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家孩子最近不知道為什麼好像很容易分心,雖然不是很大的差距,但是成績確實有往下滑的跡象...

『啊啊,高中生是嘛?沒問題!我來幫他補習吧!』

『哇!真的嘛?太謝謝你了!伊達同學!』

 

因為那短暫的對話跟自己那張自傲的大嘴,就讀大學二年級的伊達政宗還得在難得的周末特地抽空跑來不熟悉的住宅區,就為了替一個聽說成績有一點點下滑的高中生補習。

從看到那個他即將要指導的高中生開始,他內心的某處就開始有點後悔了。

 

明明是漂亮的銀白色頭髮,卻是梳成某種很奇怪的鳥頭,長長的髮絲從腦後一路來到額前,剛好擋在雙眼之間,而且他的眼神也很不友善,好像看到甚麼都跟他有仇一樣,剛見面的時候也不會打招呼,好像伊達是不請自來似的。

那個孩子的名字是石田三成,就讀關原私立高中,雖然眼神活像個流氓,但是據說是個優等生。

 

「所以,你是哪裡不懂啊?」來到了三成的房間裡,伊達看到他滿桌滿櫃的參考書跟筆記,才發現優等生的名號原來不是虛有其名。

銀髮少年根本不理會他,一句話也不說的自己坐下來做習題,完全把這個家教當作房間裡的空氣,其實伊達也不是很在意石田的態度,他並不是第一次給這種小屁還當家教。

他用自己唯一一隻眼睛從後面觀看石田作答的狀況,不看還好,一看整個人就僵住了。

 

甚麼鬼啊!就算石田就讀的是等級較高的私立高中吧,別說高中了,他伊達政宗現在人在大學也沒有學到那麼難的東西呢!

明明是來當家教,卻連學生的題目都不會寫,伊達真慶幸石田不願意理會他或者是問他問題,因為他根本就答不出來!

 

他在這麼想的時候,同時也發覺石田怎麼好像盯著那個題目許久,看起來像是寫到一半卡住的樣子。

只見那對不和善的雙眼越瞇越細,最後根本就把那本模擬考題給抓起來猛晃,「可惡啊啊啊啊啊你這該死的題目!!」

伊達承認他被石田的動作給嚇到了,本來還以為這傢伙是個喜歡裝酷的小孩,沒想到爆發起來動作也很大,話說他對題目生氣的模樣真是看起來好蠢,棕髮青年站在一旁卻笑不出來,反而心想要不要就這樣裝成空氣偷偷溜出那個房間算了。

「你!」又來了,石田好像能夠看穿他一樣,就在伊達想要拿起背包走人的時候突然轉過頭瞪他,「教我這題!」

 

教就教嘛幹嘛一副大少爺的樣子...

 

伊達默默的放下書包,很沒有自信的接過了石田手中的習題本,他前後讀了那個題目跟石田寫的答案幾次,突然發覺到一個很奇怪的地方,「你...這不就寫對了嗎?」

他把習題本放到書桌上,指著石田寫出來的地方,就跟習題本印在角落的答案小字完全符合,「你看。」

銀髮少年愣了愣,他自己也確認幾次之後,臉變得比較沒有那麼臭,不過也沒有好看到哪去,只是自顧自的拿起筆繼續寫題目。

 

看著他的表現,伊達發覺石田會成績往下滑,似乎不是因為書讀得不夠,於是開始思考各種可能性,不過畢竟他是第一次認識這個少年,與其亂猜一通,不如直接問吧,雖然對方不一定會回答。

 

不過在他開口詢問之前,石田的自言自語似乎就已經透露出答案了。

「可惡的家康、討厭的家康...自己為考上第一名就了不起嘛...我本來也是第一名啊...牽絆甚麼的真是笑死人了...可惡、可惡...

伊達冒起了冷汗,不是因為石田的咒罵跟氣勢嚇到他,而是他發現這個高中生根本就是腦袋有病。

 

不過那種跟別人的競爭想法他也不是不懂,只是石田有點反應過度罷了。

「喂喂喂,別人考得怎樣有很重要嘛?」伊達說著,不知道哪來的膽,他就這樣伸手蓋住石田的頭,「你自己有努力就好了啊!」

看見石田頓了頓,伊達趕緊把手收回來,只見少年回頭看了他一眼,然後轉回去。

......干你屁事。」

 

不可愛!這臭小子一點也不可愛!嗄啊啊啊啊啊啊可惡真想打他!!!

 

『三成那孩子看起來心情很好的樣子,寫題目的時候也順利許多了,真是謝謝你啊!』

『咦?真的嘛?呃...我是說,沒有問題的啦!』

『以後他就交給你囉!伊達同學。』

『耶?!我、我......好吧...

 

伊達政宗覺得自己又幹了蠢事。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