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累,我不幹了!」瑞比說完,把手中的掃把丟到地上。

摩帝凱看他的動作,也跟著把掃把扔掉,「要不要一起去吃點心?」

「好啊!」

 

於是偷懶二人組一起進到屋子裡,在冰箱裡面翻箱倒櫃,結果摩帝凱在櫃子裡找到一盒巧克力餅乾。

 

「巧克力餅乾!」

 

「巧克力餅乾!」

 

「「巧克力餅乾!OOOOOOHHHHHHH!!!」」

 

「不過,是誰的啊?」

「嗯...可能是班森的...

「喔...管他的!來吃吧!」瑞比從摩帝凱手中拿過餅乾盒子,打開來之後拿了一片咬下去。

 

「瑞比,難道你忘了上次我們吃班森的起司三明治的事情嗎?」雖然摩帝凱也很想吃,可是他在也不想捲入那種麻煩中了。

「有甚麼關係?反正──啊噗!!」瑞比的話說到一半,突然發出慘叫,還把嘴裡的餅乾吐出來,噴得摩帝凱滿臉都是巧克禮餅乾跟他的口水。

「噁耶你!!」摩帝凱趕緊擦自己的臉,「你吃餅乾就算了,幹嘛噴在我臉上啊?!」

 

「嗚...」瑞比的手撫在他的臉頰上,一副很痛苦的樣子。

摩帝凱一看就知道瑞比在牙痛,「你蛀牙了?」

「才、才沒有!」瑞比趕緊把手放下,裝做沒事的在拿起一塊餅乾咬下去。

 

嚼嚼嚼...

 

「啊啊──噗!!!」再次的慘叫,然後噴得摩帝凱滿臉都是。

「夠了!你一定有蛀牙!」摩帝凱用力的擦臉,然後抓住瑞比的頭,「讓我看看!」

「我才沒有蛀牙!」瑞比想推開摩帝凱,可是對方的力氣可是自己的好幾倍,根本就徒勞無功。

「讓我看!」摩帝凱伸手掐住瑞比的下巴,用拇指勾住瑞比的下排牙齒,硬是把他的下顎往下拉。

下顎被扳開的瞬間,瑞比突然用力點頭,往摩帝凱的手上咬下去。

「啊啊啊啊啊!!!」摩帝凱痛得趕緊鬆手。

 

瑞比脫身之後立即逃走,在他往大門跑的時候,史奇剛好從外面進來。

「史奇,快抓住他!」摩帝凱大喊。

白髮男子從容不迫的伸手勾住瑞比衣服上連著的帽子,把他整個人抓起來懸空。

「放我下來!」瑞比拼命的掙扎,但是無效。

「做得好!」摩帝凱跑過去。

「你們在做甚麼?」史奇挑眉,看摩帝凱的樣子,應該不是在玩鬧。

「瑞比好像有蛀牙,我得看看,麻煩你幫我抓好他。」

白髮難子點點頭,抓住瑞比的手腳。

 

為了避免再次被咬,摩帝凱這回一手勾住上顎、一手勾住下顎,把瑞比的嘴往相反的方向張開。

...我的天啊!」藍鳥驚嘆。

 

藍髮青年仔細的看著好友的嘴巴,除了那動來動去的舌頭、黃色的牙齒、跟周圍那滿滿的餅乾渣之外,他在瑞比的牙齒後頭看到了一樣東西...正確的說,是四顆東西。

 

摩帝凱放開瑞比的嘴,不忘把手上的口水往身上擦,「你長智齒了!」

「智齒?那是甚麼?」嘴巴被摩帝凱那樣扯之後瑞比感覺自己的臉頰肌肉痠痛,扭扭嘴之後問。

「從門牙數到後面的第八顆牙齒就是智齒。」史奇替他回答,「過了16歲之後就會長,很正常的。」

「所以我是在長牙囉?」瑞比鬆了一口氣,露出笑容,「難怪我會痛,只要等他長出來就沒問題了!」

 

