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帝凱!你怎麼沒去工作?!」班森一腳踢開摩帝凱跟瑞比的房間門,對著裡面大吼。

班森看了看房內,那個每次都惹麻煩的瑞比不在,倒是那顆藍色的頭還在床上。

「呃啊...班森...」摩帝凱躺在床上,無力的唸著。

「你這懶鬼怎麼還在睡覺?!」班森氣憤的走過去,突然發現有一點不對進,「嗯?你怎麼了?」

「感冒...」摩帝凱的臉色紅通,全身冒汗,三不五時吸一下鼻涕,「我想我今天沒辦法工作...

 

「少來這套,別以為這樣我就會讓你請假...嗄啊啊啊啊啊燙死啦!!」班森嘴巴上不信摩帝凱的話,但是依然伸手下去摸他的額頭來確認,碰到摩帝凱的那一瞬間,他的手指彷彿摸到一塊熱鐵板。

「你這傢伙真的感冒了喔?!」班森抓著被燙到的手甩啊甩。

「抱歉,班森...

「沒辦法,只好讓你請假了,但是我不付你工錢喔!」班森雙手插腰說完,然後拿起手上的板子,寫一些字,「瑞比那傢伙去家族聚會所以也不在,嗯...看來今天似乎會是安穩的一天。」

「謝了...

「乖乖休息吧,趕快好起來。」班森說完便離開房間。

......

 

滴答、滴答...

 

整個房間裡只有時鐘的聲音,平時有瑞比在一旁吵得要命,連睡覺也打呼超大聲,摩帝凱很少會遇到這麼安靜的情況。

摩帝凱沒有跟班森說,害他感冒的就是瑞比,那傢伙昨晚在外頭用冷水潑他,害他全身濕答答的還吹風,當然馬上就感冒了。

笨蛋瑞比,那傢伙要參加家族聚會所以也不在,把生病的摩帝凱給丟下。

 

...至少那傢伙這回不會因為要看到唐而鬧脾氣不肯去,他已經跟唐和好了...

...如果他知道摩帝凱感冒的話,應該會過來探望自己最愛的藍鳥吧?

但是摩帝凱叫瑞比不要跟唐說他感冒的事情,他不想讓唐擔心。

 

...頭好暈...

摩帝凱的眼皮很重,他很累、很想睡,可是閉上雙眼之後就是睡不著,為甚麼呢?是因為身體太熱讓他睡不下去嘛?還是因為房間太安靜了讓他不習慣?應該不是咖啡的關係吧?

 

其實剛剛摩帝凱還睡得很好,可是班森進來把他吵醒,害他現在睡不著。

班森關上門的前一刻,摩帝凱還想叫住他、拜託他待一下,可是班森很忙,摩帝凱不想擔誤他的時間。

藍鳥閉上雙眼,想起自己上一次感冒的情況,好像是高中的時候吧?他還記得當時瑞比過來探望、說要照顧他,結果自己在旁邊打電動打到睡著。

當時的摩帝凱並不介意瑞比在旁邊自己玩樂,只要瑞比在身邊,他就很開心了。

 

在那一瞬間,摩帝凱突然覺得很想哭。

誰都好,他希望有個人進來這個房間,讓他知道自己不是這世上的最後一個人。

 

摩帝凱不知不覺得睡著了,當他在次醒來的時候,他感覺到有冰涼的東西在摩擦自己的臉。

「呃啊...?」

「哈啊~你醒啦~」一個響亮又熟悉的英國腔從旁邊傳來。

「帕布?你在這做甚麼?」摩帝凱眨了眨眼,看見帕布手中拿著一條溼毛巾。

「啊哈,班森跟我說你感冒了,所以我就想說過來看看,結果發現你滿臉是汗,所以就想說拿一條溼毛巾過來給你擦擦。」帕布親切的笑著。

 

