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在辛德利亞首都最熱鬧的區域,有一條充滿酒店的街,那是人民抒發日常的壓力、飲酒作樂的熱門地點。

 

同時也是辛徳利亞國王最喜歡去的地方。

 

「啊啊!果然在這裡,辛巴達王!」

傍晚時刻,臉上帶有雀斑的政務官跟身高體壯的法那力斯青年來到了酒店街最大、最華麗的酒店,找到了他們的王。

在酒店內最大的貴賓室裡,位在貴賓是正中間的高級沙發上坐著擁有一頭紫藍色長髮、全身戴滿金飾的男人。

 

那便是辛徳力亞的國王、七海的霸主──辛巴達...同時也是個酒鬼。

 

「嗯?啊~賈方跟馬斯魯魯~~」辛巴達笑著朝門口的兩人揮手,從前方矮桌上的酒瓶數量以及他那一副快樂似神仙的模樣,兩個部下很肯定他已經醉了。

「天啊!居然又給我喝成這樣爛醉!」賈方看到辛巴達又準備再倒一杯,趕緊往前衝上去將酒杯搶過去,阻止辛徳利亞國王增加自己酒精中毒的機率,「夜深了,您快回宮裡去吧!」

「耶~~~~?我才不要~~嗝!」辛巴達嘟起嘴,用小孩子的口氣回答,還不禁因為酒精的效果而打嗝,整個人晃來晃去,彷彿隨時都會倒下來。

「不行!明天一早,宮裡要開會,請您務必回去!」賈方雙手盤胸,比起政務官,他的氣勢更像辛巴達的管家或是老媽。

辛巴達屢勸不聽的堅持要再喝一杯,賈方無奈的想辦法逼他回去,一旁的法拉利斯青年則是安靜的看著他們鬥嘴好一陣子。

 

通常馬斯魯魯都是等到賈方好不容易講通、或是沒耐性的下令把辛巴達架回去宮裡才動手,不過他現在看了看桌上的酒瓶...

 

1, 2, 3, 4...太多了,早就已經超出了平常的量。

 

 

紅髮青年繞過矮桌,走到辛巴達的右側,原本坐在辛巴達身邊的傾酒小姐看到他走過來就很識相的閃開。

只見馬斯魯魯在辛巴達前面單腳跪下,讓自己的視線與辛巴達平行。

 

「喝太多會對身體不好。」

簡單的句子,卻表達了他的關心。

 

辛巴達的視線對上那雙紅褐色的眼眸,雖然他已經醉得不行了,但是馬斯魯魯的話他有聽到,他眨了眨金色的雙眼,然後大笑。

「哈哈哈~馬斯魯魯真可愛~~」說完,便往馬斯魯魯的額頭上親下去。

雖然在場的眾人都知道辛巴達已經醉了,不過對於他的舉動還是有點錯愕,倒是馬斯魯魯沒有甚麼特別反應,應該說,他已經習慣了。

 

「不過啊~我、嗝!...有點累了~所以還是回宮休息吧~嗝!」辛巴達從沙發上站了起來,腳步站不穩差點跌倒,幸好馬斯魯魯即時抓住他的手臂,不然他就要跟前方的矮桌親吻了。

賈方用手掌輕拍自己的額,實在是受不了辛巴達這種隨性又隨機的反應,不過不管怎樣,至少辛巴達肯走了。

「嘿嘿~各位掰掰~~嗝!明天還會再來喔~~~」辛巴達被賈方跟馬斯魯魯拖出酒店的時候還不時對裡面的陪酒小姐揮手。

 

走出酒店沒多久,辛巴達就拉了拉衣領,一副很悶熱的樣子,「哇啊~好熱喔~~

「熱?這個時候應該很冷才對啊...咦?」走在前面的賈方轉過頭來,印入眼簾的是已經開始寬衣解帶的辛巴達,整個人嚇到跳起來,「嗄啊啊啊啊!!就算再熱你也別直接在大街上脫衣服啊!!」

賈方趕緊衝上前去把辛巴達脫下來的衣服穿回去,可是辛巴達卻拉開他的手,再次的把自己的衣物脫下來。

辛巴達的手礙事加上附近的路人都在觀看,於是賈方便一時情急的使出雙蛇鏢,將辛巴達的身體綁起來,免得他又把衣服脫下來然後在街上裸奔。

 

「耶~?嗝!...這是甚麼~?」辛巴達看著自己的身體被紅色的繩子纏繞,首先是雙手被綁在身後,其餘的紅繩則是從脖子開始、很整齊的在身上綁出一個個類似幾何的圖型,最後繞過他的跨下然後回到頸後打成結。

原本走路就不穩的辛巴達在被綁住之後便直直的正往旁邊倒下,幸好馬斯魯魯從他身後伸手接住他,一手環過辛巴達的背後、抓住他的肩膀,另一手則是勾起他的膝蓋下方,將辛巴達整個人橫抱起來。

 

...這樣子會比裸奔好嘛?」馬斯魯魯低頭看著辛巴達,醉醺醺的王樣早就已經衣衫不整、脫到一半了,又被紅繩綁住,而且那個綁法...

「啊!我不小心就很順手的使出龜甲縛...!」賈方慌張的拉住馬斯魯魯的手,「總、總之我們先回宮裡去啦!」

 

紅髮青年點點頭,在賈方的帶領之下趕緊離開人潮,雖然有點好奇賈方是怎麼「不小心就很順手」的弄成那種奇怪綁法,不過他覺得還是不要問比較好。

【待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