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內含自創人物,不喜勿入

 

「摩帝凱,麻煩你洗完碗之後清理一下烤箱好嗎?」潔西的聲音從客廳傳來,那年輕的夫人正悠閒的喝茶看電視。

OK!」摩帝凱很自然的回應,低頭繼續洗碗。

如果是在公園裡,他現在一定是偷懶去打電動,可是現在不一樣了。

               

藍鳥抬頭看看牆壁上那附有日期顯示的時鐘,自從上次意外撞爛約翰的車後,他已經在這邊打工超過一個禮拜了。

原本前三天瑞比還會幫忙,可是瑞比偷懶當場被約翰抓包,所以被趕了出去。

 

其實,依約翰的收入,那一台BMW根本就不算甚麼,他也不是那種會對錢斤斤計較的人,可是依想到有人欠他東西就會不高興,才會讓摩帝凱在他們家當僕人來還債。

               

「碰!」

               

大門被打開關上的聲音,代表著約翰回來了。

約翰沒有回家就喊「我回來了」的習慣,進進出出就像個鬼,摩帝凱一開始還會被嚇到,可是久了就習慣了。

「約翰,有吃過晚餐嗎?」潔西詢問。

「嗯。」約翰簡單的回應,然後到車庫去。

 

約翰不是那種一回家就休息的人,他常常回來之後繼續自己的研究,樓上的房間跟車庫都放著一堆沒有人懂的儀器。     

車庫、房間、工作室,沒有他的准許,誰都不准碰那裏面的任何東西,也不讓摩帝凱進去打掃,免得他把重要的文件當做垃圾丟掉。

               

「潔西小姐,碗都洗好了、烤箱也擦好了。」摩帝凱拿布擦了擦手,到客廳去。

潔西看了看時鐘,奇食家裡已經沒有是給摩帝凱做了,可是約翰有交代絕對不能讓他早退,就算沒事也要讓他有事做,潔西歪頭想了想,突然想到車庫裡的櫃子上有個東西可以拿來打發時間。

「車庫的櫃子裡有一個大箱子,裡面裝了我的手工藝工具,你去拿來吧。」潔西笑著說。

「車庫?可是...

「沒關係的,你敲門跟約翰說一聲,他會讓你進去的。」

               

藍鳥站在車庫的門前輕輕的敲門,心跳不禁加速,隨後門被打了開來,一顆紅色的頭探了出來,「幹嘛?」

「呃...潔西小姐說她的手工藝箱子在車庫裡,叫我來拿...

約翰瞇起雙眼盯著摩帝凱,後者緊張了一下,本來還以為對方會叫自己滾蛋,可是他反而是把門打開。

「只可以拿箱子,不准亂碰其他東西。」約翰冷冷的說。

「是...

               

摩帝凱小心翼翼的走進車庫裡,裡面果然就跟潔西小姐講的一樣,地上放著一堆奇怪的儀器,擺在車庫中央的桌子上都是文件跟資料,周圍還放了大型的白板,上面充滿著沒人懂的公式跟符號,這根本就不是車庫,而是一個小型的研究所。

「最上面的最右邊。」約翰的聲音突然冒出來,藍髮男子轉頭,看到他指著車庫角落的櫃子,在櫃子第一層的最右邊有一個粉紅色的箱子,想必就是潔西小姐的東西了。

約翰放任摩帝凱自己去拿取東西,自己則是回到某個儀器的前方繼續他的動作,伴隨著他手上那些工具互相敲擊的聲音,桌上的電腦也在計算著他先前輸入的各種公式,一直不斷發出像是電動玩具裡的嗶嗶聲。

               

摩帝凱沒有馬上去拿箱子,反而是看約翰在做甚麼,他知道他不應該這樣,可是他就是抵不過自己的好奇心。

其實他也沒有在看約翰做甚麼,畢竟他也看不懂,他的視線一直在約翰身上。

紅髮青年身上還是穿著他回到家時的那套西裝,不過外套脫掉了、領帶也放置在一邊,他的袖子被挽至手肘處,而那雙黑色的皮手套依然還在手上。

車庫裡沒有冷氣,加上周圍的儀器都在運作跟送風,他們現在所處的地方比房子裡面熱很多,看約翰額頭冒汗的在檢查機械構造,摩帝凱不禁佩服他。

 

可能是因為西裝的關係、可能是因為身材的關係,摩帝凱看著紅髮青年,腦袋裡突然想起了唐。             

唐也是常常加班或是把工作帶回家,可是他都是坐在辦公桌的電腦前敲敲打打鍵盤跟計算機,摩帝凱從未看過唐有像約翰一樣實際的用雙手去建造東西,聽說太空工程師的風險也不小,難怪他的收入會那麼高。

