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次郎VS仙藏

 

「仙藏,要吃橘子嗎?」文次郎剛從外面回來,手中拿著兩顆橘子,對房間另一邊的室友說。

擁有清爽執法的天才轉過頭看了看,「剝給我吃。」

「吃個橘子居然還要別人幫你剝皮...」中分少年在仙藏身後的空地坐下,嘴裡這麼說著,雙手卻已經開始剝開其中一顆橘子的外皮。

仙藏放下手中的書,整個人往後躺,頭剛好枕在文次郎的腿上,然後張開嘴巴,「啊──」

看到對方一副大少爺的樣子,文次郎不禁翻了個白眼,不過還是剝起一片橘子放進他嘴裡,看到仙藏吃得很滿意的樣子,自己也沒甚麼好說的了。

 

---------------------------------------

文次郎VS伊作

 

「咿咿──豆腐...?!」人稱不運委員長的善法寺伊作,在看到今天的午餐裡有烤豆腐的時候變不禁發出哀怨的叫聲。

伊作不喜歡豆腐,可是他今天太晚來了,能選的只有含有豆腐的餐點,剛好喜歡豆腐的久久知兵助又不在。

棕髮少年看向一旁的同年生,潮江文次郎也是因為忙委員會的事情而晚來,他吃的餐點跟伊作同樣,不過並不挑食。

 

「文次郎,你幫我把豆腐吃掉好不好?」如果沒有吃完,食堂的歐巴桑絕對不會讓他出去的。

「喔,好啊。」文次郎接過裝著豆腐的盤子,然後看看伊作的餐盤,「可是你這樣吃得飽嗎?」

「應該吧...」看著自己的餐盤,少了豆腐之後似乎也沒剩下甚麼好料了。

文次郎將還沒有碰過的魚板夾過去伊作碗裡,「吶,當作交換。」

「啊、謝謝~

 

---------------------------------------

文次郎VS小平太

 

「衝啊衝啊咚咚!」

「你給我好好坐下來吃啦!」

會計委員長將蹦蹦跳跳的暴君拉下,不忘順手抄起餐巾紙幫他擦掉臉上的飯粒。

「文次郎好像老媽一樣。」

「是你這傢伙欠人管!」

 

---------------------------------------

文次郎VS食滿

 

「甚麼?你這傢伙不敢吃魚?」發現食滿留三郎居然對於抱有恐懼,文次郎不禁露出得意的笑容,「我可是從小吃到大的喔!」

「你這個在海邊長大的給我閉嘴!」食滿氣得對他吼,「我是因為小時候被魚刺插過喉嚨差點死掉才會怕的!」

「魚刺其實沒甚麼好怕的啊,如果了解魚的構造的話就可以避開了。」文次郎說著,他將食滿餐盤裏裝著魚的盤子拿過去,一手拿著筷子、一手捏著魚的尾巴,「看好囉。」

 

文次郎首先將魚鰭整排拔下,將魚頭折斷之後沿著魚的背部將肉跟骨頭分開,接著將魚肚的細長的魚刺一根根弄起,把魚的內臟整個弄出來,留下柔軟的肚子肉。

他才剛處理完食滿的那條魚,馬上又拿起自己的來弄,文次郎的動作俐落又快速,當看得傻眼的食滿回過神的時候,眼前的盤子裡只剩下一塊塊完整的魚肉,其他部分全都被文次郎撥進他自己的盤子裡了。

 

「魚頭跟魚鰭比較不方便吃,所以就給我吧,你吃肉就好了。」中分的少年說著,將裝著魚肉的盤子還給食滿。

少年傻傻的接下盤子,然後發覺份量怎麼變多了,「你的那份魚肉...不吃嗎?」

「我吃魚頭就好。」文次郎說著,自己又開始弄魚頭的部分。

「謝謝...那我就不客氣囉!」武鬥派少年點點頭,拿起筷子夾起魚吃,嘴角彎起了開心的笑容,終於可以毫無恐懼的吃魚了!

 

---------------------------------------

文次郎VS長次

 

「好吃!長次的手藝真的很好呢!」

看到文次郎開心的吃著自己煮的飯菜,並且誇獎自己的手藝,穿著圍裙的棕髮少年雖然面無表情,但是心裡是既開心又有點害羞。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