「事情可沒那麼簡單...」摩帝凱皺起眉頭,「大部分的人都會把智齒拔掉。」

「拔牙?!我才不要!」瑞把開始掙扎,掙脫史奇的束縛,「我討厭拔牙!」

「先別緊張!」摩帝凱看瑞比這麼激動,趕緊改口,「我說的是大部分的人,也有些人是不用拔智齒的!」

史奇點點頭,「像我就沒有拔。」

「咦?你沒有嗎?」

史奇張開嘴,露出他那整齊又潔白的牙齒,在後頭的四顆智齒都很完整。

 

「總之,你得先去給牙醫看看,如果牙醫說不用拔,你就不用拔。」摩帝凱聳聳肩,裝做沒甚麼大不了的事情。

「可是我討厭牙醫...

「只是檢查而已,又不是要拔牙。」

...不要。」

 

摩帝凱瞇起雙眼瞪著好友,然後轉向一旁的史奇,「我們有繩子嗎?」

「倉庫有一捆。」

 

 

 

 

 

「不要啊啊啊啊!!我不要去牙醫!」瑞比身上緊緊的捆著繩子,被摩帝凱一路拖到牙科中心。

「往好的方面想,如果牙醫說你不用拔就沒事了。」摩帝凱把好友拖進牙科中心裡之後為了讓他閉嘴,只好這麼說來安撫瑞比的情緒。

 

 

 

「非拔不可。」檢察開始不到3分鐘,牙醫冷冷的說。

 

「為什麼?!咳...咳咳咳!」瑞比驚慌的大叫,不小心咬到嘴裡的管子然後嗆到。

「你的嘴巴太小了,根本就沒有位置長智齒。」牙醫冷靜的回答,同時他的助理進來,將先前拍的X光片給他,牙醫把X光照放到光板上看著,然後點點頭,「而且你的智齒長歪了,會推擠到其他牙齒。」

「不!我不要拔牙!」瑞比把嘴裡的管子抽出來,然後抱著頭大喊,「至少不是現在!!」

「不可能現在拔的,智齒得到大醫院去拔。」牙醫挑了挑眉。

「耶?」

 

「啊...我忘了跟你說。」一旁陪同的摩帝凱抓了抓頭,「如果要拔智齒的話,得動手術喔!」

「甚麼?!?!」瑞比抓住自己的頭髮大叫。

牙醫拿出一張明信片,「這是我熟知專門拔智齒的醫生,如果你要的話,我可以打電話過去幫你們定約手術。」

「不...唔!」瑞比想要拒絕,可是嘴被摩帝凱摀住。

「那就麻煩你了。」藍鳥笑著,然後目送牙醫去打電話。

 

棕髮青年掙脫好友的手,氣憤的轉過頭大罵,「你想害死我嗎?!」

「瑞比,如果智齒不弄好的話,會影響你一輩子的!」摩帝凱露出關心的神情,然後微笑,拍拍好友的肩膀,「再說,手術時間不可能馬上就到啊!你可能要等幾個禮拜、或者是幾個月,所以先別緊張。」

 

正當瑞比比較放心一點的時候,牙醫正好走進來。

「你很幸運,那個醫生剛好都沒有其他手術,你今天下午就可以過去拔了。」

 

瑞比看向摩帝凱,「我討厭你。」

藍鳥轉過頭無視好友的怒視。

 

「另外,我剛剛幫你檢察的時候看到不少蛀牙,那些蛀牙對你的未來也有不好的影響...」牙醫說著,坐回自己的位置,並且把瑞比壓躺,戴上口罩後拿起周圍的儀器,「我就順便幫你處裡一下!」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摩帝凱摀著耳朵到外頭的等候區坐著,整棟牙醫中心都是瑞比的慘叫聲。

 

 

 

 

「我討厭你...」回公園的路上,瑞比咬牙切齒的說著。

「我知道。」藍鳥回答

「我討厭你。」

「你說過了。」

 

兩人走了一陣子,瑞比突然問,「...你沒有智齒嗎?」

「有啊,20歲就拔掉了。」摩帝凱回答,然後回憶著,不禁嘆了一口氣,「一次4顆全拔,那還真是我一生當中最痛苦的一天...

