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包菸、一杯黑咖啡、跟當天的報紙,這些是能令Diamonds Droog放鬆的物品,讓他稍微遠離一下平日的風波。

 

高挑的男子手中拿著報紙坐下來,將嘴裡的煙掛在菸灰缸邊緣,喝了一口跟自身髮色一樣墨黑的熱咖啡。

苦澀濃厚的味道充斥著他的整個口腔,換做是Clubs Deuce的話一定會當場噴出來,這是大人才能理解的味道。

 

他放下咖啡杯,再次拿起那根菸放進嘴裡,然後將報紙拿起來。

 

咚!

 

不知道是哪來的聲音,不管他。

 

咚!咚!咚!

 

一次的話也就算了,連續三次就有點煩,而且聲音還沒有停下來,他依然能夠聽到房子某處有咚咚咚的聲音,只是每個聲音的間格拉開了一點。

 

男人放下手中的報紙,看了看四周,Hearts Boxcars坐在客廳的電視前面很認真的看他的狗血愛情電影,Clubs Deuce坐在他的旁邊,似乎是有看沒有懂的樣子。

三個人都很有共識的知道這一定是他們的老大在不高興的聲音,他們都習慣了,大個子跟小不點都不在乎這一點聲響,身為所有人當中最理性、最無情、最冷靜的男人,Diamonds Droog應該也是不會去在乎那種東西,回去看他的報紙才對。

 

如果你這麼想,那你就太不了解這個男人了。

 

四個人當中,這位出了名最沒有耐性的男人翻了個白眼,很不耐煩的把報紙給扔下,很順手的抓起了自己隨身攜帶的那包菸放進西裝外套的口袋裡,然後往樓梯的方向過去。

他不在乎Spades Slick是不是他的老大,如果那傢伙不自己安靜一點,他就讓他安靜。

 

咚!咚!咚!咚!咚!咚!

 

走上樓梯的時候他才發現這不太像是任何他熟悉的敲打撞擊聲,不禁有點好奇那個暴躁的老大究竟在做甚麼,值得慶幸的是他沒有關上房門,至少他不用再像上次那樣一腳把門給踢開。

 

根本就還沒靠近他的房間,Diamonds Droog就能聽到自家老大在咒罵的聲音,不外乎就是在講Snowman的事情,還會有誰能讓這傢伙如此暴躁的?

 

連敲門都沒有,男人直接推開房門,首先看到的是Spades Slick從桶子裡拿出小刀的動作,順著那傢伙的方向看去,Diamonds Droog看到牆壁上插著好幾把小刀,而且還很有規律的一個個排列,就那個外型來看的話,好像是要排成黑桃的形狀。

 

「該死的...噁!」黑幫的老大用力的將小刀往牆上刺下去,發出沉重的聲響,正是Diamonds Droog在樓下聽到的聲音。

Slick。」男人靠在門邊,雙手盤胸看著老大,淡淡的說。

Spades Slick無視他的叫喚,回到桶子那邊又拿起幾把小刀,然後回到牆邊。

 

咚!咚!咚!幾句兒童不宜的咒罵,然後又來,咚!咚!咚!

 

Diamonds Droog再次翻了個白眼,他走到自家老大的面前,擋住了他的去路,「Slick。」

「幹嘛!」

「你吵死了。」

「要你管!」

 

Spades Slick繞過他的身子想要去拿那桶子裡的刀,他本來以為Diamonds Droog會再次擋住他的路,或者是把那桶子給一腳踢飛,不過他都沒有如此行動,男人有些納悶往桶子裡看,才發現刀子都被自己用完了。

 

他媽的!刀子沒了!他的氣還沒消,黑桃的圖案也還沒排完,這是要逼他把牆上的刀子都拔下來再重插一次嘛?!他還記得一個禮拜前自己的刀子應該不只這些才對,早知道就省點用了。

 

他轉過身準備要回到牆那邊把刀子全部拔下來的時候,出現在眼前的是個白色圓柱物體,Diamonds Droog從他手中的菸包裡抽出一根給香菸他,這是他的邀請跟安撫,要老大安靜下來。

Spades Slick撇了撇嘴,不過他還是拿起了那根菸,將棕色的那頭塞進嘴裡,然後再次伸手,「火呢?」

 

高挑的男人摸了摸自己的口袋,他才想起來自己把打火機留在樓下的桌上了,當然他也不可能會下去拿打火機然後又再上來就為了給Spades Slick點火。

也罷,誰說只有打火機可以點火的?

 

無預警的,他勾起Spades Slick的下顎往上抬,同時自己低下頭,用嘴裡那根正在燃燒的菸頭頂住對方嘴裡那根全新的香菸,這個舉動讓Spades整個人呆愣住。

 

他還特地吹了一下,讓煙火更加旺盛一點,過沒幾秒,看見對方嘴裡的香菸被點著了,Diamonds 才放手退後,才在納悶Spades怎麼都沒有動靜,便發現紅通通的東西不只是香菸的頭,還有Spades的臉。

「幹嘛?才這樣就害羞,你是處男喔?」

「幹你媽的給老子去死啦你!!!」

 

聽見樓上傳來打鬥的聲音,樓下的Clubs Deuce這才想到,Diamonds Droog似乎從來沒有把黑咖啡喝完過。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