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滿縮在暖爐桌裡,看著他早上錄好的電視節目,不時把頭往上抬看向電視上方的時鐘。

文次郎再差不多一個多小時就會回來,他也該去準備晚餐了。

青年趴在桌上,實在是很不想起來,不是因為他想看節目、也不是因為他冷得不想離開暖爐桌,而是因為他突然之間心情有點複雜。

 

像這個樣子等人回來並且煮飯甚麼的,簡直就跟等著丈夫回家的妻子一樣,食滿不是討厭這個生活,但是他不禁想起來早上接到兄長的電話。

 

『你該不會畢業到現在都還找不到工作吧?那你現在都在幹嘛?該不會在別人家當米蟲嘛?』

大哥以為在東京工作很好找嘛?!而且他是有在工作的啊!...雖然只是小小的便利商店店員...    

而且甚麼米蟲啊!把他形容成這個樣子,他賺的錢都有在付餐費啊!...雖然其餘的一切開銷都是文次郎在付...

               

食滿嘆了一口氣,他無力的在塌塌米上躺了下來,一臉哀怨的看著天花板。

 

『住隔壁的文次郎也考上的東京的學校耶!與其住宿舍,你跟他一起租公寓比較便宜喔!』       

因為當時大姊的一句話,食滿留三郎便跟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潮江文次郎一起來到的遠鄉的東京上大學。

               

食滿承認文次郎的成績比自己好,畢竟那傢伙總是半夜不睡覺一直猛讀書,不過他自己也有在努力啊,至少他跟文次郎都同期畢業。

只是他很不幸運,不像文次郎能夠一畢業就馬上找到跟當初就讀科系有關的職業,只好繼續做著便利商店店員的工作,並且慢慢尋找新的就業機會。

               

食滿甩了甩頭,在這邊回憶過去然後埋怨命運不是他食滿留三郎的作風,他用力起身看向時鐘,發現自己浪費的一些時間,便趕緊起身往廚房的方向走去。

               

這個公寓雖小,但是五臟俱全,浴室跟廚房都有,還有一個可以曬衣服的陽台,沒有隔開的房間,他們都在正中央放一個矮桌(冬天則是暖爐桌),看電視、吃飯、做事都是在矮桌那邊,等要睡覺的時候就把矮桌收起來然後打地鋪,很方便的。

好吧,其實這空間就兩個大男人來說是小了一點,不過反正都習慣了,也不想花精力跟金錢去找大一點的公寓。

               

食滿看了看冰箱,拿出了牛肉跟馬鈴薯,今天的晚餐就吃馬鈴薯燉肉吧。

把馬鈴薯、紅蘿蔔及洋蔥切塊,先把洋蔥放下去炒,炒到半透明的時候把另外兩樣東西一起丟下去炒,直到洋蔥變成透明狀,然後再丟牛肉下去炒。

食滿一手翻動著平底鍋、另一手拿著鍋鏟的動作沒有停下過,他看著鍋子理的食材緩緩變色,突然想起來他們剛搬來的頭一個月,幾乎天天都吃外賣的東西。

可是他後來發現老是吃外面的東西不只花錢還營養不均衡,所以便自己動手煮東西。

他還記得文次郎一臉錯愕的問他這個笨蛋怎麼會煮飯,食滿一開始對文次郎的反應感到很生氣,兩人還莫名其妙的打了起來,可是文次郎吃了他煮的東西之後馬上說很好吃,他的氣也全消了。

想起文次郎很滿意的吃東西的樣子,食滿此時的心情突然好了起來,看著加入的高湯滾了之後便把火轉掉,然後將平底鍋裡的東西倒入砂鍋中用小火燉煮。

燉個15分鐘後關火,讓砂鍋悶半個小時就好了...

               

食滿把圍裙脫下來掛在一邊,然後往牆上的時鐘看去。

 

...都怪他一直拖拖拉拉的,文次郎回來的時候馬鈴薯燉肉也還沒好,到時候該叫他先去洗澡嘛?不過那傢伙一向都是回來就吃飯的...

