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雷手中的深色袋子,看起來又破又舊,可是似乎很耐裝,看那個容量就知道了。

 

「那個看起來像我的歷史老師給我看的水牛(Buffalo)膀胱做的水壺袋。」阿洛指著那個裝著不明液體的袋子說著。

黑髮少年皺了皺眉,「噁...那種東西不用告訴我啦。」

金髮男孩笑著走過去看那個袋子,「所以說,這是甚麼?」

Horchata。」

Horchata?」阿洛眨了眨眼,「西班牙豆漿?」

「這是我從南美洲帶回來的,是當地居民的謝禮。」拉丁裔少年點了點頭,將袋子放到阿洛家的餐廳桌上,「你有杯子嘛?」

 

看著好友從廚房櫃子裡拿出兩個玻璃杯放到桌上,小雷笑著打開袋子的口,然後小心翼翼的把袋子裡的Horchata倒出來。

「啊!」手的力道沒有抓好,小雷一個不小心便把Horchata給灑了出來,弄的桌上都是。

「你的技術還真好...」看到自家餐桌被弄得都是豆漿,阿洛立即轉身去拿面紙盒過來,在擦桌子的時候還不忘嘴砲一下。

小雷撇著嘴,將袋子的口給關上,「不然你來倒啊!」

 

金髮少年聳聳肩,把擦過的面紙團丟掉之後接下那個水袋,照小雷剛剛的動作把Horchata倒出來。

不同於小雷,阿洛很完美的在兩個杯子裡倒入了八分滿的豆漿,一滴也沒有灑出來,他將袋子口關上後拿起其中一杯,對著小雷露出得意的笑容。

「看來我在某些方面就是比你好。」說完,他大口的喝著那杯Horchata

 

站在阿洛前方的小雷覺得自己被比下去,布滿的嘟著嘴,隨後又露出笑容,手往正在喝豆漿的阿洛那邊伸,然後狠狠的用手指戳金髮少年的肚子。

 

「噗──────!!」

 

小雷的舉動導致阿洛把喝進嘴裡的Horchata全部噴出來,他的惡作劇成功的害對方嗆到,而是自己...則是滿身豆漿...

 

「咳、咳、咳.........」阿洛趴在桌上猛咳了幾下,然後喘著氣抬起頭來,看到小雷全身都濕掉,不禁笑了出來,「噗...哈哈哈!」

「不好笑!」小雷咬牙說著,氣憤的抽起一旁的面紙,「我現在聞起來跟杏仁一樣!」

「自作自受,誰叫你要戳我?」阿洛滿意的看著小雷自己清理。

 

黑髮少年顧著擦自己的衣服,卻沒有去理會臉上的豆漿。

Horchata的濃稠白色猶如牛奶,看著那白色的液體灑在小雷臉上,還緩緩的沿著他的臉型滑下,正值青春期的阿洛此時看到的是另一種東西。

 

「嗯?你怎麼了?」小雷擦到一半,發現正前方的好友滿臉通紅的盯著自己瞧。

「呃、呃...」意志被小雷從妄想中拉回來,阿洛慌張的左顧右盼,希望黑髮少年沒有發現他的想法,然後從一旁的面紙盒中抽出一堆面紙,伸手往好友的臉上擦,「我幫你擦!」

「喔、謝謝...」小雷感覺到柔軟的面紙在觸碰到自己臉上的瞬間突然變濕,想說自己剛才怎麼沒想到要先擦臉。

 

阿洛把精神集中在替小雷清理臉上的液體,他將身子往前靠,甚至用另一隻手勾住小雷的下巴,讓自己比較容易擦拭。

 

「唔......」整個臉被阿洛固定住,別說擦掉身上的豆漿了,小雷根本就除了金髮少年的臉之外甚麼都看不到,尤其是對方的手這麼用力,令小雷忍不住發出聲音,「唔唔...

 

身穿軍外套的少年不是沒有聽到小雷的聲音,他的腦袋已經呈現左耳進、右耳出的狀態了,因為要是他不管甚麼都聽進腦袋裡,恐怕那個恐怖的想像力又會作祟...

 

「阿洛,你這樣我會痛...

 

雖然對方是好意替自己清裡,可是小雷的臉頰突然被阿洛的指甲給刮到,剛好脖子也痠了,便無辜的要求好友停下手中的動作。

 

只見阿洛的動作停了下來,彷彿整個人僵住一樣,臉上還帶著有點吃驚的表情,然後漸漸轉紅。

「我、我去一下廁所...!」說完,金髮少年往廁所的方向跑去,留下全身依然濕答答的小雷在餐廳。

「甚麼啊...」小雷疑惑的眨了眨眼,接著看看身上的衣服,「唉...都濕掉了,還是回去換掉算了...

 

「阿洛,我先回去囉!等一下再過來!」

「喔、好...!」

 

聽著小雷走出房子用飛行器離開,阿洛在廁所鬆了一口氣,然後困擾的看著胯下那微微的隆起。

 

他最大的敵人,恐怕就是自己的想像力...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