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髮少年氣沖沖的踩著樓梯上樓,走進房間之後大力的甩上門並且鎖上,把肩膀上的書包往床上丟,然後一屁股坐在書桌前的椅子上。

他想乾脆一頭往書桌上撞下去,可是想到那樣做會痛,所以雙手擋在前面,呈現趴著的姿勢。

 

他好生氣好生氣,他好想找個人來打一架,可是他沒辦法,他只能乖乖的待在這裏。

 

他抬起頭來,剛好正對著書桌前的窗戶,看到隔壁人家的窗戶,一個跟他同年的少年在對面的房間裏。

住在隔壁的鄰居、那個帶著眼鏡的少年,叫做潮江文次郎,是他的青梅竹馬。

 

只見對方手中拿著手機貼在耳邊,不曉得在跟誰講話,過了幾秒之後他將手機切掉,然後轉頭看過窗戶,剛好跟食滿四目相對。

文次郎對他揮了揮手,可是食滿不想回應,他沒辦法假裝自己沒事一樣的揮手微笑,他就是沒辦法。

 

戴眼鏡的少年見他沒反應,轉身彎腰、從書櫃的底層拿出一個小型的白板,那是他以前參加某個活動所得到的獎品,很順手的拿起麥克筆在上面寫了一些字,然後轉過來面對著窗戶。

 

怎麼了?

 

白板上頭這樣寫,食滿看了之後皺起眉頭,很順手的抓起窗簾甩上,將他跟文次郎之間隔離起來,同時也讓自己的房間變的陰暗許多。

少年坐到床上去,把書包打開之後倒過來,讓裏頭的東西很沒規律的灑在床上。

 

課本、便當盒、鉛筆盒、零食,以及夾在那些東西之間的紙張,除了比較重的物品留在床上,其他東西都沿著他在床邊坐出來的弧度滑落至地上,把食滿眼前的那一小塊空間弄得一團亂,不過他現在很沒心情去整理。

他低下頭來看著那些散落在地上的文具用品,其中有一張上頭被畫滿紅色的白紙,他彎腰將那張紙抽起,因為東西雜亂跟動作粗魯的關係,紙張差點被壓在上頭的鉛筆盒給扯破,不過它還是完整的被抽起,只差上頭多了一些摺痕跟刮痕。

 

『為什麼你就不能像隔壁家的文次郎一樣會讀書呢?』

媽媽的聲音在他的腦海中徘徊,眼前滿滿紅字的10分考卷讓他很想把這張該死的紙給撕爛、丟進垃圾痛裏、再拿出來燒掉。

但是他沒有,只是把考卷丟到一邊之後揍了牆壁一拳,不管隔壁的二姐會不會抱怨、或者是自己的手會不會痛。

 

他閉上雙眼深呼吸,然後睜開,發現房間突然變得好暗,對了,他把窗簾拉上了。

食滿轉頭看向窗戶,微微的光線從藍色的窗簾跟窗戶之間的縫隙鑽進來,不禁想起剛剛文次郎用白板寫字給他看的樣子。

 

他不想跟任何人談,就算要談,也不要是潮江文次郎。

甚麼鬼青梅竹馬,大人就只會拿他們兩人相比,尤其是成績,為什麼爸媽就是不能接受他們的兒子是個不會讀書的笨蛋這個事實,然後每次都非得拿文次郎來酸他?

 

不過,冷靜的想一想,文次郎只不過是在做自己身為學生的本分,他沒有特別強調自己多聰明,也不是自願要被拿來相比,如果就因為這樣而用剛剛那種態度對他,似乎也不太公平...

食滿抿了抿嘴,他從床上起來、坐到書桌前,然後伸手微微的撥開了窗簾的一邊,用一隻眼睛看對面的窗戶。

 

文次郎還在,他靠在自己的窗戶旁邊,手中依然拿著那個白板,不過是蓋著的。

該不會是在等他吧?

正當時滿這樣想的時候,文次郎的視線突然看過來,同時將手中的白板掀起來。

 

準備告訴我怎麼了嘛?

 

看到那句話,食滿立即後退,像個偷吃餅乾結果被父母逮到的小孩,他將手放在胸前喘氣。

 

被看到了?!

 

看著前方微微飄動的藍色布料,他再次的往前將窗連微微的撥開,看向對面的窗戶,文次郎的視線依然看著這邊、手中依然拿著白板,不過上頭的黑色字體改變了。

 

不用躲,我看得到你

 

食滿咬著下唇,心裡五味參雜,不過他還是將窗簾全部拉開,讓光線透進來的同時也讓他們兩人能夠明確的看到對方。

文次郎將板子轉過來,擦掉上面的字之後又寫了一些東西,然後轉回來。

 

跟家人吵架了?