藍鳥想起了那棕髮青年的笑臉,印象中似乎自從上次被他帶去同學會後就已經將進一個月沒有見面了,反倒是這個約翰他天天看得到。

               

紅髮青年手中拿著剛印出來的資料表,走到靠近櫃子的白板前,拿起麥克筆在上頭寫了一些公式。

寫一下、停一下,嘴裡念念有詞、盯著白板上的數字做心算,然後繼續寫...然後又停。

「你在看甚麼?」約翰寫到一半猛然轉頭看向摩帝凱,這舉動差點把藍鳥給嚇壞,他趕緊伸手去拿那個粉紅色箱子。

 

因為東西放得太高了,摩帝凱甚至得墊起腳尖、用手指的力量把粉紅色箱子從架上拖出來,他完全看不到上頭的樣子,當然也沒注意到粉紅色箱子上頭有幾個工具箱。

「呃啊...好重...」工作了一整天,摩帝凱的手指早就沒力了,就放著那個粉色箱子才抽出一半,便放開酸掉的手甩一甩。

可是,就在他這麼做的同時,粉色箱子的重量因為上頭的工具箱而慢慢傾斜,最後整個從櫃子上往摩帝凱的頭部正上方掉了下來,連帶著櫃子上的其他小東西一起。

 

「嗄啊啊啊!!」眼看那些東西要打到自己的頭上,摩帝凱的腳動不了,他的反射動作就是彎下身並且用雙手蓋住自己的頭。

箱子墜落至地上的碰撞聲、工具箱在半空中打開並且裡面的金屬工具都掉出來的響亮聲音,在有回音的車庫裡又大聲又嚇人,摩帝凱緊緊閉著雙眼,原本腦中想著自己被打到時大概會多痛,可是撞擊的聲音都沒了,他仍然一點感覺也沒有,彷彿那些垂直墜落的東西都沒有打到他。

 

藍鳥膽怯的睜開雙眼,發覺周圍怎麼好像有點暗,他抬起頭來,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甚麼。

約翰較高大的身軀撐在摩帝凱的上方,替他擋下了剛才掉落的所有東西。

               

不過似乎頭部被重物打到,他的血液像條紅色的河流一般的從額上流下,滑過眼睛的部分,他得閉著一隻眼免得血跑進眼睛裡,最後血液滴落在他身下的摩帝凱身上。

藍鳥低頭看著自己衣服上的紅色血跡,才驚覺這不是夢或是幻覺,約翰真的受傷了。

               

好多血...怎麼辦...約翰他沒事吧......

               

「你是白癡嘛?」約翰的聲音把摩帝凱從驚嚇中喚醒,他嘴巴這麼壞的說著,可是呼吸卻重,想必頭一定是非常的痛。

「你的頭...!」摩帝凱趕緊伸手扶住約翰,彷彿他隨時都會倒下去,「你在留血!」

「廢話,我還看不出來嗎?」約翰一隻手按在傷口處,語氣聽起來格外的平穩。

他想甩開摩帝凱的手,可是卻發現那隻藍鳥一直抓著他不放,轉頭看到那張擔憂的臉。

               

「快進去屋裡,我去打電話叫救護車!」藍髮男子說著,他拉著約翰的手,把紅髮男人帶進屋子裡。

約翰沒有說甚麼,就這樣任由摩帝凱把他拉進去,不只是痛,他一下子流血流這麼多,腦袋有點暈暈的。

他們才剛走進客廳裡,馬上就出現了一個女人的尖叫聲,抬頭一看,潔西小姐慌慌張張的跑過來。

「約翰,你的頭是怎麼一回事?!」潔西驚慌失措的大叫,她想伸手看看兒子的傷勢,可是看到血又不太敢靠近,猶豫不決的樣子加上高分貝的聲音,約翰看了就很不耐煩。

 

「潔西小姐,麻煩妳打電話叫救護車。」

「啊、好...!」             

潔西轉身要去拿電話,可是手卻被約翰給拉住了,「不准打。」他冷冷的說。

「耶?可是你...

