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內褲上那片純白的衛生棉,煎熬一個禮拜生理痛的小留終於鬆了一口氣,用衛生紙將那東西包起來丟進一旁的垃圾桶裡,還特地往下壓,不希望有其他使用這間廁所的人看到。

當然,那個其他人指的就是跟她同居的潮江文次郎。

 

『其實,我喜歡的人是妳。』

跟她從小學就一起吵架到大的文次郎,在高中的某一年,因為某個無聊的傳聞而導致他們開始了一個無言的你追我跑,最後因為他的那句話,小留的心終於被他抓住了       

『反正小留以後就是要當人妻嘛,趁現在就做人妻修行啊!』因為大姊那句一點也不像是笑話的玩笑,她還真的在高中畢業之後跑去文次郎住的公寓跟他同居了。

               

雖然上的是同一間學校,比起文次郎這種正統時間的學生(full-time student),小留目前只有半工半讀(part-time student) ,原因不外乎就是她們家的小孩太多、經濟開銷太大,目前還沒辦法讓她當正統學生。

雖然交往又同居這麼久的時間、該做的也做過了,文次郎甚至連她的經期都記得住,可是她還是不想讓對方看到這麼丟臉的一面。

               

衝了馬桶之後她穿好褲子,站在洗手台前一邊洗手、一邊露出困擾的表情,關水之後然後看著鏡子深呼吸。

生理期結束固然讓她感到輕鬆許多,可是現在又有另一個問題了。

也許是體質跟賀爾蒙問題,一個禮拜的月經結束之後,她會處於一個禮拜的發情期。

               

以前都還不會,似乎是在失去處女之後才發始的,她一開始還沒發覺,直到某次文次郎問她說怎麼會有一段時間特別積極。

有時候一個無意間的觸摸都能讓她全身感覺像是被電到一樣,她又是那種很容易濕的體質,如果不小心一點就會很丟臉。

想到這裡,她嘆了一口氣,不禁覺得自己根本就是色女。

               

走出廁所回到房間裡,果然看到正在矮桌旁讀書的文次郎。

聽見腳步聲,文次郎轉過頭來,「妳拉肚子啊?」

「你說誰拉肚子啊?!」

「誰叫妳上個廁所要這麼久...」文次郎說著,他拿起一旁的筆記本,「妳準備好的話,就開始複習吧。」

               

在過幾天就是大考了,小留這學期的數學成績不是很理想,為了不讓她被當,所以文次郎特地抽空翻過她的課本跟筆記、整理出所有重點、替她準備了一整套的複習計畫。

小留很乾脆的在文次郎的旁邊坐了下來,她接過文次郎手中的筆記本、翻閱了一下,看著那滿滿的數字跟公式,小留懷疑自己是否真的有學過那些東西,看來她真的上課很不專心...

「其實很簡單的,我給妳複習幾次之後妳應該就很熟了。」聽見文次郎這麼說,雖然是好意,可是小留不禁有點不服氣,要不是文次郎的數學這麼好,怎麼可能會說這東西很簡單嘛!

               

複習才開始了不到半個小時,小留宣佈放棄。

「好難喔──!!」已經不是少女的少女痛苦的抓著自己的頭髮,眼前的公式跟代號簡直就是外星文字,完全不懂啊!

「到底是哪裡不懂了啊?我已經用很簡單的方式解釋了耶...」文次郎無奈的抓頭,他翻閱著手中的筆記本,不覺得有任何地方錯了。

「哼!」他這麼講,小留覺得自己好像被當成笨蛋一樣,不滿的撇過頭。

               

一秒、兩秒、三秒...

               

小留本來還以為文次郎會很不高興的碎碎念,然後兩個人吵起來之類的,就跟平常一樣,可是沒有,她什麼都沒聽到。

               

...

她感覺到脖子後面有被輕輕觸碰的感覺,全身敏感的差點跳了起來,轉過頭來,看到文次郎正用手指捏著一條頭髮。

看小留的反應這麼激烈,文次郎錯愕了一下,然後解釋,「妳後面黏著頭髮。」

「喔、喔...

               

少女鈍鈍的點頭,然後看文次郎翻閱著她的課本。

「我整理出來的方式似乎不怎麼有效,不然我們試試看照著妳課本上的方法去複習吧。」他推了推眼鏡,順手把自己的筆記本推至一邊。

「你...不會生氣嗎?」小留看著他許久,不自覺的說出這句話,說出來之後有點後悔。

「嗯?生甚麼氣?」

「我這麼笨,怎麼教都教不好...

               

笨蛋笨蛋笨蛋笨蛋!自己笨這種事情怎麼可以說著這麼順口嘛!

               

小留低著頭,她的視線停留在下面的塌塌米上,不敢想像文次郎接下來會有甚麼反應。

隨後,她感覺到頭部被一個溫溫的東西輕輕蓋住。

「妳沒那麼笨。」低沉的聲音說著,「只是還沒開竅罷了,多多複習就能彌補了。」

               

文次郎...

討厭的傢伙...怎麼可以在這種時候這麼溫柔嘛...

可惡...不准...不准哭啊...

「小留?」看著自己的女朋友雙眼開始泛淚,文次郎疑惑的靠近。

看著那張臉突然靠近,小留整個人呆住了,她不知道該回答甚麼。

太近了...

呼吸、吐息...小留甚至可以感覺到他的溫度...

               

見小留沒有反應,只是呆呆的跪著,看起來有點不自然的樣子,帶著眼鏡的青年眨了眨眼,將手掌蓋在她的腹部上,「妳該不會還在經痛吧?」

當小留生理痛的時候,文次郎都會這樣用手掌蓋在她的肚子上,有時候輕揉,讓她感覺舒適一點。

溫熱的手掌蓋在自己的腹部上,即使隔著衣服,小留幾乎可以感覺到那個溫度傳到她的子宮裡。

文次郎輕輕的摩擦,一手摟過小留的腰,將她抱在懷裡,「很痛嗎?」

               

......不行...太近了、好熱...會有感覺............

感覺著自己的下體流出濕潤的液體,小留整張臉都紅了起來,心裡不斷的咒罵著自己真是個色女,好丟臉好丟臉好丟臉...

               

發抖、流汗、臉紅、還流淚,該不會感冒了吧?

看小留一直沒有回答,文次郎不禁擔心了起來,不過他眼角的視線突然瞄過了一旁牆上的月曆。

今天是這個月的第幾日?17, 18, 19...

...

               

「小留。」

「嗯...?唔!」少女聽見對方的呼喚,她微微的抬高視線,文次郎卻突然低下頭來吻住她。

深入、交纏...不能算是強制性的入侵,因為小留沒有反抗,光是親到的那一瞬間她的全身就已經軟了,就連身體被文次郎緩緩放躺都沒有感覺。

「哈啊...文、文次...」等文次郎終於放開她的唇,小留大口的呼吸,發現自己的雙腿早就已經不知不覺張開了。

只見文次郎拉下她的褲子,幫她把那件已經濕透的內褲給脫下來,然後伸手撫過她的臉頰。

「想要的話,直接說就好了。」他在小留耳邊低聲說著,然後親吻她的唇。

「嗯......!嗯唔......」小留伸手環住文次郎的頸子,覺得好害羞,同時也好高興,文次郎好體貼...

               

【完】

    全站熱搜

    Xing2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