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腳踏車!是哪個死白目居然撞爛了我的腳踏車?!

 

Ben小心翼翼的把地上的廢鐵扶起來,正當他想著該如何回家跟爸媽交代的時候,他才注意到前方3步路的距離有一台很眼熟的車,而且是眼熟到不行的眼熟!

綠色底、黑色線的西瓜漆,Ben一時之間還以為是自己看錯了,在腦袋中充滿著許多問題時,他的第一個反應是看車牌。

 

嗯,是他的車沒錯

 

Kevin!!!」Ben反射性的大喊那車主的名字。

果然不出所料,有個一臉欠揍的傢伙從裡面出來,而且還一副理直氣壯的看著Ben,「嘖嘖,怎麼會有笨蛋把腳踏車停在這裡啊?」

「我還沒問你怎麼把車開進這裡來勒!」Ben手中抓著腳踏車的安全帽,生氣的對Kevin大吼,「我居然把我的腳踏車也壓爛了!我今天怎麼回家啊?我明天怎麼上學啊?我今晚怎麼爸媽解釋啊?!」

Kevin把地上的腳踏車拉起來看了看,「哼,才這點小破損,我一下子就可以修得跟新的一樣。」說著他便打開後車廂,並把腳踏車的殘骸整個丟進去,「明天早上修好就還你,這樣總行吧?」

「要在我上學之前就拿來喔話說回來,你來我學校幹嘛?」

「我剛剛得到一個消息。」KevinBen手中拿起安全帽,跟腳踏車一樣丟進後車廂裡,「Albedo逃獄,跑到地球來了。」

「什麼?!」Ben瞪大眼睛,究竟是哪間監獄的保全系統那麼爛,連Albedo那傢伙都逃得出來?!

「我想他可能是來找你報復的,所以就先來這邊看,不過我看被害者只有你的腳踏車而已。」

「兇手就是你啦!==

 

Kevin坐進駕駛坐,「我剛剛還有到Mr. Smooth跟一些有賣Chili Fries的店確認過,他也沒到那裡去,你覺得Albedo有可能去哪裡找你了嗎?」

「嗯如果要找我的話,除了學校跟Mr. Smooth之外,大概就是Ben一邊思考一邊坐進副駕駛座裡,接著露出震驚的表情,「我家?!」

「他知道你住哪喔?」

「誰知道?反正你先載我回家啦。」

 

Kevin的車在路上行駛,一旁的Ben繼續思考Albedo的行蹤以及他的目的,不過跟那個比起來,他比較擔心家裡的狀況,如果Albedo真的到他家的話會怎樣?

 

家裡只有媽媽在而已,Albedo該不會會拿媽媽當人質叫我把Omntrix交出來吧?雖然這種做法很沒品但是他應該做得出來

 

講到媽媽,Ben突然想到今天早上被Sandra發現說謊的事情,於是就不爽的看向Kevin,「話說回來,都是你啦!」

「啊?什麼啊?」這猴子是怎樣啊?剛剛還很安靜的,結果突然轉過來罵人,Albedo跑來地球又不是他害的。

「跟我媽講我說謊時左眼皮會跳幹嘛?!害我今天早上慘死了!」

「喔,原來你是說那個啊嘿,別說我啊,沒寫數學功課是你自己的錯。」

你怎麼知道這件事?」

「你媽告訴我的。」

「你沒事跟我媽這麼熟幹嘛?!」

 

BenKevin在車上一句來一句去的,當他們到達Ben家門口的時候,屋子裡面突然傳出Sandra的叫聲,而且是持續又大聲,於是他們兩個趕緊下車。

 

在進去屋內之前Ben懷疑Sandra的聲音怎麼聽起來怪怪的,雖然他聽不清楚Sandra是在叫什麼,不過與其說是驚慌的慘叫,那個夾帶著怒氣的口吻,怎麼聽起來好像在罵人?

