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摸自己頭上被打出來的包,食滿留三郎沒有想到那個風魔的六年級忍者,錫高野与四郎,居然會剛好在他抱著喜三太的時候出現。

               

聽伊作說,如果不要在跟下級生接觸的時候露出下流的表情,基本上是不會被隔離的,可是食滿不覺得他有露出甚麼下流的表情過啊!

自從他帶平太去尿尿剛好被一年綠組的斜堂老師看到之後,他就被限制要跟一年綠組的學生保持一段距離...他到底做了甚麼?只不過是盯著人家的小弟弟看而已啊!都是男生有甚麼關係!

一年伊組的學生也常常看到他就逃走,真不知道是在害怕甚麼

               

還是一年葉祖的學生又親切又坦率(又笨)了!

               

不過問題在於他們的監護人...啊不,是他們的委員會會長們。

               

『你要是沒事跑來的話,我會讓你永久沉睡的喔~』伊作曾經這樣笑著對他說。

               

『就算是食滿前輩,我也不會把這群孩子交給你的!』當時竹谷八左衛門跟伊賀崎孫兵手上拿著蟲壺跟一些具有毒性的爬蟲類這麼說。

               

『留三郎來這裡應該不是找金吾的吧?如果是的話,我們來打排球吧!』小平太笑著把皆本金吾拉到自己身後,手上拿的還是鐵球而不是排球。

               

......』長次甚麼都沒說,不過手中的繩標一直在高速的甩著。

               

『要進來可以,可是我不會告訴你兵太夫在哪裡弄了陷阱。』仙藏翹著二郎腿這麼說。

               

『食滿前輩要不要嚐嚐看我的豆腐?』總是在碰到二郭伊助之前就被砸了滿臉豆腐。

               

「上次要去學級委員會那邊的時候,鉢屋三郎也丟了一個煙霧彈之後就帶著兩個一年級的學弟不見了...」食滿將手放在下巴思考。

               

他現在真想要抱抱一年級孩子們啊...不,他非常的需要!

               

嗯?那個是...

               

眼尖的武鬥派六年級往校門口的方向看去,果然發現了一個正在簽寫入門票的一年級生。

               

是一年葉組的加藤團藏!!

               

由於家裡開馬房的關係,團藏為了騎馬,都是不穿褲子的,跟其他學生相較之下,他穿的是可以當作短裙的過長上衣。

可能是有事情出去,團藏穿著便服回來,將入門登記簿教給小松田之後很愉快的哼著歌進來。

               

那個腿!那個有白又嫩的...一年級生的腿!!

               

光是看著團藏走路的樣子,雙腳交錯的時候若隱若現的裙底風光,食滿真希望自己的頭埋在那短裙裡面,用臉摩蹭那白嫩的大腿內側。

               

去搭訕吧!對,去搭訕!

               

正當食滿要往團藏的方向跑過去的時候,身為六年級忍者的直覺跟經驗卻告訴他有危險,千鈞一髮之際,他往後退了一步,剛好有一支苦無從眼前高速橫飛過去,劃過了他的劉海,然後插到一旁的牆上。

他往苦無的反方向看過去,不出所料的看到了一個蹲在樹上的人影,「潮江文次郎!你謀殺啊?!」

「哼!我犯殺人罪,總比你這個戀童變態對下級生出手之後才把你抓去關好。」文次郎從樹上跳下來,然後用鄙視的眼神往食滿的方向走去。

「居然說我是戀童變態!」食滿氣得抓住他的衣領。

文次郎拍掉他的手,「你剛剛想跑去對團藏做不正當的事情對吧?」

「呃...?!我、我才沒有...!」食滿心虛的說著,「我想做甚麼,干你甚麼事?」             

「啊啊,基本上你想對下級生幹嘛,我是都不太想管啦...」文次郎說著,拿出了一把苦無對著食滿,「可是團藏是會計委員會的成員,我身為會計委員會會長,說甚麼也不能讓你對他下毒手!」

 

「你說甚麼啊,這個保護過度的會計老爸!」           

「給我閉上嘴,這個腦袋有病的戀童變態!」

「「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潮江前輩跟食滿前輩在吵甚麼啊?」已經換上忍者服的團藏,跟著虎若一起走出來,看到從他回來就打到現在的兩個學長。

「不知道耶...反正他們都是這個樣子。」

               

團藏聳聳肩,不知他的會計委員會會長正在為他的貞操奮鬥著。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