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朗又溫暖的天氣,粉色櫻花花瓣在空中飛舞,春天來了,而那些陪伴在土井老師身邊整整六年的孩子們也畢業了。

 

雜渡特地來看伏木藏畢業,他的跟班諸泉尊奈門也來了。

望著那群身穿綠色制服的少年們,尊奈門不禁想起五年前剛認識這些忍蛋時,他們都還只是一群小笨蛋,如今都是出色的忍者了。

 

「山田老師、土井老師,你們要保重喔!」

「你們也是,當忍者時處處都要小心,千萬不要忘了在學校裏學到的東西啊。」

「沒問題的,跟老師一起經歷的一切,絕對不會忘的。」

 

11位少年跟他們的兩位恩師道別之後,便踏出了忍術學園的校門,也踏入了往後人生旅程的第一步。

 

山田老師跟其他老師已經先回去學院裏了,只剩下土井半助一個人站在校門口,望著無人的遠處,彷彿那群孩子還在跟他揮手。

 

雜渡已經先回去黃昏時了,尊奈門卻還沒走,他跟組頭說要跟土井半助再次一決勝負,但是他根本就沒有拔刀,只是站在土井老師的身後,看著那個黑色的背影。

 

他太重感情了。

他太掛念那些孩子了。

他的心還是很脆弱。

他一點也不適合當忍者。

 

...很寂寞吧?

 

看著那個黑色的身影,尊奈門這麼想著,不禁皺起眉頭,直到土井老師轉過身看向他。

「唉呀?這不是諸泉尊奈門嗎?」

 

你也發現得太晚了吧?!

尊奈門很想這樣喊,可是他的注意力當場被土井老師的表情拉過去,「...你怎麼啦?」

「甚麼怎麼了?」

「那麼輕鬆的笑容,好像很平常一樣...!」尊奈門走過去,心中有一點不高興,像是在為誰打抱不平似的,「你的學生都走了耶!不會再回來了耶!難道你不會難過嗎?」

「嗯...難過是當然會啦...」土井老師歪著頭想了想,隨後露出充滿自信的表情,「但是我相信他們一定會過得好好的,只要知道這點,我覺得就夠了。」

 

尊奈門瞪大雙眼,發現自己太低估土井半助這個人了,眼前這傢伙不僅是個堅強的人,而且不管是對自己還是對他所教導的孩子都抱著自信的態度,他並不像尊奈門心中那種容易在情緒上軟弱的傢伙。

 

「再說...」土井老師突然開口,對尊奈門露出燦爛的笑容,「我還有你啊!」

「耶?喔...耶?!」尊奈門瞪大雙眼,臉都還來不及紅,手就被土井老師牽住了,「你在說甚麼鬼話...放開我啦喂!」

土井將尊奈門的手緊緊握著不放,甚至硬是拉著他往忍術學園的內部走,「晚餐時間到了,你跟我一起去吃飯吧!如果有魚板的話我會通通分給你的!」

「明明就是你自己不想吃魚板!你這傢伙.........」尊奈門放棄掙扎,任由土井拉著他走,看著前方那個人的笑容,其實他自己也微微的笑了。

 

就當作是代替那些孩子吧,就由他來陪著這個老師...一輩子。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