 

「發生了什麼事?!?」BenKevin衝進屋內,看到眼前的景象,兩人都呆了。

 

在客廳首先看到的是大家都認識的Sandra媽媽,站在Sandra一旁的年輕人有著跟Ben一模一樣的長相,卻是一頭雪白的頭髮與血紅的眼眸,身上穿的服裝更是與Ben的衣服呈現相反色,那位就是從監獄逃走的Albedo

 

他們看起來都很正常,唯一比較奇特的是,Sandra正在捏著Albedo的臉頰

 

Ben,你說謊、不做作業我都還沒關係,但是我真不敢相信你居然敢去染頭髮!而且還是這種全白的!難道你覺得這樣很帥氣嘛?!還有你的眼睛是怎麼一回事?沒事戴什麼有色隱形眼鏡嘛!難道我生給你的顏色你都不滿意嗎?!」Sandra從來不打小孩,但是以前Ben不乖的時候,她都會這樣捏Ben的臉頰。

現在Ben已經長大了,Sandra也把他當做一個理性的年輕人看,因此不再做這種教訓小朋友的行為,誰知道她今天又把這招給端出了來。

 

Sandra擰著臉頰的Albedo倒是顯得既痛苦又不耐煩,可是卻又推不開眼前的女人,「放開我!妳這粗魯的人類雌性!我不是Ben Tennyson!」

Sandra聽到之後便捏得更用力,「你好大的膽子居然叫我『粗魯的人類雌性』!而且還胡說八道一堆,我發誓如果我今天不好好教訓你這個不良青少年我就不叫Sandra Tennyson!」

 

他們兩人在客廳吵著完全沒有注意到一旁的KevinBen

Kevin是整個很沒良心的乾脆坐到沙發上看他們兩個大吵大鬧,一臉幸災樂禍的,完全沒有要插手的意思。

Ben則是看不下去,小心翼翼的走到Sandra旁邊拍拍她的肩膀,「媽,我在這裡啦

「請等一下我正在教訓我家小孩嗯?Ben?那麼你也是…Ben?有兩個Ben?!」Sandra站在BenAlbedo之間,來回的看來看去,頭都暈了,只差沒有昏過去。

AlbedoSandra混亂的時候甩開她的手,一手撫著痛得要死的臉頰,另一隻手指著Ben本人,「我跟妳說了,我不是Ben Tennyson,他才是!」

Ben,這是怎麼一回事?」Sandra終於面對真正的Ben了,她疲勞又錯亂的樣子令人擔心。

「呃,這個嘛說來話長啦BenSandra拉到沙發上坐下。

Sandra這個時候才注意到坐在沙發上的Kevin,「嗯?你是那個Ben的朋友?你怎麼會在這裡?」

Kevin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反而從口袋中拿出一台小型PDA,開始對Sandra解釋Albedo的真實身分跟由來以及他長得跟Ben一模一樣的原因。

 

Ben將手放在Omntrix上,隨時準備戰鬥,「Albedo,你的目的是什麼?如果是針對我的話,就別傷害我媽!」

「到底是誰被傷害啊?!」Albedo火大的指著被捏得紅腫的臉頰。

「呃Ben無奈的放開手,決定轉移話題,「對了,你是來幹嘛啊?哪間監獄的保全這麼爛,居然讓你這麼輕鬆就逃出來的?」

「逃出來?你在說什麼?」Albedo從口袋裡拿出一個手掌型立體通訊器,「是Azmuth把我放到這裡的。」Albedo說著便啟動手中的通訊器。

 

「好久不見,Ben。」Azmuth的影像在光線中出現。

Azmuth!」Ben對影像說話,「Albedo說是你讓他來這裡?他沒有逃獄?」

「我們的警備森嚴,怎麼可能讓這小鬼輕易逃出去?」Azmuth指著Albedo,後者露出不滿的表情,似乎對於「小鬼」這個用詞很反感。

Ben無言的看向KevinKevin則是撇了撇嘴,「Hey,我又不是通訊器,不是每個情報都是千真萬確的好嗎?中間總是會有出差錯嘛!」

 

