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有一頭烏黑長髮的年輕女孩剛從外面回來,今天是她難得的休閒之日,誰知道母親擅自替她請了繪畫老師,叫她趕緊回家來上課。

茶道、花道、陶藝、禮儀、讀書、算數...因為家境富裕,所以母親希望她能夠成為一個有才華的千金,從她小時候就逼她學一堆東西,如今就連她唯一一天的休閒日都要剝奪而去。

 

女孩回到家後照照鏡子,發現頭髮有個她出門時沒有的東西,拿下來一看,發現是她在逛街時試戴的髮飾,當時下僕過來急急忙忙的拉她離開,店主沒有注意,她自己也忘了當時還在試戴中,沒想到就這樣帶回來了。

 

這樣算是偷竊嘛?

她將髮飾摘下來看了看,這種便宜貨根本就比不上父親會隨手送給她的東西,可是即使東西再小、再便宜,也掩飾不了她違法的把東西帶回家的事實。

 

她,富有人家的千金大小姐,偷竊了...

該緊張嘛?該趕緊叫人拿去還給店家並且澄清吧?

還是...

 

女孩垂下眼簾,嘴角勾起了笑容。

 

 

 

 

 

 

 

「哥哥,可以做紙燈籠給我嘛?」活潑可愛的女孩拉了拉自家二哥的袖子,大大圓圓的眼睛跟甜美的聲音令人難以拒絕她的要求。

少年低下頭,咖啡色的眼眸看著妹妹手中正拿著自己前幾天才做給她的新紙燈籠,不知道該回答甚麼。

「不是我要的啦,我想要送一個給惠理子。」察覺到哥哥的視線,女孩立即解釋,「我聽說她最近好像生病了,所以想要送她一個紙燈籠,希望她能打起精神來,哥哥做的紙燈籠最漂亮了!」

 

長次理解了之後點頭,「不過我得到街上去買材料...

女孩開心的在原地跳啊跳,「謝謝哥哥!那我可以一起去嘛?」

「長次、蒼花,如果你們要去街上的話,可以順便幫我買轉角那間店的豆沙包嘛?」長女千夏聽到他們的對話,便從房間裡走出來,「我會給你們錢的。」

「豆沙包!我也要去!!」小平太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整個人往長次身上撲。

 

準備好了之後,中在家兩兄妹外加一隻雷獸便往街頭的方向前進。

 

「小平太,除非我說可以,否則不可以隨便吃別人家的東西...」棕髮少年再次的強調,他還記得第一次帶小平太上街時,這隻妖怪居然把別人家要拿來賣的食物給吃掉了,惹了不少麻煩。

「知道了啦!」小平太嘟著嘴回答,接著看向蒼花,「妳說的惠理子是誰?」

「惠理子是我的好朋友,我們很小的時候有玩在一起過。」蒼花笑著說,隨後歪頭露出苦笑,「她的家教很嚴格,總是要學好多東西,所以後來我就很少有機會跟惠理子一起玩了,不過我們還是好朋友喔!」

「她生病了嘛?」

「嗯,雖然不清楚是甚麼原因,她好像很容易就會身體痛,可是又不想看醫生...」蒼花露出困擾的表情,在他們談話的期間有停下腳步,在轉角的點心店替千夏買豆沙包之後又繼續前進。

 

「所以蒼花想要長次做紙燈籠給惠理子吧!」小平太很有精神的說。

「嗯!哥哥做的紙燈籠最棒了!」

「長次,我也想要一個紙燈籠!」

「我曾經有做一個給你過,不到三分鐘就被你玩壞了。」

 

伴隨著小平太的耍賴,他們來到的販賣雜貨的店鋪,長次一向都是在這裡買做手工藝品的材料。

他們才剛走進去,根本就還沒開起看,就有一個黑色長髮的女孩從裡面出來,她的動作幾乎像是用跑的出來,與長次擦肩而過。

 

「惠理子?!」長次沒有注意,但是蒼花沒有看走眼,那個跟她們擦肩而過的女孩就是她的好朋友,她立即轉身叫住對方。

惠理子聽到蒼花的呼喚之後有稍微回頭看了一下,不過還是甚麼話都沒說的跑開,讓短髮的女還不禁疑惑又有些失望。

 

