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工作回到家的食滿拿出一個扁長的盒子,上頭的圖案精緻又鮮亮,團藏看到後馬上衝過去,「食滿先生,那是甚麼?」

「巧克力,因為賣得不是很好,所以老闆叫我們帶一些回來。」食滿說著,他將盒子打開,裡面是一個個香甜的巧克力,「你來吃吃看。」

團藏迫不及待的拿了一個塞進嘴裡,巧克力的甜味在嘴理擴散,「很好吃啊!為甚麼會賣得不好?」

 

他這麼說的同時,嘴巴將整個巧克力上嚼下去,直接把從中間咬開,然後一股刺鼻的苦味從嘴理擴散開來,苦得他當場吐出來,「噗咧...!好噁心喔!中間是甚麼東西啊?!」

 

「中藥。」食滿不慌不忙的抽起衛生紙將團藏吐出來的巧克力拿起來丟掉,一旁的小學生抓起盒子來看,上頭寫著「養生巧克力」等大字。

因為嘴裡的苦味還在,團藏放下盒子之後去倒水來漱口,在這同時文次郎也回來了。

 

「『養生巧克力』...甚麼鬼東西?」

文次郎也拿著那個盒子看,食滿在他旁邊坐了下來,只著在浴室裡拼命漱口的團藏,「我聽我同事說,很多人吃了之後都跟團藏一樣的反應。」

「那麼難吃的話你幹嘛帶回來?」文次郎往浴室的方向看去,發現團藏甚至開始拿牙刷刷舌頭。

「不拿白不拿啊,而且我想應該沒有那麼難吃吧?」食滿笑著說,他拿起一個放進嘴裡嚼,「一般人應該是沒有心理準備然後被那個味道嚇到罷了,倒是團藏的反應也太誇張...唔!」

 

噁心的苦味在嘴裡擴散,彷彿要把他的舌頭給活活悶爛一樣,食滿感覺到一股想吐的感覺從喉嚨深處湧上。

他錯了,這個巧克力根本就是生化兵器,在那短短的一瞬間,他回想起這個巧克力多麼得不銷、同事跟他說話時表情多麼的謹慎、團藏吃過的反應多麼得誇張,到剛剛那一剎那還敢把巧克力拿起來吃的自己真是學不乖。

 

不過看著眼前的男人,他勉強自己彎起笑容,假裝這個巧克力並沒有很難吃,死也不能吐出來,不然剛剛說的那些話就...

 

他才這麼想的時候,文次郎的手伸過來勾住他的下巴,將唇覆上食滿的嘴,舌頭很靈活的伸進去,並且把食滿含著的那塊巧克力弄進自己嘴裡。

青年被他的舉動給嚇到了,他愣愣的感覺著巧克力被咬走之後口腔裡還環繞了一種詭異的味道,文次郎將他們的雙唇分開,接著從口袋裡拿出一顆糖果,打開來塞進食滿的嘴裡。

糖果的甜味將那個噁心的苦味給蓋掉,食滿本來還想去漱口的想法當場消除了。

 

「嗯,這東西真的很難吃。」文次郎說著,卻面不改色的繼續咀嚼,最後還整個吞下去,伸手將那盒巧克力蓋好,「反正也不是花錢買來的,與其留著害人,不如乾脆拿去丟了吧。」

「喔、喔...那就丟掉吧...」本來想要裝作沒事的,最後還是被文次郎發現了...

 

嘴裡的糖果在滾動,食滿想了一下,「你這糖果哪來的?」

「同事給的。」

 

趁文次郎沒有注意,食滿伸手扶住他的臉,然後主動靠過去吻住他,並且將糖果推進文次郎的嘴裡。

他們緩緩的分開,食滿滿臉通紅的看了看文次郎的表情,然後把視線轉開,「...謝謝。」

文次郎笑著摸摸他的頭,「下次別帶莫名其妙的食物回來吃就好。」

「你以前做的鐵砂飯糰可以算是莫名其妙的食物對吧?」

「那個不是拿來吃的。」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