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平長場合:

 

「洗澡回來囉──!」中在家長次跟七松小平太的房門被用力打了開來,回來的正是房間的主人之一。

長次將視線從手中的書移開,他看向走進來的小平太,焦點在他那頭依然溼答答的頭髮上,上面的水珠滴到地上都是,弄得地板都濕了。

「小平太...」長次轉過去,「頭髮要擦乾...

               

暴君的頭上本來就掛著一條毛巾,可是他沒有用那條毛巾擦頭髮,反而是很順的將毛巾放到長次手上,然後一頭躺在棕髮少年的腿上。

臉上有疤的少年輕嘆,為了避免小平太頭上的水弄得他身上都是,便拿起毛巾替他擦拭。

「不要又躺在我腿上睡著了...」擦到一半,長次突然說。

他低下頭仔細一看,暴君早就已經閉上雙眼睡著了。

               

【完】

               

 

 

文仙文場合:

 

「文次郎,梳頭。」仙藏說著,將木製的梳子丟到文次郎的桌上。

「你當我是你的傭人啊?!」

               

仙藏不理會他的怒喊,將頭髮擦乾之後轉身背對著文次郎,「要是扯到的話,今晚就不讓你睡覺。」

某會計委員長撇著嘴,想到上回忤逆仙藏的後果,只好乖乖拿起桌子上的梳子,一手撩起仙藏的髮絲,一點一點的慢慢替他梳開。

文次郎並不知道,整個忍術學園中,擁有權力替仙藏梳頭髮的人只有他。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