。

「你自己應該也知道了,我對你...Equius停了下來,她將手中的螺絲起子握緊,幾乎要把那個金屬手把給捏成變形,不過她隨後又放開,拿起一旁的螺絲釘,「...不,還是請你無視吧,那只是我一個無聊的實驗罷了,沒甚麼...

 

她把螺絲釘放好位子,在準備要轉入的時候,Aradia的機械少被抓住了她的手,Equius抬起頭來,對上了那雙橘紅色雙眼。

「告訴我。」Aradia的表情看起來是如此的強勢,Equius覺得自己又快要出汗了。

 

少女摘下墨鏡,拿起一條毛巾擦拭了自己的臉,深呼吸之後開始說話,「我...喜歡你。」

 

說出來了,她一直隱藏在心裡的話。

 

「我喜歡你的開朗奔放,還有你的熱情親切,總是像太陽般的耀眼,讓人很想跟你共同分享那份溫暖...Equius自嘲般的勾起笑容,她撫過自己的額頭,「讓你見笑了...

 

少年微微的低下頭,他並沒有很驚訝,雖然不是自誇,但是以前Sollux也曾經那樣說過。

如果是以前的他,排除一些尷尬,他也許還會覺得很榮幸,能夠被自認最有才的兩位女性所喜歡,但是現在的他只有一片惋惜,因為自己已經不再像以前了。

 

「我改變了。」他淡淡的說。

「是的,你確實改變了。」Equius深呼吸了一下,「我有察覺到。」

「所以妳才會把那個晶片給拿出來嗎?」Aradia垂下眼簾,「因為我已經不是妳以往所愛慕的傢伙了?」

「不是。」

 

藍血少女的回答意外的爽快直接,幾乎讓機械少年有些驚訝,他抬頭看著Equius那張認真的表情。

「只是,在那個時候,我突然察覺,即使你最終會因為晶片的關係而喜歡上我...」她說著,一手在胸前握拳,「如果你不是真心的喜歡我,那麼就一點意義也沒有了...

 

即使在情場上沒有規則,Equius依然不允許自己用這種手段來達成目的,要就光明正大的爭取,這是她給予自己的條件,也是她的自尊。

 

橘紅色的雙眼微微睜大,「妳不在乎我改變嗎?」

這回Equius看著他猶豫了一下,最後她搖了搖頭,拿起工具繼續自己的工作,「確實會有點不適應,但是我個人覺得,你依然是你,所以沒有差別。」

機械人聽聞之後他將頭轉正,緩緩的低下來,放任Equius繼續處理他的破損處。

 

...Sollux也那麼說過。」就在Equius快要完成修補時候,Aradia突然開口,吸引了少女的注意力。

「她只說我變了,沒有下文,也沒有表示甚麼,就跟平常一樣。」少年說著,他的聲音中彷彿帶著回音,一種空虛的感覺,「就我對她的認知,我想她應該是不會介意我這個樣子的,只是,我不敢肯定...她是不是還喜歡我...

「所以,最後我選擇離開了...

 

Equius停下手中的動作,她靜靜的看著少年,然後閉上雙眼思考,兩人之間陷入沉默,直到Equius的聲音響起。

 

「這...並不像是我認識的Aradia Megido。」少女用扳手轉緊Aradia胸腔裡的每一個角落,確認它們不會脫落。

「甚麼意思?」Aradia開口的同時,Equius拿起鐵板和銲槍的聲音隨之響起,等她戴上防護面具之後,少年的聲音完全被她將鐵板銲上的聲音給掩蓋住。

 

火花不斷的在自己胸前綻放,Aradia感覺自己彷彿是在近距離之下看花火,不過當Equius手中那把銲槍上的火消失之後,剩下的只是一道細煙。

少女將面具拿下來,嘴巴輕吹他胸口冒出來的煙,確認一切都完善之後,她將手中的所有工具都放下,「完成了。」

 

少年從椅子上站起來,稍微動了動關節,少了一些很不必要的東西之後身體似乎感覺更輕鬆了,他想說謝謝,可是剛才Equius說的話讓他更在意,「...妳剛剛提到,『妳所認識的Aradia Megido』?」

「是的。」Equius閉上眼,將雙手放在自己胸前,「他是個很重視情誼的Troll,不會隨便把夥伴丟下,更別說是自己所重視的對像。」

「那樣的Aradia,是妳所愛慕的對像嗎?」

 

少女深呼吸一下,然後回答,「無論是過去的你,還是現在的你,都是我所愛慕的對像,因為我知道的Aradia只有一個...但是,如果可以的話,我同時希望你能夠持續保持過去的樣子。」

 

她說著,從位子上起來,走到窗邊打開窗戶,外面的風吹了進來,讓她的長髮在空中飄逸。

「這是我一個自私的心願...我希望,你能夠回去,彌補過自己原本所沒有做到的事情...」她轉過身來看著少年,臉上帶著苦笑,「保持著你一直在我心中的美好形象...並且讓我繼續的愛慕你。」

 

Aradia閉上雙眼思考了一下,他懂了,Equius所要表達的意思,以及他應該去做的事情。

 

他往Equius的方向走過去,然後用念力讓自己飄出那個窗戶外,在空中轉過身看著少女,「謝謝妳。」

「我才要謝謝你。」Equius對他點點頭,然後看著少年離開自己的視線。

 

關上窗戶之後,她回到了自己的座位,繼續著Aradia出現之前的工作,嘴角不禁勾起了一個笑容,原本沉重的心情此時輕鬆了起來。

 

是的,她失戀了,但是同時她也仍然持續的在暗戀中,她並不在乎自己將喜歡的對像推給了自己的情敵,至少她保持了自己的榮耀跟心中那一小片天地。

 

這樣就夠了,對Equius來說,這樣就很讓她滿足了。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