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事故、搶劫、偷竊、詐騙、毒品販賣...在過年過節的時候,便是犯罪率提升的時候。

 

竹谷在警局裡工作也有幾年的時間了,當普通老百姓在歡樂渡過佳節時,他跟其他警察以及那些搜救人員跟醫護人員都忙得頭暈轉向。

尤其是經常跟警犬合作的他,三不五時就為了逮捕一些搶劫犯而得跟著狗一起往前衝,或者是要帶搜毒犬到違法的夜店裡做搜查,不管是哪方面都讓人疲勞。

因為有了一些經驗,所以這一切在竹谷眼裡其實都已經見怪不怪了。

 

即使如此,他還是希望哪一年可以好好的跟朋友一起過年吧...

 

瞄了旁邊一眼,看到剛剛抓到的搶劫犯被壓進警察車裡,灰髮青年將詳細情形跟在場的刑警報告之後便看著刑警跟其他警察紛紛離開現場。

竹谷蹲下來摸了摸跟他一起合作的那隻警犬的頭,「做的很好!」

看到夥伴搖著尾巴的樣子,他心裡也很高興。

 

正打算繼續街頭巡邏的時候,他發現不遠處某個便利商店外頭有幾個大學生,全都目不轉睛的看著他。

其實當他抓到犯人的時候,就有注意到那群大學生了,一般人看到手上拿著刀的強盜跟警察扭打時應該都會立即逃走,只有他們還站在那邊看,不知道是不是單純想看熱鬧。

似乎也不是甚麼可疑的一群人,不過感覺還是有點奇怪,竹谷拉了拉帽子之後拿出警察專用的記事本翻看,假裝在看上頭記錄的東西,其實是在偷瞄他們幾個。

 

三個人?他隱隱約約記得有四個,其中一個走掉了嘛?

 

其中有兩個人長得一模一樣,好像是雙胞胎的樣子,不過沒想到連衣服都同樣。

然後第三個人有一頭黑髮,眼睛又方又大,眼睫毛比女人還長,視線一直不斷的在看手錶。

 

等人?還是...啊,是為了跨年的倒數吧?

 

竹谷拉開袖子看自己的錶,再不到幾分鐘就接近午夜了,不禁露出苦笑,今年還是跟他的犬科好夥伴一起在工作中跨年嘛?

 

便利商店門口傳來進出時會發出的鈴鐺聲,灰髮青年看過去,發現他記憶中那個第四個大學生走出來了。

一手拿著手機、一手拿著便利商店的塑膠袋,那個奇怪的髮型,有點像是西方流行的雷鬼頭,不過與其那樣比喻,其實竹谷覺得根本就是觸手的樣子。

其他三個人湊過去,紛紛從那個人手中的塑膠袋裡拿出一個啤酒罐。

 

看到他們幾個人之間互相看著對方的笑容,竹谷自嘲般的輕笑,覺得自己真傻,那幾個人只是想要跟好朋友聚一起舉杯跨年的普通大學生罷了,根本不是甚麼可疑的人物。

他才這麼想的時候,其中一個人走了過來,是雙胞胎當中看起來比較老實的那個,手中拿著兩罐啤酒。

 

「警察先生你辛苦了喔!」那個人輕笑,將其中一罐酒遞過來,「來!」

灰髮青年眨了眨眼,然後搖著頭苦笑,「謝謝你的好意,可是我在執勤中,不能接受...

似乎早就料到他會這麼說,對方也很乾脆的聳聳肩,「那麼,至少跟老朋友們一起跨年吧?」

 

老朋友們?

竹谷皺起眉頭,他不記得自己在哪裡見過這些人,不過他確實覺得他們很眼熟的樣子。

他還在思考的途中,沒有發現眼前的這個人正在輕晃自己手中的啤酒罐,另外三個大學生也緩緩的走過來,手中的啤酒也沒有打開,只是不斷的搖晃。

 

他們都圍在竹谷的旁邊,露出想要惡作劇的表情,令灰髮青年跟他的警犬都不禁提高戒備。

該不會是要圍攻他吧?可是又好像不是...

 

只見黑頭髮的青年看著手錶,然後開始到數,「五、四、三、二...

 

「「「「新年快樂!!!!」」」」

 

那一瞬間,那幾個人都將手中的鋁罐對著竹谷打開來,事先被搖晃過的啤酒噴出了琥珀色的液體、伴隨著白色的泡沫,雖然不像煙火那樣絢麗,但是在竹谷眼裡,就像是在開香檳一樣給人一股喜慶的感覺。

 

灰髮青年其實有點對他們的舉動感到錯愕,當他回過神來的時候,他的全身都被噴滿了啤酒,跟身旁的犬科夥伴都是滿身酒臭味。

「啊、這...!!」竹谷拉起袖子擦了擦自己的臉,他眼前看,發現那群大學生一邊大笑一邊逃走,彷彿在宣揚他們的惡作劇成功。

竹谷上前想追他們,可是不知道踩到甚麼東西而滑了一跤,狼狽的跌倒在地。

 

撫著頭爬起來,灰髮青年發現自己腳邊滾著一個鋁罐,是先前過來跟他講話的那個大學生要給他的啤酒。

他伸手撿起來一看,發現鋁罐的表面上好像用麥克筆寫了一些字。

一串像是電話號碼的數字,不只一個。

「『來自五百年前的好朋友』...嗯?」竹谷唸著上頭的字,他瞇起雙眼,然後感覺到一個濕熱的東西衝碰他的臉,是他家的警犬,在嚐他身上的啤酒,「唉!你不能喝酒啦!不准舔!」

 

好奇怪的經驗,雖然被一群陌生人潑了一身酒,不過...感覺有點開心呢,好像真的跟老朋友一起慶祝一樣。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