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食滿留三郎。

是個在很多小孩的歡樂的庭中的老么,在花了父母很多錢而大學畢業之後馬上就找到了工作,本來還以為生活會平靜了下來。

 

可是就在一次的車禍意外中,我得到了我的前世記憶。

前世的我,跟某個人立下了一個約定。

為了實踐那個約定,我離開了家,來到這裡。

 

「啊!團藏好詐!那是我的肉耶!」

「嘿嘿~是左吉你的動作太慢了!」

先來介紹一下,在我右側的兩個孩子,分別叫作團藏跟左吉,兩個人常常打打鬧鬧的,卻仍然會跟對方玩在一起。

 

「沒關係,肉還有很多,我來放!」

「笨蛋左門,那些是蟹肉絲啦。」

在我左側的兩名高中生,大家都叫他們三木跟左門,明明年級不一樣、還常常吵來吵去,卻仍然會跟對方一起行動。

 

「真叫人看不下去,全部給我乖乖坐好!」

 

而在我眼前對四個孩子大吼的傢伙,叫作潮江文次郎。

他就是我要找的人。

 

這是一棟兩層樓的小公寓,潮江文次郎自己住在樓上,而他把樓下租給了我。

當初在房屋仲介那邊看到這個名字的時候我還遲疑了一下,抱著賭博的心態打了電話過去,沒想到還真的被我給矇中了。

一直到我親自來到這邊跟他握手,看著那張熟悉到不行的臉,我真是不敢相信自己的感官。

 

要不要來我們家吃火鍋?

幾個小時前,他這樣問我。

 

坐在我右邊的團藏,在轉世之後成了文次郎的兒子,在他突然跑進來之前,我一直以為文次郎沒有孩子、沒有結婚、沒有交往的對象。

跟著團藏一起來的左吉、迷路跑過來的鄰居小孩左門、以及本來應該來找弟弟左門卻待下來一起吃飯的三木。

看著眼前的景象,我彷彿看到了前世記憶中的會計委員會。

 

明明沒有一個人有前世的記憶,他們卻在轉生之後都在一起,難道是有甚麼樣的牽絆嘛?

我跟文次郎,有牽絆嘛?

如果我沒有發生意外並且取得前世記憶,我在這一世有機會跟他相遇嗎?

 

我抬頭望了望正在替兒子團藏剝蝦殼的文次郎,雖然頭髮剪短了、年記也大了,可是那張臉孔沒有變,他確實是我記憶中的文次郎。

團藏的母親在他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是文次郎親手撫養他長大的,即使妻子已經不在的,文次郎依然努力的繼續生活,秉持著ギンギン的精神,現在看起來很開心的樣子。

 

他不記得我,也不記得前世的事情。

但是我記得,前世的文次郎...文次郎......

 

『活下去,留三郎。』

替拿到敵方情報的我擋下飛來的箭雨後,依然對著我笑著、叫我別擔心、要我先走。

『我們會再見面的。』

隔天、再隔天、再隔了好幾天,回來的只有仙藏從他的屍體上剪下的一搓頭髮。

 

「你...還好嗎?」

 

周圍的吵鬧聲不知何時不見了,低沉的聲音將我從回憶中拉回現實。

「耶...?」我抬起頭來,發現眼前的那幾個人都用奇怪與擔憂的眼神看著我。

我低頭一看,空碗中有幾滴水,鼻子好像也有點塞,這時才發現自己不知不覺的流淚了。

「奇......」我尷尬的摸了摸自己的臉頰,淚水將我的指尖染濕,勉強自己的嘴角的彎起,想像這在他們眼前大概是個很勉強的笑容,「好奇怪...我怎麼會哭了呢...?」

「啊──」一旁的團藏突然露出笑容,「食滿先生一定是太久沒吃火鍋了,很感動對吧?!」

我遲疑了一下,然後苦笑,「啊啊,是啊...

