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谷教授的哲學課,從不使用黑板或白板,他的上課方式就是用講的,彷彿他在授課前就把筆記的內容給記得一清二楚。

他講的每一個字就是筆記的內容、他講的每一句話都有可能會出現在考試中。

先不論他的口罩令他的聲音模糊,講話那麼快又老用一些很難的詞,很多學生連聽都來不及,根本就無法寫下筆記,大谷教授又不讓學生錄音。

 

「教授!」經過了之前的那幾堂課,伊達就算筆記寫的再快也很吃力,終於忍不住舉手,「你講得太快了,可以麻煩慢一點嘛?」

自己上課的步調被伊達給打亂,大谷沒有露出不滿的眼神,反而是輕鬆自在的轉過來看著眼前的獨眼龍,「太快了?恐怕是你自己太慢了,如果跟不上我的步調的話,我建議你放棄這堂課。」

說完,大谷繼續上他的課,完全不把伊達氣憤的表情放在眼裡。

 

周圍的同學都目瞪口呆的看著大谷教授跟伊達,隨後繼續努力的抄筆記,在這同時全般大概有一半以上的人都在考慮放棄這堂課了。

「你不應該打亂大谷上課的。」坐在伊達隔壁的石田,雙眼緊緊的盯著自己的筆記本,仔細聽著大谷講課的同時,用極快的速度抄下大谷所講的每一句話,他大概是全班唯一跟得上大谷的進度的學生,甚至還有餘力低語。

伊達撇了撇嘴,他把筆放在桌上後雙手盤胸,完全放棄超筆記這差事,仔細回想起來,要不是因為石田要拿這堂課、剛好又符合他的基本需求範圍,他怎麼會沒事拿甚麼哲學課?

 

「不好意思喔,我就是跟不上啦。」伊達低聲的回答石田。

銀髮青年用眼角的餘光稍為瞄了一下伊達,他的右手依然在寫筆記,但是空出來的左手卻往棕髮青年那邊伸過去,抓住他的其中一隻手,然後把他的手拉到前方的桌上,剛好蓋在伊達先前放下的自動筆上。

「繼續寫。」石田放開左手,同時把自己的筆記本往左邊推過去,讓伊達能夠清清楚楚的看到自己寫了些甚麼。

棕髮青年錯愕的眨了眨眼,看著銀髮男子輕輕用手指敲了敲自己的筆記本,他才意識到對方的用意,趕緊拿起筆來仔細的抄著石田的字跡。

...謝謝。」伊達小聲的在石田耳邊說,其實他心中的感激已經無法用言語來比喻了,但是他也只吐得出這兩個字。

「如果真心想要感謝我,就給我pass這個課。」石田回答,然後全神貫注的寫字。

伊達看了看銀髮男子,嘴角勾起了微笑。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