               

他靠在牆邊等待著馬鈴薯燉肉煮好,同時想著明天的晚餐,當他看時間到了伸手去關掉瓦斯爐的時候,公寓的大門也被打開來,伴隨著文次郎的聲音,「我回來了!」       

「你回來啦!」食滿看了沙鍋一眼,然後望向正在脫鞋的文次郎,「你要先洗澡還是先吃飯?」

「哈啊?」文次郎聽到他那樣說,便錯愕的抬頭看他。

食滿跟他對視了幾秒,懷疑自己說錯了甚麼,回想剛剛講的那句話,好像哪裡怪怪的...

               

在食滿終於想通並且急速臉紅的時候,文次郎也突然掩嘴噴笑,「噗...你是剛嫁出去的人妻啊?」

「什、什麼人妻啊?!」食滿不知所措的轉移視線,然後故作不在乎的雙手盤胸,「晚餐還沒好啦!你給我先去洗澡!」

「好好好~」文次郎不急不緩的把鞋子脫下來放一邊,然後提著公事包進去,正要轉身去拿換洗衣物時突然轉過去,「你洗過了嘛?」

「耶?還沒...

「要一起洗嘛?」

「耶?!」食滿猶豫的看向砂鍋,因為火已經關掉了所以他不在廚房也沒關係,老實說洗完早再吃飯也比較舒服,反正他也不是第一次跟文次郎一起洗澡了,只是他突然這麼問就感覺有點不習慣,「好啊...

               

 

用肥皂仔細的抹過全身的每一個角落、然後用水把泡泡全部沖掉,最後...

食滿看著早就已經泡在浴缸裡的文次郎,不知道自己該跟著泡,還是乾脆洗好就出去了,其實這個浴缸根本就很小,看著文次郎沒辦法伸直的雙腳,他不覺得自己坐進去之後還能動。

「進來啊,呆著做甚麼?」文次郎很直接的講,「難不成你要站在那邊吹涼風?」

抿了抿唇,食滿緩緩的將一隻腳跨進去,然後整個人站進浴缸裡,他試著坐下去,可是連該怎麼蹲下來都不知道,站在文次郎的雙腿之間感覺很尷尬。               

 

突然一雙手扶住他的腰,然後把他的身子往下拉,當食滿發現他已經坐下來的時候,他整個身體是用體育坐的方式曲起雙腳、背躺在文次郎的胸膛上。

「你變輕了耶...」文次郎突然開口,在浴缸的水面下,他的雙手依然扶在食滿的腰上,「該不會最近在減肥吧?」               

「我又不是女人,減甚麼肥啊?」食滿翻了個白眼,然後用力往後靠,聽到了文次郎傳出悶悶的痛苦呻吟,然後滿意的把頭靠在他的肩上。

靠上去沒多久,食滿突然轉過頭,「你...是不是變高了啊?」

「嗯?有嘛?」文次郎摸了摸自己的頭頂,他一向只記得食滿比他高上一公分,自己究竟有沒有長高就沒在記了。

               

頭靠在肩膀上的感覺不一樣...

食滿心裡想著,可是沒有說出來,單純覺得自己在身高上也輸給這傢伙就很不甘心,不過文次郎沒發現就算了。

他躺在文次郎的懷裡,輕輕的閉上雙眼,熱水的溫暖跟身後的安全感讓他感覺很舒服,就在他快要睡著的時候,感覺到扶在腰上的手突然縮緊。

「泡得差不多了吧?你可別睡著啊!」文次郎的聲音提醒著他,食滿才把意志拉回來,趕緊從浴缸裡起身,然後跟文次郎一起擦乾身體、穿上衣服走出浴室。

               

「鏘鏘~」食滿把砂鍋抱到暖桌上,打開蓋子,裡頭是熱騰騰、香噴噴的馬鈴薯燉肉,豐富的色香味完全擄獲了他們的胃,兩個大男人趕緊坐下來開動。

「唔嗯...好吃!」文次郎吃了一口,然後露出滿意的表情,坐在對面的食滿也對他的反應很滿意。

跟文次郎有說有笑的吃飯,配上一旁電視正在撥放的節目,食滿早就把先前的不滿跟複雜心情給忘了。

               

其實這種生活,也沒甚麼不好的。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