「咿咿──?!」瑞比驚慌的捧住臉頰,「會比剛剛那樣還痛嗎?!」

「喔,相信我,會比那樣更痛苦。」

 

摩帝凱望著前方,很自然的回應好友的問題,不過隨後想到他是在跟怕死牙醫的瑞比講話,趕緊轉過頭來要安撫他,卻發現棕髮青年已經不見身影了。

 

 

 

「呼......我才不要去拔智齒!」瑞比在城市裡的街頭跑著,他沒有躲藏的地方,但是至少現在他得避開任何牙醫跟摩帝凱。

 

當他回過神的時候,發現自己迷路了。

 

「咦...?」棕髮青年左顧右盼,找不到一個自己認得的景象,突然之間,他發現自己腳下踩著一張紙。

他將腳移開,看到那張紙是廣告單,上頭寫著『輕鬆拔除智齒,完全不痛不癢!』,然後有一個大箭頭指著瑞比正前方的一個小巷子,

棕髮青年看著眼前的巷子,露出笑容,「呵呵呵,完全不痛不癢是嗎?」

 

瑞比在小巷子裡面走了一段時間,除了兩旁的牆之外甚麼都看不到,過了不久,他看到一個穿著斗篷的人站在前面,完全擋住他的去路。

「欸!你讓開一點好不好?我要去拔掉我的智齒!」瑞比不滿的戳了戳眼前的人,只見眼前的斗篷怪人緩緩的轉過身來。

那個人笑了笑,「喔?你是來拔智齒的嗎?」

「對啊!」

「那我就是你要找的人。」

 

瑞比眨了眨眼,「確定完全不痛嗎?」

「那當然!」那個人很有自信的回答,「不過你得把你的智齒給我當報酬。」

瑞比想了想,他留著智齒也沒用,於是便很乾脆的點頭。

斗篷怪人伸出蒼白的手,一個彈指,他的手中出現了4顆牙齒,「好了。」

「這就是我的智齒嗎?」棕髮青年驚訝的看著那個人手中的4顆牙齒,然後摸了摸臉頰,「不痛了耶!」

 

 

 

另一方面,摩帝凱回到公園的屋子去,看到大家圍在一起。

 

「你們在看甚麼?」藍鳥走過去,看到大家都在注視著肌肉男手上一顆又大又尖銳的牙齒。

「嘿嘿,很酷吧?這是在海邊撿到的鯊魚牙齒喔!」肌肉男自信的說著,然後瞇起雙眼,「你知道是誰撿到的嗎?」

眾人看著他,不語。

「我媽!」肌肉男指著自己大喊,然後跟一旁的HFG擊掌。

「隨便啦,你們有沒有看到瑞比?他下午有個拔智齒的手術,最好不要遲到了。」

 

「不用去手術了!」

眾人轉頭,看到瑞比雙手盤胸,很有自信的說著。

 

「你在說甚麼傻話?」摩帝凱皺起眉頭,「你不去的話智齒會傷害到其他牙齒喔!」

「我的智齒已經拔掉了!」瑞比說完,張開自己的嘴巴給摩帝凱看,裡頭的4顆牙齒果然不見了。

 

「怎麼會...?」

「哈!如此一來我就不用去看嗄醫了!」

...你說甚麼?」

「偶說,偶醬就噗用去看嗄醫了!」(我說,我這樣子就不用去看牙醫了!)

「你幹嘛講話像智障一樣啊?我完全聽不懂你說甚麼!」看著瑞比的說話方式,班森很不高興。

「偶...偶不資到...」瑞比也覺得自己講話聽起來怪怪的,手捧著臉頰,緊張了起來。

 

「你該不會進到一個小巷子裡面,然後有一個穿斗篷的傢伙一彈指就幫你把智齒拿掉,而且不痛不癢的?」史奇問。

瑞比點點頭,摩帝凱看向白髮男子,「那是怎樣?」

「這很不好,如果不去把他的智齒拿回來,他一輩子會講話像智障一樣。」

「呵呵呵,那也很好笑啊...噗喔!」肌肉男笑著,馬上被摩帝凱揍了一拳。

 