「我只是皮被箱子的角給刮到而已。」約翰用力的抓著潔西的手,很強烈的表示他不想叫救護車,「止血擦藥就沒事了。」

「別開玩笑了!你流這麼多血...!」摩帝凱大聲的說著,他伸手把約翰的臉轉過來,皺著眉頭看他臉上的血跡。

               

約翰感覺到摩帝凱地手撫著自己的臉龐,剛好跟自己蓋住傷口的手相碰,他只有一隻眼睜開的,夠他看得出摩帝凱有多緊張了。

...我的房間裡有急救箱...」約翰緩緩的說,「都是因為你太蠢了我才會受傷,你最好給我負責,不准反駁。」

摩帝凱抿了抿唇,他很擔心約翰的狀況,可是對方不肯去醫院,他也沒有辦法說甚麼,「那...如果你失血過多昏過去,我馬上就叫救護車。」

約翰沒有回答,但是摩帝凱當他是默認,便扶著他上樓。

               

摩帝凱從沒去過約翰的房間,只有在約翰從裡面出來的時候偷瞄過一眼而已,裡面很單調,除了基本生活用品之外沒有其他任何的裝飾,就連顏色也很簡單。

「急救箱在櫃子裡,最下層抽屜。」進到房間後,約翰隨手拿了一條純白毛巾壓在自己的傷口上,然後在床上坐了下來,看藍鳥點頭然後轉身拉開櫃子的抽屜。

摩帝凱拿出了上頭有紅十字的白色急救箱,他走到床邊,發現約翰已經自己把臉部跟傷口周圍的血都擦掉了,不過他們都知道光是用乾布擦拭是不夠的,皮膚上的血跡還是很明顯。

約翰將手中的毛巾丟至一邊,然後指著房間內浴室的方向,「櫃子裡有新毛巾。」

               

藍鳥進到浴室裡,稍微翻找了一下裡頭的櫃子,然後拿出一條毛巾並且將其弄濕、擰乾。

他走到紅髮青年面前,一手扶著對方的臉頰、一手輕輕的擦拭他臉上的血跡,約翰閉上其中一隻眼,靜靜的讓摩帝凱替他處理。

本來看他流這麼多血,還以為是很重的傷,但是摩帝凱把傷口周圍都清理乾淨之後才發現,約翰頭上的傷沒有很大,也沒有特別深,只是當時流很多血罷了,現在血早就已經停了。

               

他將毛巾放下,轉身打開急救箱,裡頭的東西應有盡有,完全沒有動過的跡象,就像是新的一樣。

他翻找了一下裡面,拿出一罐消毒水,用攝子夾著棉花沾了一點,然後往約翰的傷口上輕點,「這很痛,不過你要忍一下...

消毒水接觸傷口的一瞬間,約翰皺了一下眉頭,不過也就那樣而已了,他彷彿完全沒感覺一樣,面無表情的坐著。

看擦的差不多了之後,摩帝凱把消毒水收起來,他的手在急救箱裡摸索,拿出一罐罐的藥水跟藥膏,仔細的看哪個才是適用的。

               

在等待的期間,約翰抬起頭看著前方,由於他坐在摩帝凱的正前方,而後者是站著的,所以他眼前看到的是藍鳥胸前那一大片的藍色布料,以及一點點無意沾到的血跡。

               

頭好像有點暈...

               

紅髮青年藉由緩緩的深呼吸來保持清醒,聞到了血的鐵銹味、消毒水的味道、藥物的味道,以及...一股淡淡的香味...

               

當他回過神的時候,額頭正靠在前方那柔軟的衣料上。

 

「約翰?」摩帝凱感覺到胸前一股重量,他把視線從手中的藥罐上移開,看到約翰靠在自己的胸前,不過馬上又退開。

藍鳥伸手扶住紅髮青年的臉,他低頭看著約翰,「貧血嘛?我看我還是...

「不用。」

不等摩帝凱講完,約翰伸手抓住他的手腕,坐得抬頭挺胸,表示自己還很好。

               

藍髮青年抿了抿嘴,他拿起了剛剛看準的那罐藥水,拿起紗布在上頭倒了一些,然後抵在約翰的傷口處,這回約翰沒有一絲痛苦的樣子。

摩帝凱一手壓著紗布、一手拿起急救箱裡的繃帶,他低頭一看,總覺得自己的角度有點太高了,便將繃帶握在手裡、手指扶在約翰的臉旁,在約翰旁邊坐下的同時將他的臉轉過來面對自己。

調整好位子之後摩帝凱用拇指翻開繃帶的開頭,將其抵在紗布上後拉開,開始用繃帶一圈圈的環繞約翰頭部。

               

太近了...