「那個就是惠理子?」小平太順著蒼花的視線看過去,難得的皺起眉頭,用不敢置信的表情回頭看蒼花。

女孩還來不及回答小平太,店家的主人就從裡面出來,他稍微看了看店內的四周,然後視線落在眼前的三個人身上,「你們是不是拿了我們店裡的紙扇?」

「紙扇?」

店主指著一邊的架子上,有三個專門立紙扇的基座,卻只有兩把扇子在上面,位於正中間的那個不見了,「要付錢的喔!」

「我們並沒有拿你的紙扇...」長次講到一半,他跟蒼花紛紛轉頭看向身後的小平太。

雷獸一臉輕鬆自在的樣子,完全不知道眼前是甚麼情形,只是張著圓圓大大的雙眼,然後嘴裏拼命的啃千夏姊姊的豆沙包。

 

「好啦好啦我偷吃了千夏的豆沙包!可是我沒事拿甚麼破扇子幹嘛?!」被長次賞了一拳之後,小平太無辜的縮在蒼花腳邊哭喊。

「不是你們還會是誰?我剛剛進去的時候還在的,一出來就不見了!」店主雙手盤胸的說,「在這段期間有進出本店的只有你們!」

「剛剛有一個女生也在啊!為甚麼你不懷疑她?」小平太馬上回答。

「蠢材!剛剛那位小姐是大戶人家的千金,她有甚麼必要偷我們這間小店的便宜貨?」

幸好後來有路人過來證明長次等人是才剛踏入這間店沒多久,加上他們三個人身上都沒有扇子的蹤跡,長次才得以在小平太發飆之前趕緊把他帶走。

不過材料沒買成,只能用那筆錢回頭再替千夏姊姊買一份豆沙包了,這次確定沒有將放豆沙包的包裹交到小平太手上。

 

「惠理子好奇怪喔,怎麼都沒有回應我呢...」蒼花並不是很在意紙燈籠的事情,她現在擔心起好友的狀況,「會不會是趕著回家上課?可是也不用那麼急促...

短髮女孩在前方思考,兩個少年走在後頭,長次摸了摸小平太的頭,算是為了自己敲太大力而道歉。

「長次,我跟你說喔...」小平太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蒼花,然後湊近長次耳邊竊竊私語,「惠理子從我們旁邊經過的時候...

 

「我在她身上聞到了妖怪的味道。」

 

棕髮少年的眉頭皺了一下,看了一下前方的妹妹,「...先回去再說...

等待回到家,蒼花跟千夏姊姊一起去洗澡的後,長次帶著小平太去見勇,並且讓小平太敘述當時的情況給大哥聽。

「所以,是甚麼樣的妖怪?」

「聞起來很難吃的妖怪。」

「不是問你好不好吃啦!」勇無奈的說,「是甚麼樣子的妖怪?很強嘛?是附身在她身上、還是單純跟在旁邊?」

 

小平太閉眼歪著頭想了想,「嗯...也不是附身啦,感覺就好像是從她身上長出來似的...

...長出來?」

「蒼花有說過,惠理子最近生病,很容易身體無故疼痛。」雖然不曉得這能不能算是有用的訊息,長次依然追加說明。

勇低頭想了想,然後抬頭,「你們之前有提到,雜貨店的扇子被偷了的事情?」

看眼前的兩位少年點頭,勇難過的皺起眉頭,「這樣的話,我能想到的,大概就是百百目鬼了吧...

 

百百目鬼是由偷竊的女子所化身成,全身會長滿上百著眼睛,如果沒有誠心悔改的想法,便會轉化成真正的妖怪。

 

「百百目鬼挺棘手的,因為除妖過程的重點完全在於被附身的人的心,如果惠理子沒有悔過的想法,就算再厲害的術師也救不了她。」勇拿出一本經文交給長次,「總之,如果真的是百百目鬼的話,你就先勸導她坦白,然後試著唸經文。」

長次接下經書之後轉頭看著小平太一臉期待的表情,「小平太,你留在家裡。」

「噎噎?!為甚麼?!」雷獸冤枉的發出哀嚎,雙手抓住長次的衣服。

「這次的對像是蒼花的朋友,我不想要你到時候出手太重而傷到她。」長次直接站了起來,令小平太不得不放開雙手。

 

「也是啦,在未完全成為妖怪之前惠理子還是個人類小姐,小平太隨便碰一下大概就骨折了...」勇苦笑的說,接著從衣襟裡拿出一個牌位,「不過我想長次還是帶個護衛跟在身邊比較好,雷藏跟三郎都還沒回來,所以...

