睜開眼睛,食滿發現自己已經不在當時墜落的森林裏了,而是在深山的某個洞穴裡。

 

 

 

是誰帶他來的?不可能是同伴,他們不會來到這種地方。

 

心裡猜想可能是想要活捉他這個烏天狗的人類,食滿便緊張的起來,想要趕快離開,可是就在他起身的時候,背後傳來了一陣刺痛。

 

他轉頭,發現自己背上的黑色翅膀被長條的布給綁著,上頭還用一根木棒固定住,食滿知道自己從天上掉下來的時候有去壓到翅膀,沒想到真的給他骨折了。

 

 

 

倒是,究竟是誰幫他包紮的?

 

會幫他療傷的傢伙,在食滿記憶中一向都是伊作,可是如果真的是伊作,他現在應該是在巢穴裏,而不是在這個莫名其妙的洞穴。

 

 

 

到這個時候,他才突然發覺這個洞穴裡好像還有別人的樣子,左顧右盼了一下,才發現在靠近洞穴口的地方,有人作在那邊。

 

烏天狗瞇起雙眼仔細看,那身山伏的服裝...他只能想到一個人。

 

 

 

「你醒啦?」因為食滿輕微拍動翅膀的聲音在安靜的洞穴裡顯得響亮,位於洞穴口處打坐的文次郎便睜開雙眼看過去。

 

食滿不回答,只是用敵視的神情看著他,眼前的山伏就是他每次想要惡整卻總是不成功的傢伙,烏天狗自認自己肯定是跟他結怨了。

 

 

 

「你的翅膀受傷了,外面現在很暗,等天亮的時候再去找你的同伴吧。」文次郎淡淡的說,然後繼續打坐。

 

他的話讓黑髮的妖怪感到疑惑,「...你不打算趁現在解決掉我?」

 

一直以來他都在找文次郎麼麻煩,一人一妖怪總是吵來打去、沒完沒了,食滿一直覺得文次郎是打從心裡想要把他消滅,但是他沒有。

 

 

 

「我只對付對人有害的麻煩妖怪。」文次郎回答,依然閉著雙眼,「受傷的無害妖怪不在我的範圍內。」

 

「甚麼嘛,一副自己很帥的樣子...

 

「你想打架也等你的傷好了再打,消滅掉一隻弱勢的妖怪不符合我的理念。」

 

「甚麼弱勢的妖怪!你想打架嘛?!」

 

文次郎不回答,他繼續打坐,食滿便不屑的趴回地面,他知道潮江文次郎這個人,剛剛那些話絕對不是騙他的,他就是知道。

 

 

 

黑髮妖怪閉上雙眼,漸漸的陷入沉睡,原本坐在遠處的山伏微微睜開雙眼看過去,然後拿起身邊的布過去替烏天狗蓋上。

 

文次郎走回洞穴的入口處,他往上看著天空,閃耀的星星高掛在天上,雲不多、風也很平靜,跟白天時的風雨交加又打雷差很多。

 

青年回頭看了一下烏天狗,其實除了翅膀骨折之外,食滿背部的衣服布料有被燒到的痕跡,恐怕他就是在雨天飛行的時候被雷打到才掉下來的。

 

 

 

說到這個,文次郎將手摀在嘴前,仔細的回想他看到食滿掉下來時的天空。

 

他記得有看到有個很大的閃電打在中在家神社的附近,希望他們沒事才好...

 

 

 

在這同時,位在文次郎腦中所想的中在家神社裏,一名棕髮青年剛從外面回來,並且在神社內部那空曠的中庭裏,發現周圍的石燈籠上站著一隻毛茸茸的東西。

 

 

 

故事,從這裏開始。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