               

約翰瞇起雙眼,看著為了要將手伸到自己頭後面而將身體貼近的摩帝凱,照理來說應該是位在受傷者的水平之上比較好包紮才對,約翰比他高大,兩人又坐在同樣的高度上,藍鳥這樣還得特地把手抬起來,真不知道這傢伙在想甚麼。

紅髮男子將頭低下,讓他跟摩帝凱之間的距離拉近,幾乎是快要碰到對方的距離。

發覺兩人之間的距離突然縮近,藍鳥頓了頓,看著約翰的臉,自己不禁臉紅了起來。

               

「啊...你這樣...」摩帝凱一手拉著繃帶,另一手擋在他跟約翰之間,想要將他們之間的距離分開卻又不敢推開眼前的男子,「我包不到...你的傷口...

               

好近、好近...

               

彷彿可以聞到對方的髮香、隱隱約約的感覺到對方的吐息、幾乎快要觸碰在一起...

               

噗通噗通的心跳聲...是他的?還是自己的?

               

當摩帝凱回過神的時候,他感覺到自己的嘴唇觸碰到柔軟的東西。

「唔...?!」藍鳥想要推開,可是他的手卻被抓住,對方明明是個傷者,卻依然比他還有力量。

他感覺自己的門牙被強制的扳開,約翰的舌頭伸進來,撫過他的上顎,藍鳥想要把他推出去,卻反而讓對方更順利的跟自己交纏在一起。

               

......

               

感受著對方霸道的入侵,摩帝凱卻一點反抗的餘地都沒有,反而全身無力的任由對方將自己壓倒在床上,更深入的侵犯他的口腔。

摩帝凱的背後抵著床鋪、上面壓著約翰,不自覺曲起的雙腳張開,隨後感覺到紅髮青年移上來的膝蓋剛好抵在自己的胯下,若有似無的摩擦著下體。

身體正在下意識的做著無謂的掙扎,摩帝凱早就已經被吻得漸漸失去理智,就連呼吸都幾乎來不及,放任銀絲從嘴角流出。

他閉上雙眼,感覺一股鼻酸,眼睛周圍濕潤了起來。

「嗯...嗯嗯......」從鼻子跟喉嚨深處發出來的呻吟只會讓對方更起勁,可是他就是會不自覺得這樣。

               

.........

               

就在藍鳥以為自己會活活窒息而死的時候,他感覺到嘴裡的東西突然抽出,身上的壓力也隨著離開,終於被放開的嘴大口大口吸呼著空氣,他彷彿是被吊上岸的魚一樣喘個不停。

「啊...!」他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被一股力量給拉了起來,頭暈目眩之間他發覺自己做回了原本位置,只差約翰的手正摟著他的腰。

「繼續包紮。」紅髮男子淡淡的說,將包紮到一半掉下來的繃帶捲放在摩帝凱手裡,同時放開他摟著摩帝凱的手。

               

看了看手裡的繃帶、看了看眼前那好像甚麼都沒發生的臉、然後想起幾秒前才發生的事情,藍髮男子突然肚子裡升起一把火,想狠狠的把整個急救箱抓起來往約翰的頭上敲,哪有人把別人壓倒又舌吻之後馬上若無其事的啊?!

可是他沒有做出這個舉動,因為看到約翰頭上的傷,他又突然愧疚了。

               

躂、躂、躂...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越來越大聲,似乎是從樓下爬樓梯上來的,接著約翰的房門就「碰!」一聲的被打了開來,站在他們眼前的是一臉興奮的潔西小姐。

「約翰你看!媽媽找到巧克力了!」潔西似乎很開心的樣子,手中晃著扁長的巧克力棒,似乎是在樓下找了一陣子才找到的。

紅髮青年瞇起雙眼,「妳不會敲門嗎?」

無視自家兒子的話,潔西走到他面前打開巧克力的包裝,然後將其塞進約翰手中,「流很多血的時候就要補充糖分,媽媽月經來的時候也是這樣喔!」

               

後面那句可以不要講...

摩帝凱冒著冷汗的想,可是沒說出口。

               

紅髮男子看著手中的巧克力,稍微瞄了一下露出燦爛笑容的潔西,只有無奈的閉上眼,然後張開嘴巴啃著手中的巧克力棒。

               

這傢伙...乖乖聽話的時候還挺可愛的嘛...

               

「欸你。」約翰的聲音突然響起。

「啊?」

「繼續。」灰綠色的眼眸斜著看過來,摩帝凱撇了撇嘴,拉開手中的繃帶繼續替他包紮。

 

接吻那件事...唉,就當作他害約翰受傷的報復吧...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