摩帝凱往旁邊看,發現靠近床邊的地上有一盆水,水裡還放著冰塊。

帕布將剛剛擦拭摩帝凱臉龐的毛巾放進去那盆水裡泡一下,然後擰乾,折成長方型的放到摩帝凱額上,「來,這樣可以幫你降溫。」

「哈...謝謝你,帕布。」摩帝凱笑了笑,沒想到在自己最痛苦的時候,前來看他的人是帕布。

「呵呵,別客氣,摩帝凱。」帕布站起身,「我那邊有藥草茶包,泡來喝的話很快就能治好感冒...啊!還是你肚子餓了?要不要我拿些甚麼過來?」

「沒關係,帕布,我不餓。」

「那我就去泡茶囉~」帕布說完便出出房門,連讓摩帝凱回答的機會都沒有。

「啊...」摩帝凱張著嘴巴,然後閉上,其實他只希望帕布能待在他旁邊就好。

 

過沒幾秒,房門又被打開來,帕布手中拿著托盤進來,用極度歡樂的口吻大喊,「塔~~~我回來了~~

「好快?!」

「事先就泡好了啊~~」帕布將脫盤放到摩帝凱的床邊,上頭有一個茶壺,兩個杯子,跟一些小餅乾,摩帝凱雖然不太了解英國人的習俗,但是他想這應該就是他們所謂的下午茶。

 

摩帝凱努力的起身,讓自己在床上坐起來,同時帕布也倒了一杯茶,下面放了一個茶碟,連同幾塊方糖跟小湯匙拿給摩帝凱。

「謝謝,帕布。」摩帝凱接下那杯茶,熱氣還在往上飄著,溫暖又香甜的味道撲上摩帝凱的臉,讓他感覺很舒服。

「我以前也感冒過,噁啊~真是太恐怖了!」帕布說著,身體忍不住顫抖了一下,「身體不舒服甚麼的都還無所謂,感冒時最討厭的就是甚麼事情都做不了,只能躺在床上,無聊又寂寞。」

「哈哈~就是啊,會一直希望有人出現呢!」摩帝凱很自然的說出自己的感覺,然後啜飲那杯茶,露出享受的表情,「嗯~

「我小時候感冒,母親都會在一旁照顧我,她總是給我一些很不錯的小秘方,讓我知道感冒實該做甚麼。」帕布吃著餅乾,「這個茶有加藥草,可以治感冒,沒病時喝也對身體很好。」

「原來如此!」摩帝凱看著手中的茶呈現美麗的琥珀色,再喝了一口。

 

他們一邊喝茶一邊聊天,耗了整個下午的時間,當太陽下山的時候,摩帝凱的額頭已經不燙了。

「等一下就要吃晚餐了~要不要我幫你拿來啊?」帕布端著已空的茶壺起身。

「啊,可以嘛?」摩帝凱突然覺得有點不好意思,但是他總得吃飯,又不想起身走了幾步之後又倒了下去。

「沒問題的~~啊,對了!」帕布突然想起了甚麼,將脫盤放到桌上,「我母親還有教我一個治感冒的小秘方~

「嗯?是甚麼?」

 

摩帝凱看著帕布往自己走過來,用手溫柔的扶助自己的臉頰,正當摩帝凱想問這是在做甚麼的時候,他感覺到自己的額頭被一個溫熱的東西觸碰到。

摩帝凱的腦袋當機了。

 

剛剛...帕布...是不是親了他...

 

「就是這樣,很有效的喔~~」帕布燦爛的笑著,然後轉身拿起托盤,「我等一下就拿晚餐過來~~

摩帝凱只見那英國人俏皮的眨眼,然後離開房間。

門關上之後過了3秒,摩帝凱臉色通紅的往床上倒。

 

唔啊啊啊~~~~太糟糕了!太糟糕了!帕布居然...

 

摩帝凱把臉往枕頭裡塞,不知道等一下帕布回來時自己該說甚麼。

 

帕布似乎不覺得這樣很不正常,可是...唔啊啊啊~~~~~

 

摩帝凱的視線被地上的水盆吸引過去...要不是因為有帕布在,他今天可能就得孤孤單單又痛苦的渡過。

 

想到這裡,心裡就有點暖暖的...

 

摩帝凱決定,下次帕布感冒的時候自己也要去照顧他。

 

...只希望那個英國人到時候不會拜託自己給他親一個。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