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馬斯魯魯,我還有一些份內的工作要批改跟簽寫,可以麻煩你帶辛巴達王回寢室嘛?」

 

三人回到王宮裡後,賈方看向馬斯魯魯手中的辛巴達。

都已經醉成這個樣子了,還是讓他回房去休息吧,要交給國王簽寫的文件明天再弄也不遲。

賈方是事情做到一半才發現辛巴達不見蹤影,把工作放下跟馬斯魯魯去找人,所以還有一些事情沒辦完,得先去處理。

 

銀灰髮色的政務官想將自己的雙蛇鏢解開,可是看辛巴達被馬斯魯魯抱在手中還是一直不停的掙扎扭動,於是改變心意,將握在自己手中那一端的紅色繩子放開。

「你帶他回到寢室後再替他將繩子解開,可以嘛?我不想要他等一下又亂跑...

「等王睡了之後拿來給你嘛?」

「如果他搞得太晚,你明天早上再還我也可以。」賈方說完便打開辦公書房的門,「那就麻煩你了。」

「好的。」

 

馬斯魯魯點頭後往辛巴達的寢室走去,被他抱在手中的辛巴達全身動彈不得,從被綁起來的那一刻就持續的在掙扎。

雖然這一點小扭動對馬斯魯魯來說不算甚麼,雙手依然緊緊的捧著自己的王,但是在他們回來的路上,辛巴達就像條很有精神的泥鰍一樣扭來扭去,還滿嘴胡言亂語的,甚至半途中突然開始唱起歌來。

別說走在他們前面的賈方曾經一度想直接把他給敲昏了,就連馬斯魯魯也挺想拿個東西塞他的嘴。

 

賈方回到工作岡位後,辛巴達的動作有稍微安份了一點,已經沒有大幅度的扭動掙扎了,倒是把頭靠在馬斯魯魯的頸窩摩蹭著,像是在撒嬌似的。

不過他嘴裡還是依然胡言亂語,還帶著其妙的曲調,不知到底是在哼歌還是在碎碎念,嘴巴沒有停下來過,彷彿不用換氣似的。

馬斯魯魯平時並不是個很沒耐性的人,但是就是那一刻,一瞬間也好、只要一秒就好,他希望辛巴達閉嘴。

 

在距離辛巴達寢室還有一小段距離的空曠走廊上,除了馬斯魯魯跟辛巴達之外一個人也沒有,紅髮青年的腳步突然停了下來。

酒醉的辛巴達沒有去注意那麼多,當他開口又要開始唱歌的時候,馬斯魯魯低下頭來,用自己的嘴堵住辛巴達的口。

「唔唔...!」辛巴達用力的閉上雙眼,感受到馬斯魯魯的舌頭伸進自己的嘴裡,跟他的交纏在一起,偷取他的氧氣。

馬斯魯魯放開他的唇後,辛巴達像是快要窒息而死之前獲救似的,一直拼命的喘氣,呼吸珍貴的氧氣,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加上缺氧造成頭暈目眩,辛巴達只能乖乖的靠在馬斯魯魯的肩上,靠著本能在平順呼吸。

 

終於...辛德利亞國王的閉嘴,換取了今晚一小段時間的安寧...

 

紅髮青年繼續腳步,走到辛巴達的寢室前面,為了開門,他改變了手的姿勢,把辛巴達整個人一手扛在肩上,那一瞬間好像有聽到辛巴達發出「噗喔」的聲音...

