棕髮青年踩在神社前方用石板鋪成的地面上,手中的掃把試著將地面的落葉掃掉,不過因為這幾天都下雨的關係,地板都是濕答答的,落葉根本就黏貼在地面上很難掃起來。

周圍也充滿了濕氣,空氣有點悶,梅雨季節就是這樣麻煩,掃完地之後得去整理家裡的衣服和被單,免得到時候發霉。

 

「長次、長次!你看我找到了甚麼!」小平太的聲音從遠處傳來,剛剛天晴了之後他又跑出去玩。

每次聽到他說找到了甚麼,長次就心裡有些無奈,小平太對許多東西的所見所聞還不是很多,不管看到甚麼都會覺得很新奇,然後非得要帶回來給他看。

如果只是路邊撿到的石頭也就算了,小平太每次叼回來的都是甚麼動物的屍體啊、別人家的寵物啊,總是給他添麻煩,跟他講過好幾次不能這樣了,雖然小平太這麼做的次數有明顯減少,不過他還是照幹。

 

棕髮青年轉過身去,看到小平太用雷獸的型態從天而降,他嘴裡正叼著一隻正在發抖的狗。

正當長次以為他要把別人家的寵物帶回來時,他發現那隻狗的身體呈現半透明的狀態。

犬靈嘛...

小平太想把狗給放下來讓長次看個清楚,可是他的嘴巴一放開,那隻狗就用極快的速度逃走,消失在他們兩人的眼前。

小平太想要追上去,不過被長次拉住了,「小平太,那只是犬靈而已。」

 

「你說犬靈?」另一個聲音從他們的身後傳來,小平太變成人的模樣,然後跟長次一起轉身看,發現長次的哥哥中在家勇正站在他們的身後。

「小平太叼了一隻像是犬靈的東西回來,不過逃走了...

聽了長次解釋之後,勇看向小平太,「你在哪裡發現的?」

「在一棟很大很大的房子附近看到的,庭院裡還有池塘喔!」小平太很興奮的說,「那東西一直在那個家的附近飄來飄去的,他的毛長得很有趣,所以我就帶回來了。」

「這附近有這麼大房子的,該不會是竹谷家吧?」勇將手放下巴想著,竹谷家的主人有在做海外交易,因此相當富裕。

看自家哥哥皺著眉頭的樣子,長次不禁疑惑,「怎麼了嘛?」

「我在想,該不會是有人跟竹谷家有仇,所以派犬神過去害人吧?」勇面有難色的說,「這樣可不好耶...

 

犬神是一種妖怪,由在人間徘徊的狗靈魂轉變成,操控犬神的人可以使喚他來保護自家的安全,或者是降禍於他人。

 

中在家勇跟他們講解了犬神的來源以及能力,隨後長次跟小平太便往竹谷家出發。

「要去把那個東西抓回來嘛?」雷獸在少年身邊蹦蹦跳跳的。

「犬神是受人操控的,即使牠沒有那種意願,只要施術的人指示,牠就得去做...」長次知道小平太剛剛一定沒有認真聽哥哥講的話,便很有耐心的再說一次,「如果可以的話,我想把牠帶回去神社那邊,讓牠成佛...

 

他們說著就到了竹谷家外面的牆邊,小平太猛然抬頭往上看,隨後用力往上跳,站到圍牆上。

「喂你!不要跑!」他這樣大喊,然後沿著牆往另一個方向跑。

 

長次抬起頭往靠近大門的地方看,發現有一名少年跟小平太一樣蹲在牆上,他看到小平太就往反方向跑,可是他的速度不如雷獸,小平太奮力一跳就把他整個人撲倒,兩個人一起從牆上摔下來。

少年在掉下來的瞬間,整個身體化成像是煙的樣子,然後又變成狗的模樣,長次跑過去看,發現那隻狗就是小平太那的時候叼過來的沒錯。

也難怪小平太會說他的毛長得很有趣,長次還真得沒有看過有狗的皮毛如此像個拖把一樣雜亂不堪。

 

「咿咿──!為什麼要抓我?!」那隻犬靈不僅被小平太壓著,雷獸身上的強烈妖氣害他嚇得不敢動,只能無辜的哭喊。

因為怕他又會再次逃走,所以長次沒有叫小平太放開他,他在旁邊蹲下,然後伸手撥開那隻狗脖子附近的毛。

 

『犬神是頭被砍掉的狗,所以他們的脖子上會有一圈疤痕,如果沒有疤痕,就只是普通的犬靈而已。』長次還記得勇有這麼說,不過他不管怎麼翻找,就是沒看到那隻狗的脖子上有任何一道疤。

 

只是犬靈而已嘛...