「那食滿先生要多吃一點喔!」團藏說著,將碗裡的一塊肉夾進我的碗中。

「我的也給你!」左吉也將碗裡的東西夾了過來。

「好!我來放一點丸子!」

「那是餃子啦!」

我再次抬頭,文次郎正在對著我笑,我記得那個笑容,是要我打起精神來的笑容。

 

晚餐結束後,我從窗戶目送著兩個高中生離開,左吉似乎因為父母不在家的關係,在團藏家待了下來。

「那兩個小的已經睡了。」文次郎的聲音從身後響起,我轉過頭去,他手中拿著兩瓶啤酒,「食滿先生,你喝酒嗎?」

「啊,謝謝...

 

食滿先生...如果是被剛認識的人這樣稱呼,並不會感覺怎麼樣,可是認識文次郎這麼久了,被他這樣叫,感覺格外疏遠...

 

其實我不喝酒,可是看著他遞過來的啤酒便不自覺得接下了,看著手中的罐子,如果又說不喝了,感覺好像很不好意思。

開罐的聲音、咕嚕咕嚕的喝下去、然後很滿足的呼氣,一旁的文次郎似乎很享受。

發覺他的視線看過來,我馬上又低下頭,希望他沒發現我正在看他。

「精神還好嗎?」他突然問。

「呃、嗯...可能搬家有點累了...」我有點不自然的回答,「那個...

「嗯?」

「抱歉...在吃飯的時候那麼難堪...

「啊啊,那個啊...」文次郎輕笑,「別介意,他們都沒有想很多,你也不需要顧慮太多。」

「嗯...

 

一分鐘、五分鐘、十分鐘、一小時...我們兩個就這樣保持著沉默,不知道過了多久的時間,我一直低著頭看著手中未開的罐子,而他不知道喝了幾口啤酒,也是沉默著。

 

「介意我問你一個問題嗎?」突然的,他的聲音打破了沉默。

「啊、是...

「怎麼會突然搬到這個城市呢?」

面對那個問題,我抿了抿唇,「...幾個月前,我發生了車禍,當時沒有甚麼大礙,不過因為那場車禍的關係,我想起了一件事...

「一件事?」

「嗯...」我偷瞄了他一眼,看見了疑惑的表情,「很久很久以前,我跟某個人的約定...約定我們一定會再相見的...

「原來如此,所以你來這裡見那個人對嗎?」文次郎笑了笑,喝了一口啤酒,輕鬆的感覺像是在聊八卦,「老朋友嘛?」

「對...大概有幾百年沒有見面了吧...」我摸了摸頭,這乍聽之下像是誇大法的說詞,其實再實際不過了,「其實以前常常跟他吵吵鬧鬧的、不時還打架,在外人眼中我們總是合不來,不過...

「在緊要的時候,還是會一起合作,甚至有點默契...我想,其實我們平時的打打鬧鬧,是在跟彼此切磋吧,看著對方的努力,自己也跟著成長...

 

說到這裡,我驚覺好像講太多了,便不好意思的搔搔臉,「啊...不好意思,不自覺的就講起自己的事了...

「哈,別介意!」文次郎開心的笑著,「我跟你一樣,有個這樣的朋友呢!」

「耶?」

「老是喜歡找我打架、甚麼事情都跟我意見相反,老是看對方不順眼,可是卻能夠在緊要的時候幫我一把,總是讓我不自覺的在意他呢...

 

文次郎像是在回味著以前的美好往事,然後轉頭看著我,「明明不會喝酒,卻硬要喝給我看,然後才幾口就趴了,我還得抱著他回到長屋去。」

他這麼說著,讓我想起來曾經有一次我們悄悄的跑出忍術學園,最後醉醺醺的被他抱回來的記憶

我瞪大雙眼,看著文次郎瞇起雙眼的笑容。

 

「就說會再見面的吧?留三郎。」

 

接下來,我除了自己抱著他嚎啕大哭、他將我摟在懷裡輕拍著我的背之外,甚麼都想不起來了,也沒有那個必要,因為只要知道他在我身邊就夠了。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