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叩叩叩叩叩叩叩!!」

門的方向傳來了彷彿在敲鑼打鼓的聲音,其實是站在門外的人拼命敲門的聲音,三成不耐煩的過去開門,如果他當初沒有把那個吵死人的門鈴給拔掉的話,大概會比現在更吵。

銀髮青年打開門就想破口大罵,可是他開門之後發現眼前沒有任何人,不禁頓了頓,是有人在惡作劇嘛?

 

「石田葛格!」一個很有精神的聲音從下方傳來,三成往下看,發現一個棕髮孩子。

...是你啊。」三成撇了撇嘴。

眼前的孩子叫做真田幸村,他是住對面那個猿飛佐助的親戚的孩子,有時候他的父母會把他託付給猿飛照顧,所以三成見過他幾次。

幸村是個活潑好動的孩子,喜歡穿紅色的衣服,頭上也總是綁著紅色的頭巾。

 

三成大約的打量了一下,發現幸村今天穿的衣服跟平常有點不一樣,不再是簡單的紅色T恤,而是有點軍服的設計。

「今天的幸村是童子軍喔!」棕髮孩子往旁邊站開,石田這才發現他身後有一個小拉車,上面擺滿了一盒一盒的餅乾跟糖果,「我今天的任務是要把這些糖果跟餅乾賣掉!」

「碰!」

幸村抬頭,發現眼前的門被關上了。

 

門的另一頭,三成看了看時鐘,下午3點,伊達還在學校裡上課。

「叩叩叩叩叩叩叩!!」

三成撇了撇嘴,轉身開門,果然又是幸村,「幹嘛?」

「所以,石田葛格要不要買一些糖果餅乾?」幸村的兩隻小手各拿著兩包糖果,「萬聖節快到了,到時候會有很多很多小朋友會來跟石田葛格要糖果喔!」

「不要。」三成回答,關上門。

「叩叩叩叩叩叩叩叩!!」

三成不耐煩的再次打開大門,「我說了,我不要買!」

「買一送三喔!」幸村學電視上那些賣東西的廣告說,完全不知道這樣賣東西只會還自己損失慘重。

 

銀髮青年靠在門邊,他閉上雙眼深呼吸,試著眾至自己的脾氣、不要對一個小朋友發脾氣,「聽著,這棟大樓裡還有很多住戶,你去找他們,不要來煩我。」

幸村眨了眨大大的雙眼,然後從口袋裡面掏出一個小型卻色彩鮮豔的東西,仔細一看,是一個用彩色串珠製成的手工藝戒指。

「如果石田葛格願意買糖果餅乾的話,可以免費得到戒指喔!」

三成翻了個白眼,這回他連講都懶了,緩緩的把門關上。

 

「叩叩叩叩叩叩叩!!」

沒反應...

 

「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

沒聽到、沒聽到...

 

「叩叩叩...

不開門就是不開門...

 

「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

「你有完沒完啊?!?!」三成打開門就破口大罵。

幸村看著銀髮青年滿是青筋的臉,開心的笑了笑,把手中的那包糖果舉得高高的,「石田葛格,買糖果嘛~~

石田三成,嘴角已經抽蓄到快要顏面神經失調了,他用力的抹了抹自己的臉,「...一包多少錢?」

「一包20塊錢!」幸村聽到三成那如同同意購買的話,興奮的嘻嘻笑。

銀髮青年從口袋裡抽出一張20塊錢美金,塞進幸村的小手裡,然後搶過棕髮孩子手中的那包糖果,「別再來煩我了!」

說完,三成關上門,可是他的手還握在門把上,心中默唸。

 

三、二、一...

 

石田這回主動打開了門,不出所料的看到幸村手握著拳頭作勢要往門上敲下去,兩人都停止了自己的動作,互相看著對方。

...你還想幹嘛?」比起火大,三成突然之間感到很疲累,這就是所謂的無力嘛?

幸村手上捧著先前拿出來的串珠指環,「石田葛格忘了拿這個...

三成頓了頓,伸手下去拿起了那個指環,上頭是半透明的紫色跟藍色串珠,雖然樣式單調,但是在光線之下其實還挺漂亮的。

 

「謝謝光臨!」

銀髮青年低頭,看到幸村很有禮貌的對自己敬禮,然後拖著小推車離開自己的門前。

紅色的小個子站在電梯前等待著電梯,三成也聳了聳肩,輕輕的關上門。

石田隨手把糖果包給丟在客廳桌上,他看了看手中的指環,試著套上自己的手指,可是發現自己的每一隻手指都太細了,套上去就會鬆落。

 

就在石田還在思考該怎麼處理掉那個指環的時候,他聽到了開鎖的聲音,轉過頭來,看到紫色大門被人從外面打了開來,然後不出所料的有一個藍色身影走了進來。

YO!我回來了!」伊達一進門就把書包往沙發上丟,然後走到廚房去翻冰箱,「呼~口好渴...

石田看著伊達從冰箱裡拿出一罐柳橙汁喝著,發現伊達的手指好像有比自己粗的樣子。

「欸,你的手借我。」石田往棕髮青年的方向走去。

「嗯?」伊達放下手中的柳橙汁,疑惑的眨了眨眼,雖然步知道石田想做甚麼,不過他也沒有問,很自然的將空出來的左手伸出來,「這樣?」

石田一手拉住伊達的左手,一手拿著紫藍色的指環。

 

小指...不,小指太細了...

銀髮青年將指環套入小指旁的無名指上,看著紫藍色的指環很順利的推到最裡面,不會太鬆也不會太緊,剛剛好。

「嗯,這個給你吧。」石田自顧自的點點頭,然後轉身離去,留下滿臉錯愕的伊達在廚房裡。

 

甚麼啊,那傢伙幹嘛把戒指套在我的無名指上...噎噎噎噎噎───?!?!

 

棕髮青年往著前方的銀髮青年,不禁瞪大雙眼,連下巴都掉下來了,並且臉上漸漸的浮出一層明顯的紅色,只可惜背對著他離去的石田沒有看到。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