 

食滿撇了撇嘴,他很想打開窗戶直接大罵,不過隨後想到文次郎的窗戶上個禮拜就卡住打不開、到現在都還沒修,也難怪他會用寫字的了,聲音根本就傳不到。

 

少年左顧右盼,尋找可以當板子用的東西,看到剛剛散落一地的文具用品,便想到床底下有一本他小學時為了美術課而買卻到現在都還沒用完的大繪圖本,於是就趴到地上將手伸進那滿滿都是灰塵的床底下,然後把上頭一層厚厚灰塵的繪圖本抽出來。

連把上頭灰塵撥掉的動作都省了,他直接翻開繪圖本,無視那些醜得要命的塗鴉,翻到一空白頁時才停下來,接著撿起地上的原字筆,用牙齒咬開筆蓋,然後用力的在上頭寫字,最後,轉過來對著窗戶。

 

還不都是你害的!

 

中分的少年挑了挑眉,寫了一些字之後轉過來。

 

干我甚麼事?

 

看到他那張無知的臉,食滿就算知道其實文次郎根本甚麼都沒做,卻依然一肚子火。

 

我爸媽老是拿你跟我相比,現在嫌我的成績太差,把我給禁足,還沒收我的手機!

 

我知道,我打你的手機,結果是你媽接的

 

你知道還問?!

 

我想知道的是,為什麼你那麼生氣?

 

食滿皺起眉頭,覺得這個問題很莫名其妙,甚至像是在嘲笑他一樣,這種事如果發生在文次郎的身上,難道他不會生氣嗎?

見食滿沒有反應,文次郎擦掉上頭的字,然後再寫。

 

是因為被禁足而生氣嘛?還是因為手機被沒收而生氣?

 

看著那排字,食滿想了一下,其實他有沒有被禁足都沒差,因為他常常回來就懶得再出去,他也不是沒有手機就活不下去的那種人。

他往前看,白板上的字又變了。

 

你會很在乎父母的想法嘛?還是你會很在乎我的成績比你好?

 

不會...

食滿心裡如此說著,父母的嘮叨他早就已經當耳邊風了,文次郎在讀書方面比他強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就算他以前會在意,現在也已經習慣了。

 

所以,你到底在生氣甚麼?

 

看著那一排字、那個問題,食滿睜大雙眼,彷彿在挖掘自己的內心、尋找他最想要的東西。

少年緩緩的在椅子上坐了下來,他低頭看著桌上的繪圖本,上頭是他先前寫的字,撩亂又粗暴的字跡彷彿像是一個瘋子的鬼畫符。

他將那一頁翻到後面,提起筆,緩緩的在那面空白紙上寫出端整的字。

 

我想要有好成績

 

他將繪圖本擋在臉前,不想讓文次郎看到他的表情、也不想看到文次郎讀過這個回答之後的表情。

 

其實讓他最生氣的,是他自己。

為什麼考不過?為什麼成績這麼差?為什麼就不能好好坐下來讀書?為什麼總是讓人有地方可以刁難?

是他自己把自己搞成這個樣子的。

食滿將額頭靠在桌上許久,然後微微的抬起頭,將繪圖板往旁邊移一點,用一隻眼偷瞄,想像對面的窗戶裏依然站著戴眼鏡的少年。

 

沒有...

 

他將繪圖本整個放下,睜大雙眼的看,原本站在窗戶旁的人影已經不見了,連個回應都沒有。

少年自嘲的用手掌撫住額頭,然後身體往後仰,覺得自己真天真,還以為文次郎是個可以好好談話的對象,沒想到最後還是離開,早知道就不要回答了,自己真像個白痴一樣。

 

叩叩!

房門突然傳來了敲門的聲音,食滿連轉頭看都懶,八成是老媽來唸他甚麼的,真想裝作他死在這房間裏,甚麼都不要回應。

「留三郎!」果然是老媽的聲音,「文次郎來找你囉!他特地來幫你補習呢!」

 

食滿差點從椅子上摔下來,不曉得在慌張甚麼,立即轉過身從椅子上起來。

放在門把上的手頓了一下,不過依然將其轉開,然後緩緩的打開門。

老媽的身影不見了,倒是房門外站著幾分鐘前出現在對面窗戶旁的少年,手中還抱著一疊教科書跟講義,從容不迫的推了推眼鏡。

 

...你來幹嘛?」食滿這麼問,不過還是讓他進來了。

「就跟妳媽剛剛說的一樣,來幫你補習啊。」文次郎說著,將手中的書本放倒食滿的書桌上,然後轉過來笑著看他,「不是說想要好成績嘛?」

 

謝謝...

 

食滿看著他,腦袋裡很想那樣說,嘴唇卻抿著,遲遲說不出口。

看他的樣子,文次郎只是聳聳肩,然後拿起其中一本講義,「有甚麼話,等你補考結束之後再說吧...先從你最不拿手的數學開始複習!」

「喔、好...」少年愣了愣,然後乖乖的坐到書桌前。

 

其實自己是個很幸運的人吧?食滿暗暗的想著。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