棕髮少年正這麼想著,竹谷家的大門就被打開了,一個男子從裡面走了出來,一看到小平太就指著他,「你剛剛在我家的牆上跑來跑去做甚麼?」

長次認得那個男人,他就是竹谷家的主人,少年趕緊起身解釋,「打擾了,我們來自中在家神社,因為聽說你家附近有犬靈在徘徊,所以就來一探究竟...

 

他在說話的同時,雙眼不經意的看到了貼在竹谷家大門的一張符咒,那是防止妖魔鬼怪跟孤魂野鬼進入家門的符咒,也難怪那隻犬靈會坐在牆邊,他根本就進不去。

 

「犬靈...?」男人聽他這麼一說,愣了一下後抓住長次了肩膀,「是小八嘛?是小八對吧?」

在兩人身後的小平太起身,不過他還是一手抓著犬靈的尾巴,低頭看著那隻狗,「嘿,原來你叫小八啊?」

「那是主人專用的小名,我的全名是八左衛門!」那隻犬靈回答,長次聽了之後看向那名男子。

「他說他叫做八左衛門...

「那就是我家小八啦!」

 

竹谷先生讓長次進到他家喝茶,因為那張符咒的關係,小平太跟八左衛門進不去,只能待在門外。

「小八...八左衛門是我養的狗,大概一年前因病死去。」男主人跟長次坐在靠近庭院的房間裡,門是敞開的沿著男人手指的方向,長次看到一個小小的石碑在庭院的角落裡,看來是主人為八左衛門立的墳。

「他是一隻很忠誠的狗,每天都會接我上下班,也會保護我們一家的人...」男主人說著,嘴上帶著微笑,「所以說,你有看到小八的靈魂?」

「他一直不斷的在你家牆外徘徊,因為你貼在門口那張符咒的關係,他進不來。」長次回答。

「耶?原來那張符咒有效喔?」男主人驚訝了一下,看來他並不是很在意那方面的東西,「我完全不知道,居然讓小八在外面遊蕩這麼久了...小八還好嘛?」

 

依那男人的模樣,長次看得出來他確實是懷念自己的狗,甚至有想要讓小八的靈魂進來的打算。

「我知道你懷念你的狗,不過再怎麼說,八左衛門現在已經成了鬼魂,我建議不要讓牠在人間徘徊太久,盡量是在牠吸收過多日月精華變成妖怪之前讓牠成佛。」

長次如此的說,男主人閉上雙眼想了想,久久沒有回答。

 

比起在房子裡的寧靜,站在牆外的小平太正玩著八左衛門玩得不亦樂乎。

雷獸在手中集成一顆靜電球,然後往八左衛門的身上丟,因為碰到靜電的關係,原本雜亂的毛髮全部都豎了起來,像極了一顆毛球。

「拜託不要這樣玩我...」犬靈無奈的趴在地上,牠知道小平太比自己強而不敢反抗,再來就是小平太身上的妖氣壓得牠全身不舒服。

 

眼前的大門終於再次打開了,竹谷家的男主人跟長次從裡面走了出來,八左衛門要站起來的時候又馬上趴了下去,因為小平太在後面踩著牠的尾巴。

「小八還在嘛?」男子知道自己看不到靈魂,他只看到小平太的人類型態在自己眼前。

長次指著小平太前方的位置,「他在這裡...小平太,放他開的尾巴。」

小平太嘟著嘴放開腳,讓八左衛門起來走到主人面前,男子也蹲了下來,雖然他是面對著空氣,但是他相信小八就在自己眼前。

「小八你聽我說,我身邊這個人是神社的人,他要帶你去成佛,好嘛?」男子語重心長的說,「如果你在人間待得太久,就會變妖怪,我們都不希望那種事情發生,所以你不用再擔心我了,我會過得好好的,你就快到極樂世界去吧。」

