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名字是Dirk Strider

 

 

Dirk,來。」

你沒有多說甚麼,只是接下眼前那男人遞過來的黑布,快速的摘下你的墨鏡,然後用那塊布蒙住自己的雙眼。

你雖然視線全黑,但是你依然知道你目前人在一個空曠的攝影棚裡,周圍站著幾個身材比你雄壯的高大男人、幾個工作人員跟攝影師,以及大約五、六台攝影機。

 

還有,現在的你全身光裸。

 

「好,開拍。」

導演的話一落下,你馬上感覺到幾隻手把你給拉過去,不外乎就是先前站在你身邊的那幾個猛男,不過他們也只有外表上看起來比你粗壯罷了,真要比的話你當然是比他們還要強壯許多的,他們其實根本就拉不動你,不過這回你是刻意讓他們拉走的,因為這是劇情的一部分。

 

你是個G片的演員,總是扮演著被一群壯丁輪姦調教的角色。

 

蒙眼的效果其實就跟馬賽克一樣,畢竟你現在是未成年,他們不方便把你的真面目給公開出來,所以你每次拍攝的時候其實甚麼都看不到,不過這樣也好,感覺比較刺激。

 

你被粗暴的壓躺在一張床墊上,手腳很快的被固定住,身體呈現大字型,在感覺到有人在搓揉你的下體之後,馬上有一堆手伸上來撫摸你的全身,你沒有去數有多少人正在觸摸你,因為你不在乎,只需要注意他們正在觸碰你全身的敏感點就好了。

你的分身根本就還沒立起來,就有一隻手直接伸到後方,在你的後穴表面上推擠。

 

前戲?根本就沒有前戲,你只是個準備被輪暴的玩物,他們沒有必要替一個玩具做任何前戲。

這也是這位導演在拍戲上的特色,沒有剪接、沒有中途停下,一路都是真槍實彈的做到底。

 

「唔...」那根手指頭已經進入你的體內了,你之所以不會感到特別疼痛,是因為你早就已經習慣後面被突然插入的感覺了,粗糙的手指在裡頭扭轉玩弄反而讓你感覺很棒。

 

一根、兩根、三根...手指增加的速度比你想像中的還要快,對方用指尖撞擊你裡面的手臂力道像是在揍某個東西一樣,粗魯而且毫不猶豫,他沒有使用任何潤滑劑,他手上沾到的黏液是你自己身理反應所產生的液體,即使如此,你依然幾乎覺得後穴在冒火。

 

除了那個之外,你能感覺到那些撫摸你全身的手開始起了效用,他們抓著你的分身像是當作玩具一樣的緊握亂扭,雖然不會痛但是你並沒有很舒服,乳首被用力捏緊拉扯、大腿的內側跟臀部側邊不時被他們用手掌拍打,這些都是一開始會讓你不舒服的舉動,但是隨著時間過去,你開始喜歡上這種被性虐待的感覺了。

 

「啊、嗯啊...」你開始隨著本能的發出聲音了,雙手想要抓住甚麼似的,可是被其他人壓著你也動不了,這個時候你才想到你正在拍片,剛剛應該要多叫幾聲才是。

 

那隻玩弄你後穴的手抽出來,你頓時突然覺得有些空虛,在沒有動到大腿的程度之下輕微扭腰,讓後穴藉由臀部的擺動而稍微不會那麼空虛,不過似乎不是很有效。

至少在那之後沒多久你感覺到一個粗熱的東西頂在你的後穴上,你的雙腳也被放了開來,你能感覺到下半身被抬起、大腿被那位準備要上了你的人抓起來靠在肩頭上,對方再次的用分身摩擦一下你的臀部,然後對準、頂入。

 

「啊哈嗯──!」那種粗暴的頂入你愛死了,像是個無情的巨型機械一樣,更棒的是對方頂入之後沒有讓你有喘息的機會,他緊緊抓著你的大腿不斷的往裡面頂入,一次比一次還要深入、還要沉重,彷彿是在你體內堆積著甚麼的感覺。

「嗯啊...!哈、哈啊......!」不過這個傢伙的耐久力並沒有你想像中的好,他在你的體內抽插不到幾分鐘就開始做出最後的猛烈撞擊,然後射在你的體內,炙熱的精液灌入你的後庭,不過還沒有滿出來。

 

那個人抽出來了,他放下了你的雙腳,而你的雙手也被放了開來,不過你並沒有被解開束縛,因為他們隨後把你的身體給翻轉過來,動作之快加上蒙眼的關係讓你突然有點頭暈,不過至少你知道自己變成顏面朝下的趴在床墊上,而身後有個人正用他的肉棒在你的股溝上摩擦。

那個人也把他的分身給插了進來,原本在你體內的精液在被擠進的同時也在你們的摩擦之間形成一種潤滑,他很順利的在你體內抽插,雖然他的撞擊沒有比先前那位還要粗重,可是他的率動速度很快,要不是有些潤滑,你的後穴恐怕就要受傷了。

 

「啊、啊啊啊啊...!哈啊、哈...!唔...!」當你開始覺得舒服的時候,你的頭突然被人往旁邊扳過去,兩根手指伸入你的嘴裡,稍微玩弄一下你的舌頭,然後就勾在你的嘴邊,硬是將你的下顎壓至你嘴巴能張開最大的範圍。

 