馬斯魯魯皺眉,暗自責備自己的動作太粗魯了。

 

進到寢室裡之後馬斯魯魯小心翼翼的將辛巴達放躺到床上,然後試著幫他解開身上的繩子,此時辛巴達突然開口講話,而且咬字變得比之前清楚許多。

「呼呼~馬斯魯魯是個乖孩子,辛巴達葛格要給你獎‧勵‧喔~~~

辛巴達說著,抬起自己的腳,用小腿前方輕輕的從馬斯魯魯的下巴滑過,然後將腳跨到他的肩上勾住。

紅髮青年感覺到勾著他肩膀的腳在使力,辛巴達的力量當然比不上馬斯魯魯,沒辦法把他勾過來,反倒是馬斯魯魯按照著辛巴達的意思,自己彎下腰,將身體貼近辛巴達,直到他們的額頭互碰。

辛巴達像蜻蜓點水一般輕吻馬斯魯魯的唇,然後咧嘴笑了笑,「一起大戰到天亮吧

 

馬斯魯魯心裡嘆了一口氣,不是厭煩,而是有點無奈。

如果可以的話,他希望辛巴達趕快乖乖去睡覺,這是為了辛巴達自己好,因為過度的性愛跟不足的睡眠都會對辛巴達的身體帶有不良的影響。

「讓我先把你的繩子解開來吧...」馬斯魯魯將辛巴達的腳拿起來放下,繼續試著拆開那個奇怪綁法的紅繩子。

「這樣直接做就好了嘛~」辛巴達又把放下來的腳勾回去,「這是...命令喔!」

 

馬斯魯魯看著他,沉默了一下,然後伸手抓起辛巴達的腳,親吻他的腳踝。

首先是細細的親吻,不時輕啃,然後伸出舌頭輕舔,從腳踝開始,沿著小腿、經過膝蓋、來到大腿。

紅髮青年雙手抓住辛巴達兩邊的膝蓋,將他的雙腿往外扳,然後撫摸辛巴達的大腿內側。

大腿內側的皮膚較敏感,明確的感受到馬斯魯魯溫熱又有些粗糙的手掌滑過,來到了跨下。

 

辛巴達不喜歡下半身被包裹著,所以平時穿著裙子,連內褲也不穿,反正不會被看到也無所謂。

因為賈方的繩索緊縛著,辛巴達的裙襬被拉到最上面,其實現在以馬斯魯魯的角度往下看,辛巴達的私處根本就是一覽無遺,只有剛好繞過那個位置的紅繩勉強擋住他的菊穴。

他用手指勾起前方的紅繩,輕輕的拉扯,後頭的繩子跟著動,在辛巴達的私處表面摩擦。

「嗯~~~~」辛巴達閉上雙眼,感受著那個地方的摩擦,自己的前方也忍不住微微上揚,在裙子的布料下撐起一個小帳篷。

紅髮青年用另一隻手輕輕拉開裙子,辛巴達的分身就這樣暴露出來,微微的昂起,但是沒有立挺。

馬斯魯魯放開勾住的紅繩,將手伸下去,微微的撥開私處正前方的繩子,然後用指腹輕壓、摩擦菊穴的表面,接著,一點一點的將手指伸入。

 

不行...得用個甚麼來潤滑...

 

紅色的眼眸快速的環顧一下四周,然後落在距離床邊不遠的架上,一瓶專門保養乾燥皮膚的精油。

「請等一下。」紅髮青年說完便從床上起身,往那個架子的方向過去。

躺在床上的王感覺本來在入侵私處的東西不見了,便不耐的扭動身軀,「唔...馬斯~~

馬斯魯魯拿起架上的罐子,打開來確認裡面的量足夠,轉頭一看,發現全身被綁住的辛巴達正在床邊翻身,趕緊躍步過去用手接住他,免得辛巴達整個人摔到地上。

「哼~誰叫你不理我~~」辛巴達像個小孩子一樣嘟嘴,然後又翻滾回到床上,但是身體沒有翻正,而是臉朝下、背朝上,還把屁股翹得高高的。

 

馬斯魯魯看著辛巴達的動作,腦中不禁浮現毛毛蟲的畫面。

 

單腳跪到床上去,一手拿著精油的瓶子、另一手扶著辛巴達的臀部,將一點精油倒在他的私處,然後用手指在菊穴的上頭摩擦著,接著將手指伸入,這回手指比之前還要好進出,也不會傷倒辛巴達的內壁。

【待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