從勇手中的牌位裡跑出了一隻狗的靈魂,是長次跟小平太幾天前帶回來的八左衛門。

因為長次光是要管理小平太就已經很忙了,勇便自願把犬靈的事情放在自己的肩頭上,為了讓八左衛門有個地方可以休息,勇特地做了一個牌位讓他待著,並且把八左衛門帶在身邊,不時唸經文給他。

如今八左衛門的靈體不像先前那樣消散,反倒是多了一些精神,牠看到長次就開心的搖搖尾巴,不過馬上被一旁的小平太狠瞪,尾巴又垂下來了。

「把八左衛門帶在身邊,牠沒有比雷獸或狛犬強,可是至少牠會保護你。」勇將牌位交給長次,少年接下之後便出門了。

 

「為什麼七松さん這麼討厭我...?」八左衛門在長次的身邊漂浮,露出沮喪的表情。

「他只是比較孩子氣罷了...」長次伸手拍拍牠的頭。

他們來到了惠理子的家前,果然是富裕的大戶人家,雖然不至於像竹谷家那樣前院有池塘,不過房子卻比較大。

 

「你說我家惠理子被妖怪百百目鬼附身?」這個家的女主人聽完長次的講解之後,氣得站起來破口大罵,「別開玩笑了!我的惠理子這麼乖巧高雅,怎麼可能會被那種妖怪給附身?!想騙錢就到別的地方去!」

被趕了出去之後,長次看向八左衛門,「...我有提到價錢的事情嘛?」

「長次さん,妖怪的味道變重了...」灰色的狗兒搖搖頭,對著大門口嗅了嗅,「該怎麼辦?」

「先等一會兒...

 

他們一人一狗在外面站了一段時間,眼看太陽急將要下山了,長次感覺不出來有甚麼變化,倒是原本趴在地上的八左衛門突然豎起耳朵站起來,看著那扇大門。

「怎麼了?」

灰色的耳朵抖了抖,「是剛剛那位女主人的尖叫聲,她在呼喚惠理子!」

 

棕髮少年看了看周圍,找不到除了大門以外的入口,八左衛門看得出來他是想要進去,便使用勇之前教導他的方式,將靈體變成人的模樣後集中注意力,把身體給暫時性的具現化。

長次都還來不及對於他的變化做出任何反應,八左衛門就將他整個人橫抱起來,奮力的往前一蹬,跳過了圍牆,帶著長次進入了人家的家園裡。

他將長次放下之後,身體再次的變回靈體,帶著少年一起往叫聲的來源過去。

 

繞過了房子半圈,他們在某個走廊邊看到了倒在地上的女主人,長次上前扶她起來,女主人則是傻楞楞的指著眼前那扇緊閉的門,「惠、惠理子她...!」

趁沒有人看到的時候,竹谷再次具現化成少年的模樣,上前硬是把那扇門給拉開。

「不要!!」門只有被拉開一點,在黑暗的房間裡身出了一隻上面長滿眼睛的手,伴隨著惠理子的尖叫聲,用力的把門給關上,「不要進來!」

這回八左衛門已經把可以用來具現化的靈氣都用完了,他退到女主人身後變回犬靈,「她已經開始妖怪化了!」

 

棕髮少年保持冷靜,伸手輕輕的敲了敲門,「惠理子,我是蒼花的哥哥,中在家長次。」

聽見長次的聲音,房間裡傳出細細的女聲,「蒼花的哥哥...?」

「惠理子,妳被妖怪附身了,我是來幫妳的。」長次說著,他伸手拿出經文,「不過在那之前,妳得先坦白一切,這幾天來妳做了些甚麼事情,全部都要說出來。」

他說完之後,房間裡久久沒有傳出聲音,八左衛門從房間的另一邊偷偷隔牆探頭進去看了一下,然後馬上出來,「她的身體已經有一半變成妖怪了,不過她似乎不想坦白的樣子...

