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著Troll的醫學百科,Rose發現即使Troll有許多地方跟人類相似,卻又有很多地方完全不同。

「原來你們的角是有感覺的嗎?」Rose指著Troll角部的神經透視圖,從角的根部到中央有明顯的神經線路。

因為他們的角都看起來硬梆梆的,所以Rose沒有想到原來是有這麼多神經在裡面的。

「你可以這麼說,不過大部分我們是沒有甚麼感覺的。」Kanaya說著,他觸摸自己頭上的角,「因為我們的角外圍很堅硬,而且神經都是集中在根部的地方,除非說是根部的地方受傷,不然就算從中間斷掉也大概不會有甚麼感覺。」

 

「原來如此。」Rose看著圖中各種不同樣子的角,想了想,「比較大的角會比較堅硬嗎?」

「是的,像Tavros那種橘血族的角都特別大又堅硬,可能用綁了繩子幾頭牛下去拉也折不斷。」Kanaya回答,隨後停頓了一下,「妳這麼說,我突然想起來,如果是角比較短的Troll表面比較有可能會有神經線路,所以摸的時候會有感覺。」

「例如?」

Kanaya打開電腦,並且從裡面調出一個像是影片的檔案,「這是以前Sollux拍的。」

 

隨著影片開始進行,Rose看到畫面在晃動,前面有一隻細長的手伸直直的,看來拍攝的人是一隻手拿著攝影機。

進入一扇門,第一個看到的就是背對著門在看電腦的Karkat,他對著螢幕不知道在罵甚麼,只見攝影者那隻手敲敲的伸到Karkat的頭後,然後冷不防的往他其中一根短短的角摸下去。

 

『咿啊!』Karkat發出了一個高分貝的叫聲,那是Rose沒辦法想像他發出來的聲音。

『你在搞什麼啊?!』因為角被捏著的關係,Karkat沒辦法轉頭,鮮紅血少年只能往後伸手來揮掉Sollux,可是不料他的兩隻手馬上被一紅一藍的念力束縛,『喂!放開啦!』

KK你的角真敏感。』Sollux的聲音突然出現,他玩弄般的用手指環繞Karkat的短角根部,甚至用指甲輕摳頂端,讓對方露出難受的表情。

『咿...!唔...!住、住手啊你這傢伙...!啊...

Sollux沿著Karkat的角、撫過他的頭,然後手指輕騷他的脖子,坐在椅子上的少年閉上雙眼,似乎看起來很舒服卻又在抗拒似的,隨後Sollux將他的下巴往上勾,Karkat滿臉通紅的抬起頭來,視線剛好對上拍攝中的攝影機。

接下來的幾秒內,Rose錯愕的看著Karkat一腳把書桌給踢翻,大喊『你拍個屁啊!』之後兇狠的往Sollux撲過去,攝影機似乎也隨之被摔壞了。

 

「妳怎麼會有這個影片?」

Sollux給我的,當然。」

金髮少女決定無視Karkat那些反應的話題,把焦點放回生物學上面,「所以說如果角短的話就會很敏感?」

「是的。」

「還有甚麼特別要注意的地方嗎?我是指在跟你們做肢體接觸時...

 

綠血少女想了一下,一時之間沒辦法舉例太多,不過他到是想到一個算是頗有趣的事實,「妳知道海底居民吧?」

「像Feferi跟那個一直把魔法叫成科學的傢伙?」Rose知道Eridan的名字,只是她不想說,「他們有魚鰭,對吧?」

「我聽說如果觸摸他們魚鰭後面的部分,就會有跟角一樣的反應。」Kanaya說完後苦笑,「不過這只是傳聞,我沒有親自看過,他們大概也不太願意被人摸那個地方吧。」

「原來如此。」

 

在他們說話的同時,遠處在某個靠海的地方,一黃一紫的身影在爭鬧。

Sol你是心理變態啊?!想要就去摸Kar的!不要來碰我!」Eridan用雙手緊緊的蓋住自己的魚鰭,死都不讓黃血少年靠近。

「我只是想要驗證一下那個傳聞是不是真的罷了。」

「那你拿攝影機幹嘛?!」

...記錄用的。」

「不要!我就是不給你摸!」

「你不給我摸也無所謂啦。」Sollux說著,他推了一下眼鏡,「那我就去找Feferi,我相信她絕對不會介意的,如果你懂我的意思的話。」

 

聽到他這麼一講,Eridan的腦中開始閃過各種莫名其妙猥褻的畫面,想到Feferi純潔的魚鰭居然要被眼前這傢伙的髒手給汙染,他就一肚子火。

「不准你碰她!要摸就摸我的!」Eridan放開雙手,氣憤的往Sollux那邊過去,很準確的踏入了天才的陷阱。

看著Eridan像是認命般的閉上雙眼、等待被觸摸,Sollux嘴角悄悄的笑著,然後伸手輕觸那個魚鰭。

 

碰到的瞬間,那個魚鰭稍微動了動,只見Eridan的眉頭皺了一下,有點不適應的樣子。

Sollux接著用指腹,大辣辣的滑過了魚鰭後面的部分,如果用其他Troll或者是人類的生理來比喻,他現在摸的地方如同是耳朵後面。

「唔......」隨著Sollux的摩擦,Eridan的臉漸漸泛紫,即使他咬著牙,還是能隱隱約約聽到他不禁傳出來的嬌喘,身體更是微微的在發抖。

顯然的,Eridan反應沒有比Karkat還激烈,可是他依然激起了Sollux的玩心。

 

黃血少年將手放下,他自己把頭靠過去,然後對著Eridan的魚鰭吐出舌頭,用舌尖輕舔那個部位。

「咿啊!!...噗喔!」濕潤又溫熱的觸感從自己最敏感的地方傳來,Eridan整個人嚇得把Sollux推開,結果反而整個人往反方向倒,一頭撞上旁邊的岩石,當場昏過去。

「嘖嘖,這個笨蛋反應這麼大做甚麼,虧我才要開始玩的説...

 

Sollux一臉無趣的將攝影機關掉,他把Eridan從地上拉起來,確定這傢伙沒有撞到頭受傷之後才把他放躺歇息,自己很乾脆的回家去了。

他玩弄著手中的錄影機,畫面中Eridan嬌喘的模樣還是比不上當場看得好,不過已經足夠了,「得到一筆好資料呢,哼哼...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