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滿從四年級的長屋旁路過時發現那邊聚集了許多女忍者們,其實也沒甚麼好訝異的,就是四年級的齊藤鷹丸在邦大家弄新髮型。

少年站在那邊看著齊藤剪出一個比一個還要其妙的髮型,雖然那金髮少年的技術讓他大開眼界,不過那些髮型的風格還是讓他不禁冒出冷汗,就算是流行,他也絕對不想把頭髮理成那樣。

 

看著那些女忍者們的長髮,食滿想起來,他也曾經擁有那樣的長髮過。

 

現在的髮型就跟五年前剛進入忍術學園時差不多,後來頭髮增長也沒有去管,到了大概四年級的時候髮尾都碰到腰了。

其實他當時一直考慮要不要剪掉,因為執行任務時拖著一頭長髮真的很不方便,可是又有點捨不得,大概是因為看到了仙藏那頭清爽直髮而有了想要留長的想法吧。

 

黑髮少年歪著頭想,他很確定當時有那種想法的人不只是他,大家都很羨慕仙藏的外貌跟氣質。

這其中當然也包括了跟仙藏同寢的潮江文次郎。

 

食滿還記得,當時文次郎的馬尾也是跟他差不多長度,加上文次郎本身的髮質屬於直髮,不會像長次或是他一樣在髪尾會有一點彎彎的,要不是那傢伙後來突然剪掉,搞不好現在有可能會跟仙藏一樣。

 

對,就是在他們四年級那年即將結束之前,文次郎的馬尾突然被剪得跟他一年級時一樣短短的,他自己當時表示是因為在練習的時候會不方便,不過小道消息有說是仙藏看不順眼所以就拿苦無整把給他砍了,事實的真相只有他們知道。

 

後來呢...

黑髮少年皺起眉頭,突然心情五味參雜。

 

後來,他也把頭髮剪了。

 

真的是很沒有原因,當時真不知道自己在想甚麼,他只知道某天自己站在湖邊看著水面上的倒影,然後身體就好像被另一個人操控一樣,拿出苦無從髮結的地方將那頭黑馬尾整把割下來。

他對其他人說是為了方便行動而剪的,頭部少了一股重量確實讓他好動多了,不過這不是他真正的原因,他想不到真正的原因。

 

真要說的話,可能是因為看到文次郎將頭髮剪短,所以自己也想剪掉吧...只幸好他並沒有很失望甚麼的,身為武鬥派的他對自己的外表並沒有特別要求。

 

倒是有一件事讓他挺後悔的。

 

當時他沒有好好掌握長度,手動得太快,結果把頭髮剪得太短了,不小心連髮結也削了下來,中長的黑髮散落,要綁也不是、要整個包起來也不是,呈現一種尷尬的狀態。

 

然後他又幹了另一件蠢事...他居然跑去六年伊組的寢室尋求協助。

 

當時只想著仙藏應該對髮型甚麼的很理解,便直接跑去找他,完全忘了仙藏跟文次郎是同寢,跑到他們房間的時候沒有看到仙藏,反而遇到文次郎。

然後自己就像個白痴一樣站在門口給那黑眼圈混蛋嘲笑了整整十五分鐘,居然還笑到肚子痛,當時應該踢他一腳然後大吼「你痛死算了!」

 

『哈...哈哈...好啦好啦我不笑了...』文次郎笑夠了之後從地上爬起來抹了抹臉,然後到櫃子那邊拿出了一把梳子,對他招手,『過來吧,我幫你梳起來。』

 

那個時候食滿還以為自己聽錯了,文次郎居然會主動要幫他,而且還是弄頭髮,他甚至一度認為文次郎是想要加害他,可是看到那傢伙的表情,他還是乖乖的過去,在文次郎面前背對著他坐好。

梳子輕輕的梳過他的髮絲,手指在他的黑髮之間摩擦,略些粗糙的觸感加上溫柔的動作,產生了莫名的反差,卻又意外得讓人感到舒服。

 

因為背後總是最大的破綻,所以身為忍者的他們被訓練要對身後提高防備,就只有在那個時候,食滿的防備全部卸下了,他覺得自己不需要防備,因為身後傳來了一股安全感,他知道自己不需要擔心。

不知不覺之間文次郎的手已經離開了他的頭部,明明就在一點動作跟時間,食滿覺得溫暖到居然差點睡著了。

 

他接過文次郎拿過來的鏡子,鏡子中反映出來的模樣就跟他現在的樣子差不多,當時為了要全部綁起來所以梳得比他平常還來得高,總之他很滿意,也很驚訝,文次郎的手甚麼時候這麼巧了?

『平常仙藏都叫我幫他梳頭髮。』親耳聽到文次郎這麼說,食滿突然有點羨慕仙藏,隨後又覺得自己這種想法真蠢。

 

眼前的視線回到現在,食滿隔著頭巾摸了摸頭,彷彿文次郎當時給予他的觸感還在。

「食滿君!」齊藤鷹丸的聲音突然冒出,黑髮少年往前看,發現女忍者們都不見了,只剩下鷹丸在那邊。

「我看你好像觀察很久了,是想要理髮嘛?」金髪少年笑著說,手中的剪刀發出清脆的聲響。

「啊啊,謝謝,不過我沒有要剪髪啦,只是看看而已。」食滿笑著回答,手伸到頭後摸摸那撮馬尾。

 

恩,還是現在的髮型就好了。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