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髮青年的指尖緩緩伸入,然後抽出,再插的比之前還深入,不時彎曲一下 關節,讓手指在裡面扭動、撫摸內壁,待菊穴變鬆了一點,再增加手指的數量。

手指在辛巴達體內抽動的同時,馬斯魯魯將手伸到自己的下面,摩擦著自己 的分身,為了不讓辛巴達準備好的時候為了等待他而感到空虛。

確認辛巴達的後庭鬆緊度恰當,馬斯魯魯便將手指抽出,同時將蓋住自己下 半身的布料往上拉,露出自己的碩大,並且將其頂在辛巴達的菊穴表面。

 

馬斯魯魯知道辛巴達在做這檔事的時候不喜歡等待,連問都不需要,他一手 扣住辛巴達的腰,另一手扶著分身的根部,慢慢挺進。

「嗯」辛巴達趴在床上,發出細小的呻吟。

整根分身沒入辛巴達體內後,馬斯魯魯大概停頓了一下,再緩緩的將分身抽 出,不過只有退出到一半便又再挺入,同樣的抽插動作重複著,並且每次挺 進就增快速度。

「啊啊嗯!嗯唔」辛巴達的腰擺順著馬斯魯魯有規律的抽插而扭 動,「哈嗯!還要馬斯

 

辛巴達的雙手被賈方的紅繩綁在後頭動彈不得,紅髮青年將分身退出來之後 伸手抓住他的手腕,將他整個人從床上拉起,背對著馬斯魯魯坐起來。

馬斯魯魯扶著辛巴達的腰,將他的身體往上提起,用分身重新對準菊穴,然 後放下辛巴達,讓他在分身上坐了下來,進入的同時,頂進了辛巴達的最深 處。

「啊哈嗯──!」這突然的頂入令辛巴達仰頸淫叫,將頭往後靠在馬斯魯魯的 胸膛上,連紅髮青年都感覺到他的身體在輕微顫抖,「好、好深好棒!嗯呀啊

馬斯魯魯低頭輕啃辛巴達的頸,一手環住他的胸前,然後腰往上挺,撞進了辛巴達體內,一次又一次的給予他刺激。

「啊!呀啊嗯、嗯嗯唔~~~馬斯、啊好厲害哈嗯!」

 

太大聲了

 

馬斯魯魯用空著的手抵在辛巴達的下巴前,並且將食指和中指伸進他嘴裡,跟他的舌頭交纏,讓他用唾液潤滑手指。

「唔嗯唔

因為馬斯魯魯的手指在嘴巴裡,辛巴達沒辦法發出更大的聲音,整個寢室裡環繞著他們肉體碰撞時的拍打聲跟後庭傳來的水聲,以及他勉強發出的細微呻吟。

 

「嗯~~唔唔!!

酒精作用的關係加上繩子的緊縛帶來刺激,辛巴達感受到的快感比以往還要多上幾倍,於是在比以往還要短的時間之內,馬斯魯魯感覺到辛巴達的後庭突然緊縮,用力的壓迫著他的分身。

馬斯魯魯咬緊牙根忍住,堅持不讓自己在辛巴達體內釋放,他明確的感覺到懷裡的辛巴達弓起身子在顫抖,然後放鬆,無力的往後倒,躺在馬斯魯魯的胸膛上。

紅髮青年將塞在辛巴達嘴裡的手指拿出,雙手扶著他的腰往上抬,小心的將自己的分身退出。

在將辛巴達的身體放下時,即將撐不住的碩大摩擦到辛巴達被綁在後頭的手,那是最後的一道刺激,馬斯魯魯的分身終於忍不住射出白色的液體,落在辛巴達背後的衣料上,連臀部也沾到了一些。

 

馬斯魯魯檢查辛巴達的狀況,發現他閉著雙眼、呼吸平穩,似乎睡著了,舒服的躺在馬斯魯魯的身上,然後往下瞄便能看到辛巴達先前射出、落在床單上的精液。

不知是因為剛剛的激情還是慶幸辛巴達終於睡著了,紅髮青年深呼吸。

馬斯魯魯想讓辛巴達躺好睡覺,可是他得先解開繩子、清理周圍、並且替辛巴達換上乾淨的衣服才行。

 

想到這裡,紅色的眸子便往下看著辛巴達的頸後。

方才馬斯魯魯從前面,不管怎樣就是解不開那個繩子,直到剛剛辛巴達背對著他在做激烈運動的時候,他才發現,綁法奇怪的紅繩在辛巴達的頸後有打一個結。

他伸手拉住結的一端往旁邊拉,果然那個看似複雜的繩結一瞬間就垮下,束縛住辛巴達全身的紅繩也同時鬆開。

在那同時,馬斯魯魯發現自己的手指上有淡淡的血跡以及明顯的齒痕,在他看到的時候手指才開始感覺到輕微的疼痛,可能是辛巴達在高潮的時候咬下去的,當時他顧著忍住不要解放,沒注意到手指的被咬傷了。

 

紅髮青年將辛巴達的身體轉過來,讓他趴在自己身上,雙手則是在辛巴達的身後拉扯著紅繩,一步一步的將繩子解開來。

從後面、繞過跨下,然後到前面,最後將套在辛巴達脖子上那一圈紅繩拉起來,原本綁住國王全身的繩子便在馬斯魯魯手中捲成一捆。

 

不過,辛巴達的雙手依然被綁在後頭。

馬斯魯魯解開那個奇怪的綁法之後才發現,原來還有另一條紅繩綁住辛巴達的雙手。

法拉利斯青年將手上的紅繩放置一旁,然後試圖解開辛巴達雙手上的繩子,可是卻沒有用,雙手被紅繩繞了好幾圈,他找不到繩結。

 

紅髮青年思考了一下,兩手的食指勾起那些紅繩,然後往兩側拉開。

「啪、啪、啪!」伴隨著輕脆的聲響,一圈一圈的紅繩就這樣被法拉利斯的蠻力給扯開,不用幾秒鐘,辛巴達的手終於被釋放了。

馬斯魯魯將那堆被他扯到爛的紅繩揉成一團,輕嘆一口氣,要不是因為他先前想要把紅繩給完整的還給賈方,不然他早就直接全部扯斷了。

 

馬斯魯魯把辛巴達的衣服給脫下,細心的用布擦拭著辛巴達身上的汗液跟精液,然後拿了一套新的衣服過來。

在他給辛巴達穿上衣時,視線無意間落在對方那被繩子勒到微微發紅的手腕上,紅髮青年輕輕的拉起他的手,凝視那個地方許久,然後低頭輕吻那淡紅的痕跡,彷彿在疼惜對方的痛。

「唔」就在那一刻,辛巴達的表情猙獰了一下,然後緩緩的睜開雙眼。

 

啊,醒了

 

【待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