不出所料的,你感覺到有人將他的分身塞入你的口中,充滿肉慾跟尿騷的味道很噁心,可是你卻不由自主的開始吸吮起那跟嘴裡的肉棒,舌頭很敬業的不斷按摩前端。

正在抽插你的人從後面抓住你的腰,把你整個人給拉了起來,你嘴裡的那根分身就這樣抽離了你的嘴,不過很快的又被塞入了另一根,硬是頂到了你的喉嚨,讓你差點吐了出來,不過你忍住,並且加以舔舐那根肉棒,在這同時你的雙手也被塞入兩根不同的分身逼迫你用手摩擦。

 

你幾乎能想像自己就像是G片裡那種一次服務多根肉棒的男優...喔等等,你就是G片裡服務多根肉棒的男優。

 

你嘴裡的那根分身還沒抽出來就釋放了,噁心的精腥味充滿了你的口腔,一部分灌入你的喉嚨直通你的胃,令一部分則是從你嘴角的縫隙裡滿了出來,沿著你的下顎流下,你有些呼吸困難,不過還不至於會讓你窒息。

這傢伙還沒有射完,在他從你嘴裡抽出來之後,你能聽到他還在摩擦自己的分身,然後又是一波溫熱的精液噴灑在你臉上。

在這同時,抽插著你後穴的那根肉棒也射了,加上先前在裡面的,精液從你的後庭裡滿了出來,沾滿在你的雙腿之間。

 

這一切還沒結束,在你有機會喘息之前,他們又把你的身體給彎到一個新姿勢,然後下一根肉棒捅了進來,開始在你的體內抽插。

時間過了多久、被上了幾次,你打從一開始就沒有在注意,上上下下恐怕有20多根肉棒在你的體內中出過,你喝下的精液量讓你連晚餐都不用吃了,不過你不在乎。

 

你不是真正的G片男優,你從來沒有拿到拍戲的工資過,你願意做這種白工只是單純因為你喜歡被幹的感覺,你就是這個樣子的slut

幾個月前、甚至是半年前的你,也許會坦蕩蕩的這麼說,但是現在你不知道了。

 

你知道自己依然很喜歡做愛的感覺,但是當你的腦海中開始浮現某個綠色的身影時,你突然覺得...很噁心。

 

對,你覺得很噁心。

 

不是因為你被一群壯丁給輪姦過,而是因為你自願讓他們跟自己發生關係。

 

這樣喜愛肉慾的自己好噁心。

這樣在一群陌生人身下淫叫的自己好沒格調。

這樣的你,配不上那個人。

 

「卡。」就在你覺得快要失神、快要吐的時候,導演的聲音響起,在整個空間裡出現了回音,你身邊的那些男優也立即把動作停止,所有抓住你的手都放了開來,讓你整個人躺在床墊上。

「哈...哈啊...」你不斷的喘氣,等到有些體力的時候,你才伸手將臉上的黑布給扯了下來,不過你沒有馬上睜開雙眼,因為你光是閉著眼睛就能隔著眼皮感受到天花板燈光有多刺眼。

 

你聽到一個腳步聲靠近,然後你感覺到有人拿一塊毛巾蓋在你身上,你身手在空中亂晃摸索,最後抓到了一個尖銳的塑膠物體,你知道那是你心愛的墨鏡。

你戴上墨鏡之後才撐起上半身睜開雙眼,你的身體簡直慘不忍睹,白色的液體像河流一樣的從你的後穴流出並且佈滿整個床墊,你全身上下也都沾滿了黏稠的精液,如果你現在手中有個鏡子,你的臉上八成也都被灑滿了白色液體。

 

周圍的工作人員都在收拾東西,那些男優似乎也早就穿好衣服走人了,導演則是那位替你蓋上毛巾、拿墨鏡給你、目前就站在你身旁的男人。

「你全程都沒有射過呢。」聽到導演如此淡淡的說,你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跨下,自己的分身還是有點微微的立挺,就跟你一開始的時候差不多。

「我想是吧。」你根本就連自己有沒有射都忘了,大略的用毛巾把身上的精液給擦拭掉。

 

導演站在一旁看你清理一陣子,最後在你旁邊蹲了下來,「聽好,Dirk,這是我們最後一次找你拍片了。」

你的手部動作沒有停下來,其實你並不是很驚訝,畢竟像你這種15歲的青少年拍G片,遲早會給他們引來一些麻煩。

「怎麼?我不射你就不要啦?」你略些諷刺的說著,不過你是在開玩笑,你根本就不在乎他們要不要你繼續拍片,你依然可以找到其他人跟你發生關係。

「當初我同意讓你拍,是因為你說你喜歡...」導演說著,他停頓了一下,然後繼續,「可是就我剛剛看你的狀況,你似乎不在像以前一樣喜歡這樣做愛了。」

「甚麼意思?」

「根據我的經驗,我從你的表現判斷,我認為你是...」導演推了一下他的眼鏡,帶著神秘的表情看著你,「戀愛了。」

 

你停下手中的動作,轉頭看著導演的臉,他看起來不像是在跟你開玩笑,也不至於很不高興的樣子,反之是有點對你同情的樣子。

 

「我認識許多那樣的人,Dirk,在做了一些事情之後,因為感情而開始對自己感到罪惡,深怕會被對方拒絕而遲遲無法坦白,卻又因為自己的罪惡感而遲遲無法接近對方。」導演站了起來,雙手插腰,「我不希望你成為那樣的人。」

 

你看著那個男人,沒有多說甚麼。

 

你也不希望自己變成那種人,真的。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