「那麼,Azmuth,你究竟是要做什麼?」

Azmuth再度指向Albedo,「我讓這孩子待在那個他厭惡的身體裡面當作是對他的懲罰,但是很麻煩的,他無法正常使用這個身體,因為他不了解人類的生活作息與生理機能,所以我把他送到地球來,讓他學習人類的文化,算是個機會教育。」

你該不會想讓他住我家吧?」

「是啊,放心吧,生活物資方面不用麻煩你,關於Albedo本人你也不用擔心,我拿走了他的Omntrix複製品,所以他已經沒有攻擊力了。」Azmuth摸了摸鬍鬚,看起來心情很好,「希望你能夠好好教導我兒好好教導Albedo啊,Ben Tennyson,就是這樣了,再見。」說完後Azmuth的影像便消失。

 

即使Albedo已經沒有攻擊的能力了,但是對於Azmuth莫名其妙就把這個敵人丟過來,還要自己教導他人類的生活方式,Ben就算沒有不爽,也沒有高興到哪去。

 

比起這個,Ben比較在意的是Azmuth剛剛的話中,那個似乎想刻意隱瞞的東西

Albedo,他剛剛是不是說你是他的?」

「閉嘴!Ben Tennyson,我跟他之間的事情與你無關!」Albedo態度惡劣的瞪向Ben,並將通訊器收起來,「都是你害的,我得待在這個骯髒的星球上,而且還是在這噁心的身體裡!」

Hey,我可沒叫你做出一個Omntrix的複製品,更沒有叫Azmuth用這個方式懲罰你,是你自己當初亂來才變成這樣的。」

 

Ben看了看Albedo,他全身上下有一些小小的傷痕,可是都沒有去處理,服裝儀容也沒有說很整潔,也許還需要洗個澡、刷個牙,然後嗯,得教他怎麼綁鞋帶呢

 

「等、等等,這個人要在這邊住下來?」Sandra在聽著Kevin的解釋同時也有在注意AzmuthBen的對話,「他是你的敵人吧?」

「放心啦,媽,他現在連妳也打不過Ben指著Albedo臉上紅腫的部分。

Sandra想了一下,最後搖了搖頭,「難道一定要我們家嗎?」

「你想把他丟到街上自己生活嘛?5年之後他大概會變成這副死德性喔,搞不好還會更糟糕。」Ben指向Kevin

也許是想報復Ben諷刺自己,這個時候Kevin提出一個讓Ben很想當場把他打死的建議,「如果妳擔心的話,就讓他跟Ben睡同一個房間、一起洗澡、一起吃飯、一起上學,讓Ben每一分鐘每一秒都監視著他,這樣他也沒機會做壞事。」

「這的確是一個方法Sandra手放下巴思考。

「媽妳不要聽他亂講啊!」千萬不要認真考慮那個方法!拜託!

「就這樣辦吧,我今天晚上會跟你爸講的。」Sandra下讓Ben絕望的決定,「你們自己看怎麼處理吧,千萬不要傷害到別人、引起不必要的風波,Ben你自己也要小心啊。」Sandra說完便離開客廳。

……Ben瞪向Kevin,對方則是裝做沒看見。

 

說那時也很巧,沒有關上的窗戶邊出現了一個熟悉的人影,「HeyBen!」

那個黑色刺刺頭、那個小小的單眼皮雙眼、那個黃色皮膚那個拿在手中的粉紅色中藥檸檬汁,「Jacob?!」

「你把手機忘在學校,我幫你拿過來了Jacob將綠色手機拿出來的時候,眼角的餘光瞄到Albedo,「WowBen,這是你的兄弟嗎?我怎麼從來沒見過他?」

「呃?!這他是

 

爲什麼這個時候來的不是漠不關心的Mark或是忘東忘西的Luke,卻是這個精明的要死而且好奇心超強烈的Jacob?!