「我們去跟那個人要回你的智齒!」摩帝凱抓住瑞比,準備把他拖出去。

「事情沒那麼簡單。」史奇的話讓摩帝凱停下腳步。

「不然呢?」

「我跟你們去,不過在這之前你必須準備一個枕頭跟一顆牙齒。」

 

史奇說完,只見摩帝凱往屋子裡衝,過沒幾秒他就抱著一顆枕頭跑出來,順手把肌肉男手中的鯊魚牙齒搶去,「我們走!」

 

「欸!那是我的...噗喔!」肌肉男二度慘遭摩帝凱的拳頭伺候。

 

 

 

他們跟著瑞比進入那個小巷子裡面,不出所料的看到那個斗篷怪人。

斗篷怪人看到他們,露出笑容,「來拔牙的嗎?不痛喔!」

「不,我們是來拿回這個笨蛋的智齒的!」摩帝凱抓著從出發到現在就一直想逃的瑞比。

「那可不行!」那個人堅決的回答。

「請別怪我動粗!」摩帝凱手握成拳頭,裝出凶狠的樣子,其實他沒有動粗的意願,只想用氣勢嚇人。

 

斗篷怪人露出鄙視的眼神,然後掀開身上的斗篷,裡頭居然是用成千上萬顆牙齒拼成的裝甲,跟好幾百條又細又長的舌頭。

 

「史奇,快想辦法!」藍鳥看向身後的白髮男子,只見對方把那顆鯊魚牙放在枕頭底下,然後躺在那顆枕頭上,閉眼就睡。

「現在不是睡覺的時候啊!」摩帝凱說完,感覺到有東西在碰自己,轉頭一看,斗篷怪人的其中一條舌頭伸過來,鑽進自己的衣服裡面亂舔一通,「噁啊啊啊啊啊!!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

 

摩帝凱想跟瑞比求救,卻發現那傢伙已經倒在地上口吐白沫了。

「可惡!」摩帝凱用力的抓住衣服下的舌頭往外扯,可是這樣只有引其他舌頭過來而已,藍鳥覺得自己快要昏過去了。

 

此時此刻,一個背後長有妖精翅膀的女人手持仙女棒從天而降。

那個女人原本是笑著的,可是就在她看到那斗篷怪人的瞬間,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瞬間換成想要殺人的表情,手中的仙女棒轉換成一把劍往那怪人身上砍下去。

 

斗篷怪人被砍之後發出慘叫聲,抓住摩帝凱的舌頭全部鬆開,然後那怪人便消失得無影無蹤,只留下他身上的智齒裝甲。

裝甲落地的瞬間,所以智齒都散成一片,然後一顆顆的飛走,其中有4顆飛進了瑞比的嘴裡。

 

摩帝凱滿身都是那怪物的口水,他狼狽的站起來,看著那個勇猛的仙女,「謝謝妳救我一命!」

「救?我不是來救人的!」仙女一臉莫名奇妙,走到後頭正在睡覺的史奇旁邊,從史奇的枕頭底下抽出那顆鯊魚牙,然後塞了一枚銀幣到他的枕頭下。

「我是來拿這個的。」仙女笑了笑,然後拍動翅膀飛走。

仙女離開之後史奇便醒了過來,看那個斗篷怪人不見之後便拿起枕頭,撿起那枚銀幣,「跟牙齒有關的事情,果然還是得靠牙仙子。」

 

摩帝凱走到瑞比身邊,打開他的嘴往裡面看,4顆智齒都在裡面。

「啊...」瑞比醒了過來,揉揉眼,「怎麼了...?」

藍鳥看看手腕上的手錶,「你的手術時間到了。」

 

 

 

「偶套厭你...」瑞比口齒不輕的說著,這回不是因為他的智齒被怪人拿走,而是因為他嘴裡塞滿了止血的棉花。

「我知道。」摩帝凱笑著,在好友面前吃著當初帕布買來要分給大家的巧克力餅乾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