聽聞了主人的話,八左衛門很乖的點點頭,即使牠並不想離開主人身邊,但是主人說了,他就會去做。

 

跟竹谷家道別之後,長次跟小平太帶著八左衛門回去。

「那你有跟人家收成佛的費用嘛?」勇聽完長次的敘述之後劈頭就說這句話,看著自家弟弟搖頭,他心想自己那個時候也應該跟去才對,不然長次這孩子心腸這麼好,怎麼可能會跟對方拿錢。

「我來就好了...」長次從家裡拿出一本經文,唸經是他從父親那邊學到的最簡單超渡方式。

 

兩兄弟從家裡走出來,站在神社前方尋找八左衛門的蹤影,卻沒有看到那隻狗,反而是看到小平太抓著一個少年的靈魂跑來跑去,那名少年的頭髮跟八左衛門的毛髮一樣,是那隻犬靈化身成人的樣子。

他悽慘的叫聲一直持續不斷,直到長次用繩子把小平太拉下來他才獲救,馬上躲到長次的身後,似乎很怕小平太的樣子。

「你這傢伙不要亂摸長次喔!小心我把你吃掉!」小平太這樣對八左衛門大吼,馬上被長次敲了一拳。

 

棕髮少年摸摸犬靈的頭,讓他坐在神社前面,自己翻開經文開始唸經,小平太跟哥哥則是在一旁看著。

過了半個小時,長次都已經從頭到尾唸過好幾遍了,八左衛門的靈體卻依然在那邊,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看起來有點不好意思的樣子,小平太則是早就睡倒在一邊了。

當少年將經文翻回第一頁,要再重頭唸一次的時候,勇上前阻止他,「夠了,長次,牠現在是無法成佛的。」

「為什麼...?」

 

中在家的長男用困擾的表情深呼吸,然後看向狗的靈魂,「你還在掛念主人吧?」

八左衛門頓了一下,然後點頭,牠確實很在意主人,一直到現在,還是想著主人是否安好。

「牠還心存掛念,沒這麼簡單就能成佛的。」勇雙手盤胸,在長次耳邊說,「恐怕得每天給牠唸經才行,然後不能讓牠去見自己的主人,免得牠又會開始想念而無法升天。」

少年點點頭,然後對八左衛門招手,乖巧的狗兒看見之後往牠那邊過去,長次彎腰摸摸牠的頭。

 

「你目前還不能成佛,但是我會每天唸經給你的...

長次這麼說,八左衛門疑惑的眨了眨眼,然後看向一旁的大哥,後者笑著輕嘆,「別擔心,長次是很溫柔的,你就先在這裡待著吧,等雷藏跟三郎回來之後,你們應該可以成為好朋友的。」

雖然不知道雷藏跟三郎是誰,旁邊那個呼呼大睡的雷獸又很恐怖,可是眼前那個棕色頭髮的男生看起來確實人很好,八左衛門看著他,後頭的尾巴搖了起來,「謝謝你們!」

 

小平太睜開雙眼,從地上爬起來左顧右盼,看到長次跟勇還在,那隻狗也是,「他不是成鬼去了嘛?」

「是『成佛』才對,而且他現在沒辦法,要在這邊待著。」勇轉過身對小平太解釋,然後帶著長次的經文回去房子那邊。

 

雷獸跑到長次身邊,手指著八左衛門,「那,我可以跟他玩嘛?」

「不可以欺負他...

「放心啦!」

小平太才剛說完,馬上伸手抓住八左衛門的尾巴往天上飛去,長次根本就來不及阻止他,接下來他能聽到的都是小平太的笑聲跟八左衛門的慘叫聲。

「應該...不會有事吧...」少年突然覺得把那隻犬靈留下來根本就是另類的殘害他。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