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更半夜,正當多數忍蛋都在熟睡的時候,出去做實際訓練的六年級才剛回來。

「呀呼!回來了...噗喔!」七松小平太站在屋頂的邊緣歡呼,不過馬上被同班的中在家長次給拉了下來,整個人重重的摔倒在地。

「你這樣會吵到所有在睡覺的人...」長次淡淡的說著。

「啊哈哈哈!說得也是!」小平太的聲音跟本就沒有變小,他拉著長次的手往六年級長屋的方向過去,「快點回去吧!」

「先去洗澡...

               

綠、伊、葉三個六年級的班級一同在澡堂裡洗去身上的汙垢跟汗水,由潮江文次郎跟食滿留三郎為了搶洗澡用的鹽而開始的爭吵,加上其他同樣是葉組跟伊組的人進去吵鬧,就連毫無相干的綠組七松小平太也衝進去湊熱鬧,結果一群六年級生就在澡堂裡打了起來,像仙藏跟長次那樣冷靜的人早就已經洗好澡出來了。

不運委員長伊作則是早就已經沉在澡堂的水裡了。

               

過沒多久的時間,暴君獲得了全盤勝利,一邊大笑一邊走出澡堂,腳底下踩著被他打趴在地上的其他六年生。

「呼~流了一身汗後洗澡真舒服~~」他穿好浴袍後肩榜掛著毛巾,一邊哼著輕快的調子一邊往長屋的方向過去。

......!」身為六年級的敏銳觀察力以及野獸般的極好聽力,小平太聽到一個細小的聲音從一年級的長屋那邊傳來,便快步的走過去。       

 

隨著聲音越來越近,他來到了一年葉組的長屋外面,果然在前方的草叢裡找到了聲音的來源,一個小小的個子窩在草叢旁邊。

小平太冷不防的拉開那堆草叢,果然看到一個一年級生用吃驚的表情往上著他,「唉?這不是金吾嘛?」

               

一年葉組的皆本金吾是小平太掌管的體育委員會成員之一,喜愛劍道的他平時都跟戶部新左衛門老師學習劍術。

金吾是個刻苦耐勞的忍蛋,即使是再艱難的路途跟訓練也會咬著牙完成,此時的他,正雙眼泛著淚水、躲在草叢旁哭泣。

               

本來還以為自己在半夜出來不會被發現,眼前突然冒出來的七松小平太足足嚇到他,就連要大叫都忘了。

「金吾,你怎麼了嘛?」小平太伸手摸了摸金吾的頭,「怎麼會在這邊一邊哭、一邊喊『爸爸』?」

「唔...!」聽到學長這麼一說,金吾緊張的抿起唇,整張臉都紅了起來,「學長都聽到了...?!」

「一清二楚喔!哈哈!」

               

小平太雙手插腰大笑,隨後馬上想到,同樣是一年葉組的亂太郎、霧丸跟新兵衛有說過,金吾的老家在往返要將近一個月的鎌倉,就連放假都暫時住在戶部老師家,因此金吾很少回家見自己的父親。

暴君眨了眨眼,他低頭看著眼前的孩子,「你該不會在想家吧?」

「呃、呃...!我...!」金吾的臉更紅了,他用力的擦了擦臉上的淚水,想要抹滅自己哭過的事實,可是不擅長說謊的他卻吞吞吐吐的甚麼都說不出來,「我、我...

               

「沒關係喔!」

「耶...?」

小平太再次伸手摸了摸他的頭,「在外地待這麼久,想家是很正常的啊!」

金吾抬頭看著他,可是又低下,「爸爸有說,男人不可以輕易流淚...

「有甚麼關係嘛!」小平太笑著把金吾給抱起來,「你是因為想爸爸才哭的啊!」

「七松學長...

小平太轉轉眼珠,然後好像想到了甚麼主意,「金吾今晚過來一起睡吧!」

「耶?!這、我不想麻煩到學長...

「沒問題啦!衝啊衝啊咚咚!!」

「咿────!」

小平太抱著金吾往六年級長屋的方向衝去,他跟金吾的叫聲沒有把一年葉組的學生吵醒真是奇妙。

               

「長次!今晚我們三個人用『川』字型 睡覺吧!!」暴君用力的拉開房門,對著裡頭的室友大喊。

聽到那麼大的聲音,棕髮少年真的很想把手上的書往小平太那邊丟過去,可是小平太說的話跟他手中抱著的皆本金吾讓長次停了下來,用疑惑的眼神看著那個頭昏眼花的一年級生。

「金吾很想家,所以今晚我們就當他的爸爸跟媽媽吧!」小平太將門關上後把金吾放下。

               

長次很順手的從小平太那邊接過了那嬌小的身軀,手掌輕輕的撫過金吾的前額,低頭觀察著這孩子的情況。

雙眼靜靜的閉著,貌似被小平太粗魯的動作給晃到昏過去了,除了臉上的淚痕之外眼角周圍也有點濕濕的,看來是有哭過的樣子。

長次拉起袖子的一角,細細的替金吾擦掉臉上的灰塵跟眼淚,一旁的小平太則是用極快的速度拉出床單跟棉被。

               

「弄好了!來睡覺吧!」小平太雙手插腰的站著,這麼有精神的樣子一點也不像是準備要睡覺,他的聲音甚至還把金吾給叫醒。

一年生揉了揉雙眼,抬頭發現自己正靠在中在家學長的懷裡,整個人差點跳起來,不過長次把他抱了起來,導致他動彈不得,「耶、耶...中在家學長、七松學長?」

               

長次沒有說甚麼,只是把金吾放躺在自己跟小平太那緊靠著的床鋪正中央,然後輕輕的拍了拍金吾的胸口。

「今晚我跟長次當金吾的爸爸媽媽,這樣金吾就不會因為想家而哭了!」,小平太把燈火吹熄後撲了上來,跟著長次一同拉起被單蓋好,「我是爸爸、長次是媽媽!」

金吾錯愕的眨著眼,不過看中在家學長點頭,他終於笑著,「...謝謝學長...!」

               

那天晚上,皆本金吾體會到了兩位學長的溫柔...以及七松小平太恐怖的睡相。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