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常常看到文次郎揉著自己的肩膀的樣子,令留三郎都有點在意了。

「你這坐辦公室吹冷氣的傢伙還會腰痠背痛啊?」青年習慣性的用嘲諷語氣說,他這個在倉庫裡做事的人整天走來走去都沒有抱怨了。

「你試著每天花好幾個小時的時間坐在椅子上工作就知道了。」文次郎垂了垂自己的肩膀,懶得跟他吵,「我還寧可像你那樣,至少身體動來動去的比較不會僵硬。」

以前他還會讓團藏幫他踩踩背來按摩,現在團藏個子大了、動作也變得粗魯,肌肉還沒紓解之前脊椎大概先會被踩斷。

 

食滿爬過去,手扶著文次郎的肩膀然後把身體轉過去,面對著文次郎將雙腿張開、跨跪在他的大腿上方,並且雙手扶在他的肩膀上。

文次郎正打算問他要做甚麼,可是他感覺到食滿放在自己肩上的雙手突然使力,一次又一次的揉捏著他的肌肉,才察覺對方正在幫他按摩。

 

「為什麼是從前面壓啊?」自己的正前方就是食滿的腹部,雖然文次郎很高興對方願意幫他按摩,不過還是忍不住問,「通常不是應該在後面嘛?」

「可是在前面的話我才能看到你的表情啊,不然我怎麼知道有沒有壓對位置?」食滿嘟著嘴,手的動作沒有停下,「我不想壓到你痛的大叫才停手...

 

還真是沒有想到食滿會考慮得這麼周到,文次郎挑了挑眉,隨後又露出笑容,「謝謝。」

「沒問題。」青年回答,「等一下換你幫我按。」

「可以是可以啦,不過我可不會用你現在的姿勢喔,看起來太煽情了。」

「甚麼煽情啊?!」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