 

長次輕嘆,翻開手中的經文開始朗誦,可是他才唸不到一半,裡面開始傳出激烈的碰撞聲跟尖叫聲,他立即錯愕的停止。

 

『要解決百百目鬼的方式,就是要勸解犯罪的人坦承反悔,有時候光是單單唸經文,只會讓對方更痛苦。』

勇曾經說的話在長次腦海裡浮現,可是惠理子不願意對他坦承,他現在真的無能為力。

 

「惠理子!!」

一個熟悉的女孩聲音從上空傳來,在場的所有人都往上瞧,只看到一名少年身後背著少女從天而降,用力的踩在庭院的土裡。

「蒼花さん、七松さん...噗喔!」八左衛門像是看到救星一般的飄過去,卻被小平太一腳踩到地上去,痛到差點吐出來。

「你膽子很大嘛,我從遠遠的就看到你把長次给抱起來...」除了腳之外,小平太還用全身的妖氣往八左衛門身上壓。

「那、那是為了過牆啊!狗急跳牆嘛!」

「我要讓你知道甚麼叫做真正的狗急跳牆!」

「咿咿──!」

 

兩隻犬類在一旁玩追殺,早就從小平太身上跳下來的蒼花跑到惠理子的房門前敲了敲,「惠理子!我是蒼花!」

...蒼花...?」聲音又更細小了,可是早就習慣長次講話方式的蒼花依然能夠聽到。

「惠理子,妳還好嘛?身體很痛嘛?」蒼花難過的說,眼中泛著淚水,「會痛的話要說出來喔!妳一定要告訴我,大家都會幫妳的!」

久久沒有聽見房間裡的回應,短髮女孩著急到流出淚水,「惠理子,妳是我最重要的朋友,我不想失去妳...拜託,讓我們幫妳...

 

過了小一段時間,當小平太抓著八左衛門被整到會要散掉的靈體走過來的時候,惠理子的聲音從房間裡傳出來。

「我...我沒有資格當倉花的好朋友...

「惠理子...?」

隔著門板,在房間裡面是正在哭泣中的少女,「妳總是很開朗樂觀,甚麼事情都往好的方向看,我...我沒辦法像妳那樣...

「母親要求我去學習很多東西,而我總是覺得好吃不消,所以當我在偷東西的時候,就會覺得心裡很暢快...不知不覺得...就上癮了...

「我偷了東西...蒼花...我犯罪了...

 

「沒關係的!」聽完好友的坦白,蒼花大聲的喊,「把偷來的東西拿去還給店家,他們會諒解的!」

...真的嘛?」

「嗯!」短髮女孩用力的點頭,「我會陪妳一起去的,我們一起去道歉,然後再一起玩,好嘛?」

 

房間內一陣沉默,外頭的人靜靜的看著那扇門,直到門被人從裡面拉開。

呈現在眾人眼前的,是一個純潔的長髮少女,她的雙眼被哭紅了,但是至少身上沒有其他眼睛。

「謝謝妳,蒼花...

兩個女孩抱在一起,一旁的少年們也終於鬆了一口氣,這段除妖算是告一段落了。

 

...總之,您給予令嬡的壓力太大,導致她得經由不正當的方式宣洩,我建議今後給她一些私人的空間以及休息的時間。」長次跟惠理子的母親面對面坐著,他們在說話的同時,兩個女孩正帶著當初偷來的東西到街上一個一個還給人家。

富家千金偷取東西確實有損他們家的名譽,不過就把這當作是個機會教育,惠理子家的女主人在看見女兒安然無恙之後也發覺自己以前確實給予孩子過多的壓力,對長次道歉以及道謝之後還很主動的付出除妖的費用。

 

東西收好之後長次從房子裡走出來,發現原來小平太一直蹲在大門邊等待他,本來還以為他跟八左衛門陪兩個女孩去街上了。

「長次...會生氣嘛?」小平太將鼻子以下的臉埋進手臂裡,稍微瞄了一下長次的臉色。

棕髮少年搖搖頭,他彎腰摸摸小平太的毛髮,「你做的很好,幸好有你把倉花帶來,這件事情才能夠解決。」

雷獸聽見這個鼓勵之後開心的跳起來,耳朵跟尾巴都露出來了,不過馬上在被人發現之前被長次给壓回去。

 

兩人的臉貼近的時候,長次發現小平太的嘴角有紅豆沙,他還記得當時回家之前有給他擦乾淨的,難不成...

...你又偷吃姊姊的豆沙包?」

「才、才沒有!」小平太急忙著搖頭,「蒼花用豆沙包引誘我,逼我把百百目鬼的事情講出來,然後叫我帶她過來...啊!」

雷獸發現自己說溜了,馬上摀住自己的嘴。

「所以,豆沙包呢?」

...全被我吃光了...」小平太膽確的說,不過隨後馬上從衣襟裡拿出一顆豆沙包,「可是我有留長次的份喔!」

棕髮青年輕嘆,伸手接下那塊豆沙包,「...回去一起跟姊姊道歉吧...

「嗚...好啦...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