 

「是啊,他的名字是Albedo,是Ben的兄弟,正確來說,是雙胞胎兄弟,你看他們的臉一模一樣。」KevinBenAlbedo拉近,讓Jacob更容易做比較,「不過Albedo從小身體不好,所以被安排在西部的鄉下長大,最近才回來的,所以如果你從來沒見過他的話是很正常的!」

Ben瞄了Kevin一眼,懷疑這傢伙是怎麼一下子就掰出這東西的,而且居然還一副理所當然的說著,好像事實就是這樣似的,真會騙人,不過幸好有Kevin在他們才能掰過去。

「喔喔!」Jacob看了看Albedo,「他是白子吧?」

「嗄?白子?」

「就是白化症啊!生物課上有說過喔,由於先天性的遺傳疾病,白化症的患者會缺乏一種有助酚性化合物氧化成黑色素的氧化酵素,所以無法製造出黑色素。」Jacob指著Albedo的頭髮跟眼睛,「因為沒有黑色素,所以頭髮是白色的、眼睛是紅色的,而且身體很不好,無法接受光線的刺激。」

「啊對對對,Albedo是白子沒錯!」Ben猛點頭,「我跟他是異卵雙胞胎!所以我們長得一樣但是他有白化症而我沒有!」

 

「果然如此!不過為什麼

「啊啊,時間不早囉!Jacob!」Ben趕緊在Jacob說出下一個問題之前就把他的話給打斷,「如果再不早點回去,你妹妹會擔心吧?」

「啊啊對齁!」Jacob又呈現笨蛋哥哥的模式了,「別擔心,哥哥很快就回家!等我喔可愛的Susie!」說完就跑走了。

 

幸好Jacob也有這麼笨的一面

 

「反正,以後有人問起的話就用剛剛那個方式回答吧。」Kevin拿出手機,「我打電話跟Gwen說,然後再看怎麼辦吧。」

 

接著Kevin便走到外頭打電話,客廳內只剩下BenAlbedo

 

Ben上下打量Albedo,對方沒有什麼反應,只差他看起來有點疲累不,Albedo的個性很硬,尤其是在自己這個敵人面前,所以即使他現在看起來還好,其實他應該已經非常虛脫了,只是他在硬撐而已。

也對,Albedo才剛出獄沒多久,從蓋文星到地球來,剛剛還被媽媽折騰,更別說在那之前這人類的身體對他來說是多麼的煎熬

 

「走吧。」Ben拉起Albedo的手臂。

Albedo厭惡的甩開Ben的手,「你想帶我去哪?」

「去洗澡刷牙。」Ben拍了拍Albedo身上的灰塵,「你看,你都沒有在做正常的清理,也難怪Azmuth會說你無法正常使用這個身體。」

Albedo遲疑了一下,「人類的清理方式?」

「放心啦,我會教你的。」Ben勾了勾手指,示意要Albedo跟他到浴室去,後者本來有點懷疑,但是最後還是跟著他走。

 

 

聽著Albedo在身後的腳步聲,Ben回想起從早到現在的過程,不禁在心中嘆氣。

 

今天累死了,從早上鬧到現在,等一下處理Albedo的整潔之後我還得寫功課、複習考試,等一下吃飯的時候我還要跟爸解釋情況,希望他不會freak out,不知道Gwen會有什麼反應?如果今天晚上有任務的話就更麻煩了明天呢?Kevin會及時把我的腳踏車弄好嘛?那Albedo呢?我應該帶他去學校嗎?Jacob那個大嘴巴一定會到處跟大家說我有個白子雙胞胎的事情,說到Jacob,下個禮拜好像有比賽

 

沒辦法,我就連身為普通人的高中生生活也是這麼繁忙,誰叫我是偉大的Ben Tennyson呢?(這根本無關吧?)

 

 

結束!

 

之後與Albedo的生活,因為是跟「Ben Tennyson的日常」完全不同的主題,所以會另外以新的連載文─「Life with Albedo」呈現如果我寫得出來的話()

如果有的話,日常篇的自創人物可能會再出現。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